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清烈的龙吟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26    作者:猫腻


北新桥的夜晚,像京都别的地方的夏夜一样,充满着闷热的暑意,草地上到处都是不停摇着蒲扇的人,很多人没有拿着扇柄的另一只手里都会拿着一个冰袋,陈长生等了很长时间,才找到合适的机会,从树下来到井畔,然后跳了下去。

还是那种熟悉的降落的感觉,还是那道冰冷刺骨的寒意,地面上的酷暑,在地底的空间里,找不到任何影子,地面厚厚的雪霜表明,这里永远都是残酷的冬天。

看着如山川般缓缓飘浮过来的黑龙——虽然已经看过很多次这种画面——陈长生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有些心惊胆颤。

黑龙飘到他的前方空中,居高临下看着他,龙眸里的情绪显得很冷漠,只有他能看得清楚,里面的最深处隐着一丝燥意与怨意。

从浔阳城回京都后,他来看过黑龙一次,只是最近因为国教学院承受的压力太大,他太过忙碌,实在是没有办法离开。

黑龙眉间的那道伤口,应该是渐好了,至少现在从表面上看不到什么问题。

陈长生取出例行准备的烧鸡烤羊之类的食物,又把地上的那些垃圾收拾了一番,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忽然一阵寒风迎面而来。

那是黑龙的龙息,里面蕴藏着可怕的威力与寒意。

再强大的神魂,都可以被这道寒冷的龙息吹散。

传说中黄金巨龙的龙息可以直接融化金石,陈长生没有遇见过,但这时候,他很确认,同阶的玄霜巨龙的龙息,绝对可以把金石冻成碎屑,因为他这时候就被冻住了,寒意刺骨,无比疼痛,过了段时间,他艰难地破冰而出,余悸难消说道:“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曾经在黑龙的真龙之血里浸泡过,不然刚才那道龙息,就会直接把他给冻死,那可不是开玩笑。

黑龙的巨眸深处闪过一抹开心得意的情绪,地下空间里回荡起吱吱般的笑声。

陈长生已经习惯了黑龙这种奇怪的笑声,把最近国教学院遇到的事情对它说了说,也算是解释为什么最近很久没有来。

黑龙缓缓落在他身前的地面上,遮住了穹顶数千颗夜明珠洒下来的光辉。

陈长生站在yīn影里,看了它很长时间,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问出答案来。

当初他冒着生命危险初次坐照,眼看着便要死去,结果最后醒过来的时候,却躺在了国教学院的床上,非但毫发无损,反而获得了难以想象的身体强度以及力量还有速度。

他知道这肯定与黑龙有关,后来也问过数次,然而黑龙始终没有正面回答过他的问题。听到他的问题,或许是感觉到了他今天的决心,黑龙没有像以前几次那样,直接用无视羞辱他,或者直接用龙息羞辱他,而是沉默了很长时间。

“你确认想要知道答案吗?”黑龙用的是人类的语言。

这不是陈长生第一次听到黑龙用人类的声音说话,最开始的时候他没有想明白黑龙的声音为什么像一个暴躁易怒的小女生,后来才想通,黑龙虽然被王之策关在地底数百年时间,但相对于龙族漫长的生命来说,它其实还处于青春期,不能说是幼龙,也应该算是……

一只少女龙?

陈长生说道:“我想知道答案。”

黑龙再次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把当时的情形描述了一遍。

陈长生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竟是如此的幸运。

过了很长时间,他看着黑龙说道:“我该怎么感谢您呢?”

从周园之行后,他便很少对黑龙用尊称,但这时候,他的心神有些不宁,充满了后怕以及对黑龙的感激,所以非常尊敬地用了一个您字。

然而,黑龙很明显不想听到这个字,巨眸深处生出一丝恚意。

然后,黑龙不知道想到什么,那丝恚意变成了一丝恼意。

如果陈长生能够在某些方面敏锐一些,或者还能看到一抹羞意。

黑龙眼眸深处的所有意思,最后变成了一道煞意。

你得了我的初血,居然还问我如何感谢我!

