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再入周园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28    作者:猫腻


那道波动虽然很微弱,但非常清晰,绝对就是真元的波动!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折袖的那条经脉已经连上了,虽然还不能说完全修复,但至少可以让真元在里面慢慢流动,而只要真元开始流动,经脉的自行修复过程将会无数倍地加速,哪里还需要三年,说不定连三十天都不需要,那条经脉就能回复如初!

“这是怎么回事?”陈长生吃惊地想着,望向折袖。

眼神对上,他知道折袖自己对经脉的恢复已经有所察觉。与治疗无关与灵药也无关,比预先估计的时间要少无数倍,那么只能说这是折袖自己做到的,问题是他怎么做到的?

“痛苦。”折袖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可以激发生命力,越大的痛苦越能激发出越多的生命力,只要你能够清醒地承受那种痛苦。”

陈长生很震惊,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

……

深夜时分,国教学院里的灯光渐渐熄灭,别园里的星光变得更加明亮。陈长生站在窗前,看着银sè的湖面,沉默不语。如果放在平时,他这时候早就已经睡了,但今天没有,折袖展现出来的狠厉意志让他隐约明白了些什么。

他在窗前盘膝坐下,开始冥想,然后进入了剑鞘。与以往不同,这一次他没有分出一缕神识进入剑鞘,而是把所有的神识都送进了剑鞘里,他知道这是很危险的事情,他将承受很大的痛苦,而且如果神识被那座黑sè石碑的虚影震碎,他非常有可能会受重伤。

可是他已经不想再等了,他必须进入周园去看一看。

剑鞘名为藏锋,里面的无数的锋锐剑意,构在一起变成了一片凶险的海洋。以往他的一缕神识过这片剑海的时候,便会引发狂风暴雨与惊涛骇浪,更不要说他今天是把所有的神识都送了进来,剑意海洋有所感应,顿时狂暴地怒吼起来。

很痛苦,真的很痛苦,他的神识不停地撞破如山般的巨浪,或沉进冰冷的海底,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终于再次成功地抵达了剑海彼岸,看到了那座黑sè石碑的虚影。

这看似很简单,实际上凶险到了极点。如果不是他的神识今夜刚刚被那滴茶水洗过,较诸以往更加灵动、具有生命力,或者早就在半途便会被这片汪洋直接吞噬。

纵是如此,途中他有几次都因为痛楚而险些放弃,只是在准备放弃前,他想起了折袖,想起了当初在周陵顶端举着万剑之伞撑着坠落天空时的画面,硬是咬着牙撑了过来。

今夜抵达剑海彼岸的是他所有的神识。

于是便可以理解为,他来到了剑海的彼岸,站在了那座黑sè石碑之前。

当他的目光落到黑sè石碑的虚影上,神识也随之落下。

上一次的时候,他的神识已经能够深处黑sè石碑虚影里,只是无法穿过,所以只是隐约看到了后方的一些画面。这时候也是如此,他看到了有些昏暗的暮峪山崖,看到了已经变成废墟的畔山林语,看到了那些仿佛疮痕一般的干涸的小湖,也看到了那片草原。

草原上看似毫无生气,青sè的苇丛与白sè的霜草像是很大的sè斑,被地裂形成的沟壑切割开来。

就在他以为妖兽都已经逃离草原,不知去了何处的时候,忽然发现西北方的一大片黑点,心念微动,便来到了那处的天空里。

草原上,至少数万只妖兽正在向着远处那座陵墓缓慢地前进。

它们低着头,喘着粗气,嘴角流涎,身上的伤口泛着腐烂的气息,看着就像随时都会死去。

忽然间,黑sè的兽潮停了下来,一个如小山般的身影缓慢地站起身来,正是那巨大的倒山獠,向天空望去。

数万只妖兽随着它的视线望向天空,都感觉到那里仿佛有什么在注视着自己,然而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妖兽们的眼睛里流露出绝望的情绪,发出痛苦地低声呜咽,如果神明真的在天空上俯视着自己,为何不来拯救我们,为什么会忍心眼睁睁看着我们走进绝境?

妖兽没有因为绝望而发疯,因为发疯的那些妖兽在过去的这些日子里都已经自相残杀而死,现在剩下的妖兽都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已经放弃了生存的希望,只想回到世代生存的地方,然后与陵墓里的主人一道陷入长眠。

