第三十七章 三剑破神甲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11    作者:猫腻


嗡!黑sè铁枪前端骤然出现一团气流,那是枪尖高速颤头导致的空气变形。

嗤的一声厉响,锋利的枪尖刺破那团气流,带着难以想象的速度与威势,直刺石阶上的陈长生。

果然不愧以yīn厉著称,墓老板的这一枪竟是毫无预兆,诡异到了极点。

诡异不代表缺乏威力,只见无数花瓣从地面被气息带起,随着铁枪向着石阶上涌去。国教学院门前到处都是粉或白的花瓣,遮住了陈长生的视线,也遮住了很多人的眼光。

人们只知道那截短枪就在花海之后。

飞舞的花瓣,正在急剧地变黑,那是枪尖的毒浸染过来的象征。

瞬间,这场名为演武的挑战便变得无比危险,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花雨漫天飞舞,铁枪破空而出,诡异地仿佛花海里探出的一条斑澜细蛇。

然而,无论这截短枪的运行轨迹再如何诡异,也没有办法突破陈长生的剑。

因为那是苏离都无法练成的笨剑。

唯拙于剑者才能练成的天下第一守剑。

当的一声!

事实上,锋利而浸着可怕毒素的枪尖已经与陈长生的剑碰撞了无数次。

当初在浔阳城里,画甲肖张的铁枪都没能越过这一剑,更何况是这一枪。

但这截断枪的锋尖上浸染着可怕的毒素,那些毒会通过剑传到陈长生的身上吗?

墓老板就是这样想的,在过往的岁月里,他之所以能够战胜很多实力境界并不在他之下的对手,就是因为随着战斗的持续,他枪里的寒毒便会随风而起,随意而去,悄然无声损毁对手的武器,然后通过兵器甚至空气直接侵入对方的肺腑经脉,最终让那些人无力再战。

今天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陈长生那把看似寻常只是有些明亮的剑里蕴藏着难以想象的龙威与能量,怎么可能被人间的毒损毁?

剑名无垢,自然有其道理。

剑没有问题,人也不会有问题,因为人亦无垢。

陈长生擅于医术,昨天拿到教枢处送过来的情报后,便做了相应的准备。就算他不提前服药,铁枪上的寒毒也伤不得他分毫,因为他的身体里曾经住过一条玄霜巨龙的离魂,他曾经沐浴过那条玄霜巨龙的真血,他的身体强度要远超完美洗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他的体魄与其说是强大的人类,不如说更像是一条真正的龙……

除了南客孔雀翎这种层级的毒,像这种来自南方幽岭的所谓剧毒,又哪里奈何得了他?

花瓣雨落下,枪剑分离,露出墓老板震惊不解的眼睛。

陈长生耶识步动,化作一道残影,来到他的身前。

墓老板暴喝一声,向后退去,同时黑sè短枪碾碎无数花瓣,一道粉白黑三sè夹陈的屏障,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就是他的星域。

在与周自横的那场战斗后,整个大陆都知道陈长生有越境挑战聚星境的能力,墓老板不敢有任何托大,而且明显是汲取了那场战斗里周自横的教训,退的竟是如此坚定决然,更重要的是,他的星域施展的极早极快,在陈长生出剑之前,便已经笼罩住了自己的全身。

他和很多人一样,依然坚持认为修行界的铁律就是铁律,陈长生当日能够一剑破掉周自横的星域,那是因为周自横的心乱了,或者是陈长生的剑太锋利,运气太好。他相信自己的星域要比周自横更加强大坚固,最重要的是,他认为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自己绝对不会心乱,所以他不相信陈长生今天还能那般轻易地破掉自己的星域。然而,他和那些抱着所谓铁律不肯放手的人,哪里会懂得像苏离这样的天才根本无法羁束的高妙玄思,哪里会知道所谓慧剑究竟是什么。

慧剑,真的不是一种剑法,而是一种战斗方式。

当国教学院门前地面上的花瓣如倒瀑一般洒向天空时,当那截铁枪yīn险的穿过花雨刺过来时,当陈长生横剑于前时……

他已经施出了自己的慧剑。

这一剑起于昨夜的推演计算,落于此时的花雨之间。

国教学院门前出现了一道亮光,仿佛闪电。

无垢剑似乎要刺向花雨之上的天空,最终却只是刺穿了一片柔软的花瓣。

但在那片柔软的、指甲大小的花瓣后面,便是墓老板的眼睛。

他的星域就这样轻易地被陈长生找到了漏洞。

陈长生用剑招的是最普通的国教真剑,这一刻却是最适合的手段。

短剑破花而出,刺向墓老板的眼睛。

他的眼中流露出震惊的神sè,但没有注意到,在最深处似乎还有些别的情绪。

他厉啸而起。

噗哧一声轻响,龙吟剑刺进了他的胸口。

然而与当日战周自横不同,锋利无双的龙吟剑,竟未能贯穿他的身体,而是被某样东西挡住了!