地底的世界瞬间变得无比寒冷,地面的雪层被震飞,雪花又从空中飘落,到处都是森然的白。

一道龙吟直接落在了陈长生的识海里。

那是她的声音,这一次她用的是龙语。

她的声音很轻,很清。

她的情绪很冽,很烈。

陈长生险些被震昏了过去,再回想刚才听到的那道龙吟,才知道那是黑龙对自己说的话。

龙语是世间最复杂、也是最简单的语言,一声龙吟是一个音节,里面却包涵了无数个音调,可以是一个意思,也可以是一大篇文章。

陈长生很小的时候读最后那卷经时,便曾经接触过龙语,来京都后,也随黑龙学过一段时间,但这时候没有完全听懂。

他隐约听明白黑龙这声龙吟里的某些片段。

“血……你……我……约……誓……负心……耻……辜……死……库……水……胖……次……”

这是什么意思?他有些茫然,尤其是脑海里最响亮的负心那个词,让他有些怀疑自己是真的听到了,自己是不是真的学过龙语。

“您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他把身上的雪霜拍打掉,走到黑龙前,抬头望去。

黑龙居高临下看着他,毫无情绪的眼眸里,渐渐生出一抹黯然与委屈。

不知道是不想让陈长生看到,还是因为它真的有些累了,它闭上了眼睛,地底空间里的风雪也随之而止。

陈长生看着它说道:“谢谢。”

他说的很真诚,但黑龙没有睁开眼睛,就像在周园和雪岭里说过的那样,它觉得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没有走心。

陈长生其实看到了龙眸闭上之前的那抹黯然与委屈。

他没有联想到自己身上,而是想着如果换成人类和妖族来看,黑龙大概也就是个像落落一般大的小女生。

一个小女生被人类强者欺骗,被囚禁在地底数百年时间,当然有资格觉得委屈,当然会神情黯然。

陈长生以为自己明白了为何黑龙先前表现的有些愤怒。

是啊,黑龙救了自己的命,甚至可以说赐给了自己更好的生命,而它一直被囚禁在地底,自己曾经答应过它,如果有可能,会想办法把它解救出去,可是这半年来自己做了些什么呢?自己可曾想过这件事情?自己刚才居然还问,如何才能感谢它……

他低着头从黑龙的身旁走过,向远处的夜sè里走去,然后渐渐消失。

陈长生这时候的心里满是亏疚的情绪。

黑龙没有睁开眼睛,但知道他在做什么,却不知道他的内心在想什么。

一片安静,只有渐远的脚步声,黑龙闭着的眼睛四周微微颤动,有冰雪簌簌落下,似乎想要睁开眼睛,但最终还是没有。

她有些木然地想着,人类果然都是无耻且无能的,遇着解决不了的事情,承受不住的恩情,便会想着躲避,或者更恶心的反目。

你终究还是个人类。

那么,想走便走吧。

——我今天胃口不好,不想吃人。

但如果下次你来的时候,还是只肯说声谢谢,却不肯把国教学院食堂里的饭菜带来让我尝尝,我一定会一口吞了你。

是的,陈长生刚才讲述国教学院最近发生的事情时,没有忘记提,唐三十六把澄湖楼变成了国教学院的食堂。

她听到蓝龙虾三个字,便想起了很小的时候跟着父亲去西游那边玩耍,在海底旅途中无聊时,便会随便捞几只蓝龙虾放进嘴里嚼嚼,当作零食。后来她登陆来到人类世界后,发现南方有些人类也喜欢吃类似的食物,好像是叫槟榔?

黑龙忽然醒过神来,心想自己是被关的太久了吗,怎么如此容易走神,前一刻还准备痛骂负心郎,下一刻怎么就想到了零食的事情?

然后她听到从身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了一阵敲击声,于是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是玄霜巨龙,眼睛里的寒意,可以让整个世界都感到恐惧,不知为何,此时多了一抹暖意。

敲击声来自很远的地方,那是因为黑龙的身躯很巨大,本身就像座山川一样。

陈长生这时候正在那堵无比巨大的石墙前,试图打开困着黑龙的铁链。

很神奇的是,那两根铁链并不是很粗,至少和黑龙的身躯比较起来,然而黑龙却没有能力挣脱掉。

陈长生以前试过,知道哪怕是被天机阁评为锋利无双的无垢剑,也没有把这道铁链断开。

因为无垢剑的剑锋,根本没有办法与铁链真实地接触到,铁链的外层边缘,有一层看不到也摸不着,却真实存在的气息包裹着。

这时候墙边响起的敲击声,是他正在把铁链入墙处的厚厚冰层敲打掉。

能够囚禁住玄霜巨龙的铁链与阵法,当然不是现在的他能够破掉的,然而正所谓万里路起于脚下,他总要先走出第一步。

第一步是研究。

越研究,他越觉得惊心动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