……

……

陈长生把视线收了回来,望向黑sè石碑的表面。

黑sè石碑的虚影和黑sè石碑没有任何差异,只不过没有实体,是真实的完全投影。

他看着碑面上那些繁复难解的线条,思考着如何通过的问题。

这些线条如果落在普通人的眼中,那就是天书,怎么看都看不懂,更不可能从中分析出什么规律,因为这座黑sè石碑本来就是天书碑。

陈长生看过很多座天书碑,对碑面的那些线条非常熟悉,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看。

视线落在线条之间,随之而动,他仿佛回到了天书里的碑庐前,在树下坐了无数个日夜。

那些线条是星辰运动的轨迹,是一切命运变化的源头或者说表征,他仿佛回到了天凉郡北的荒野中,正在溪畔抬着头仰望星空。

那是苏离传他慧剑后的第一天。

他很清楚自己的计算推演能力并不足以掌握慧剑,所以他用的是别的方法。

他用的是解天书碑的方法在施展慧剑,即便是苏离,大概也想不到他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

那么现在,他要把这一切反过来,他要用慧剑解开天书碑,不是当初在天书陵里观碑悟道时的理解,而是要破解。

他要在黑sè石碑表面的这些线条里找到通道,要通过星辰的轨迹找到神国,要在虚无缥缈的命运里看到真实,然后以剑破之。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又过了多长时间,他睁开了眼睛,一剑刺向黑sè石碑的表面。

他的神识此时在剑鞘里,他的身体在剑鞘外。

他的剑在剑鞘里,却不在剑鞘中。

但当他出剑的时候,无垢剑应念而至,便被他握在了手中。

无垢剑破空而去,落在了黑sè石碑上,明明刺的是数道线条的交汇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剑锋及碑时,却落在了一片空白处。

啪的一声轻响,仿佛是池塘上的一个气泡被顽皮的小青蛙踩破。

轰的一声,他身后的剑意海洋掀起一场滔天巨浪。

他眼前的黑sè石碑表面急剧地淡化,然后变成一片纯净的白sè。

那就是光明。

也是天空。

他收回望向天空的视线,低头望向四周的草原,看到了远处那三道山脉,看到了荒野间的凄草。

有寒风呼啸而至,拂起衣袂。

这里就是周园。

他站在周园距离天空最近的地方,也是距离地面最远的地方。

他正站在周陵的顶上。

……

……

国教学院里的清晨,早已不像以前那般清静,别园这边稍微好些,折袖躺在床上养病,唐三十六虽说比以前勤奋了很多,也不可能五时便会起床。轩辕破从湖那边的灶房里绕了过来,来到小楼前,对着楼上某个窗户喊道:“陈长生,下来吃饭。”

先前在湖那边他看得很清楚,陈长生就在窗前,于是他知道原来已经五时,国教学院从来不需要计时的用具,陈长生就是。

那个窗户里没有人回话。

轩辕破挥舞着手里那只肥大的蓝龙虾,喊道:“这个加油辣子,配白面馒头很好吃的,我专门给你留了一只,你赶紧下来,不然让唐三十六听着了,又得来和咱们抢。”

还是没有人回答。

轩辕破有些讷闷,嘭嘭嘭嘭跑上楼去,推开陈长生的房门,说道:“刷牙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啊。”

没有人回答,因为房间里没有人,窗户是开着的,晨风拂了进来,掀起床单的一角。

……

……

陈长生看着右手里的无垢剑,确认剑是真的。

然后他确认自己是真的。

那么这意味着,他是真的进入了周园,或者换句话说,他重新找到了周园。

那座黑sè石碑的虚影,现在看来,便应该是通往周通的道路,而那座黑sè石碑的本体,则应该便是周园的钥匙。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离开周园的时候,天空正在崩裂坠落。

在人类发现的小世界中,周园最稳定也是最大,但毕竟是空间碎片,自然没有本源的世界那么坚固。所以无论他还是汉秋城外的朱洛及梅里砂,都以为周园肯定毁灭了。谁能想到,周园还依然存在着,竟然重新建立了规则,艰难却真的重新稳定了下来。

……只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距离他离开周园其实没有多长时间,肯定没有半年,但周园已经变得非常不同。

这个世界变得荒芜了很多,破败了很多,可能是那次天翻地覆的灾难,地面上到处都是裂缝,草海里的水变得很是浑浊,远处的山崖间到处都是崩坍后的迹象,山泉干涸,很多小湖也已经干涸,大地看着疮痍一片,青sè的树林满是灰尘,看着很是凄凉。

草海里再也听不到那些昆虫的鸣叫,草根都已经快要坏死,自然也看不到鱼群,视线及处,只有几只鱼翻着肚皮,有气无力地吐着泡泡。

就连天空里的那轮太阳,或者说光晕,现在都变得有些昏暗。

……

……

(因为准备明天出门的事情,忘记更新了,在此送上,今天就一章了。借此“难得”的机会,强烈并且认真地推荐我的好朋友、我的好姐妹,沙包姐姐写的新书《武道天心》,由诸多名家和白金作者认真提供意见并且毫无廉耻地大力吹嘘,但事实也是如此,本书非常好看!更新纪录极好,从无断更纪录!就像最近的我一样!诚挚请大家品尝!谢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