感受到剑端传来的异样,陈长生眼瞳微缩。

墓老板的衣服里藏着软甲。

问题是,世间有什么软甲能够挡住自己的剑?

他的见闻还是太少,如果是唐三十六,此时必然已经猜出,墓老板衣服里的那件软甲应该便是天海家的镇宅宝物之一,六御神甲!

六御神甲乃是百器榜上排名第七十九的神器,据传是当年天凉王家的宝物,后来被太祖皇帝征入宫中,再后来,先帝担心天海娘娘在百草园里被敌人暗算,所以送给她防身,当娘娘修至从圣境界,不再需要任何防御,便转送给了当时还未回归星海的父亲。从那时起,这件六御神甲便一直珍藏在天海府里。现在应该便是被墓老板穿在身上。

不得不说,天海家这一次真是下了大本钱,难怪先前唐三十六拿出了那么厚一叠银票,也没能让贪财的墓老板动心。

不愧是百器榜上的神器,龙吟剑竟未能一举刺破,陈长生的剑招被迫断在半途。

墓老板眼中的惊恐瞬间变成狂暴的杀意。

一声厉啸,他的短枪向着陈长生的咽喉狠狠地刺了下去。

更可怕的是,他的枪势继而暴起,在极短的时间里再次重构星域,把陈长生关在了里面。

按道理来说,聚星境强者最重要的手段就是星域,绝对不会允许对手进入自己的星域,但现在的情况很特殊。是的,他不得不承认修行界的铁律在陈长生的剑之前已经失效。那么他干脆用星域把陈长生困住,然后与他正面相抗!

这些天来挑战国教学院的人,对陈长生的研究都非常深,尤其是他与周自横的第一战。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承自苏离的剑意无比jīng妙,剑法庞杂甚至浩瀚如海,他的耶识步虽然不完整,但足以帮助他的身法快如闪电,但陈长生有个最大的弱点。

他未满十六岁,只是个少年。他确定自己的命星,开始修行不过一年时间。就算他是周独|夫再世,体内的真元数量也不可能比得上那些修行了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强者。

这还是人们不知道他的经脉也有问题,输出真元的效率无比糟糕。

总之,陈长生最大的弱点就是真元数量。

然而,墓老板不知道一件事情,同时没有记住一些事情。

在浔阳城里,梁王孙曾经用过相同的办法对付陈长生。如果陈长生的真元真的如此之弱,当初在大朝试对战里,又是如何能够撑住苟寒食风雨般的攻击,在浔阳城里又是如何能够破开梁王破的星域?如果连梁王孙的星域都困不住他,聚星境以下还有谁能困住他?

凉棚下很多人都以为陈长生可能会输掉这场战斗,震惊地纷纷起身。

茶楼里,还有长街首尾那几辆安静的马车里的人们却不这样想。他们知道并且不会忘记陈长生在浔阳城里做过些什么。他们很清楚,陈长生有能力脱困,这场战斗还远远没有到结束的那一刻,胜负依然未分。

然而下一刻发生的事情,便是连他们都没有想到。

陈长生没有选择再出慧剑,破开墓老板的星域,先行退避,再作打算。

他的无垢剑依然刺在墓老板的胸口,然后继续向前。

似乎他根本没有想过脱困这件事情,不在意墓老板的衣服下有件百器榜上的六御神甲,只想着胜利。

一声清喝!

一道炽烈的气息陡然出现在国教学院门前,墓老板带来的yīn寒气息,仿佛冰雪遇着烈阳一般,瞬间消失无踪。

漫天飞舞的花瓣,竟然真的燃烧起来,变成了一大片刺眼的光线。

墓老板的脸被照耀的一片苍白,身处场间的他感受的最为清晰,那道暴烈的、炽热的气息……陈长生的真元变得无比磅礴!

真元不济……原来都是假象!

他神情骤变,真的惊恐万分,暴喝声中,哪里还顾得上出枪,拼命地向后疾退。

但陈长生哪里会给他这种机会,手中的无垢剑直接刺进了他的胸口!贯穿而出!

暴烈的剑意,直接摧毁了墓老板的所有斗志,那道恐怖的力量,直接把他从锋利的短剑上击打了出去。

国教学院门前,响起一道雷鸣般的闷响。

墓老板化作一道黑影,倒飞数十丈。

街上凉棚前有阵法以为屏障。

他重重地撞到了上面,然后颓然滑落于地,再也无法起身。

凉棚前的空气里隐隐显现出青sè的光芒,隐约还能听着极低的撕裂声,凉棚的梁上簌簌落下灰尘,洒得里面很多人满头满脸都是。

墓老板瘫坐在地上,不停地吐着血,眼神惊恐震撼到了极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长生的真元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变得如此狂暴强大?

凉棚下的人们同样震撼到了极点,竟顾不得落到身上的灰尘,目瞪口呆看着陈长生。

他的这一剑,竟险些把街上的屏障阵法都给击破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