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此间无人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29    作者:猫腻


这里是日不落草原,太阳本来就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而现在变得昏暗了很多,不是太阳本身出了问题,是它所在的空间,出现了一些用语言很难描述的问题。

很难描述,自然更难懂得,但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向四周看了一眼,陈长生便明白了周园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周园渐渐变得荒凉,当然与规则被打破后导致的天灾有关,在规则重新建立之后还没有办法自我修复,则是因为这些天的周园一直被隔绝在本源世界之外。是的,周园是小世界,是漂浮在时间与空间河流里的碎片,但它必然是与本源世界有所联系的,不然不可能在周独|夫死后,而且还会依循一定的规律,不时出现。

陈长生知道周园为何会每隔十年出现一次——因为它需要与本源世界进行互通。

活水方可不腐。

周园虽大,但如果被真的隔绝开来,变成一潭死水,哪怕这潭大若沧海,也终究会变得死气沉沉。

站在周陵最顶端,陈长生向四周望去,隐隐感知着某种联系,判断出随着自己的到来,周园与本源世界重新建立联系,这种情况应该会得到改变,只是那必然是一个很缓慢、漫长的过程,也不知道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那些生命,还能不能支撑到那一天。

草海间的兽潮,已经不复当日的壮阔,数万只的数量看似很多,但在广阔无垠的草海表面上,显得很少。

数万只妖兽重新启程,向着周陵而去,准备在那里迎接自己生命的终结。然而就在下一刻,它们再次感受到了那道气息,那种被俯瞰着的感觉,这一次那种感觉并不是来自遥远的天空,而是来自前方那座周陵,而且这一次那道气息变得强烈了很多,有些智慧稍高些的妖兽,甚至能够分辩出来那道气息自己曾经闻到过。

倒山獠停下脚步,直起数十丈高的身体,向着远方那座陵墓望去,如绿豆般的眼睛里,渐渐布满是暴戾的气息。

嗖的一声,受伤极重的那只土狲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抓着倒山獠身上的毛,仅用双手,便像闪电般攀至它的肩头,向着远处的周陵,发出了凄厉的啸声,充满了愤怒、怨毒,以及绝望。

兽潮最后方的犍兽闭着眼睛,残缺的耳朵在寒风里微微颤抖,从土狲的啸声中确认了那道气息的来历,身体难以抑止地颤抖起来,因为箭毛失去太多而斑驳难看的身体表面,荡出了一波一波的涟漪,就像是水份已经完全蒸发但依然湿润的沼泽。

这三只大妖兽在上一次的剑池重现之战里受伤惨重,但毕竟无比强大凶残,竟然在那样的天灾之后也侥幸地存活了下来。它们当然能够分辩得出那道气息就是那个人类少年——让周园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罪魁祸首。

对这些妖兽们来说,周园是它们的家乡,它们在这里平静地生活了无数年时间,却被可恶的人类与魔族所扰乱,甚至陷入了当前的绝境中——天塌了下来,人族和魔族都离开了,它们却依然还要生活在这片草原上,能怎么办?

妖兽们对陈长生的恨意,自然是件很好理解的事情。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下一刻,那位土狲的厉啸声戛然而止,它瞪圆眼睛看着周陵方向,眼睛里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情绪,紧接着,又出现了畏怯的情绪,悄无声息地凑到倒山獠的耳边咕咕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把自己残缺的半截身体藏进了倒山獠头顶盘着的角里,再也不敢冒头。兽潮后方的犍兽也平静了下来,微微偏头,然后发出了一声低沉浑厚的长吟。

倒山獠看着周陵方向,沉默片刻后,跪了下来。

于是,数万只妖兽全部曲起前肢,或者低下高昂的头颅,闭上充满了暴戾与疲惫的眼睛,跪下来。

这是臣服,也是欢迎,臣服于可以为周园带来新生的人,欢迎周园新的主人。

……

……

草海某处,陈长生看着跪在身前的那两只大妖兽,不知该作何反应。

哪怕是跪着,倒山獠也像是一座山,犍兽同样如此,与之相比,他看着是那样的渺小。如果不是与北新桥底那只黑龙相见多次,处于相同的画面多次,哪怕他这时候对周园的情形已经了然于胸,只怕也会生出马上逃离的冲动。当初他和她在这片草海里,遇到过很多危险,最后周陵被兽潮包围,这两只……不,三只无比强大又异常yīn险恐怖的妖兽,曾经给他们带来过无数的麻烦。如果不是剑池重现天日,根本不需要南客与那只金翅大鹏的幼鸟神魂合一,他便会被这三只妖兽轻而易举地杀死,然后吃掉。

“我知道现在周园的情况。”

陈长生看着倒山獠盘角yīn影里藏着的那两只眼睛,知道肯定是那只最yīn险的土狲,说道:“我可以帮着解决一些问题。”

听到他的这句话,倒山獠跪的更加彻底,犍兽也表现的更加谦卑。两只大妖兽后面那片黑压压的妖兽群,则是更加不堪,蛟蛇滚动着身躯,灰鹫发出难听的尖鸣,用尽一切方法想要展示自己的服从与温顺。

事实上,现在还能活着的妖兽都不可能是善类,都是最强大也最危险的妖兽,看着这幕画面,陈长生的感觉有些怪异。

他把平时就带在身边的药物全部取了出来,扔到倒山獠与犍兽的身前,又看了眼倒山獠盘角yīn影里的那双眼睛,说道:“伤重的先吃。”

倒山獠盘角里的那双眼睛骨碌碌转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没有带足够的药物,所以一定要按照我刚才说的方法分配。”他没有再看那双眼睛,抬头望着倒山獠说道:“我这时候有急事,必须先离开,明天这个时候会再进来,但如果让我发现有谁没有听我的话,我就不会再进来了。”

倒山獠听着这番话,把粗壮的双臂轻轻地搁到地上,表示遵命,满是黑毛的掌心向天摊开,仿佛就像是两处黑森林。

随着这个动作,它的盘角也抵到了地面。

那只土狲因为身体残缺的缘故,没有站稳,就这样滚了出来,直接滚到了陈长生的身前。

很明显,倒山獠是故意的。

那只土狲根本不敢抬头,不停地亲吻着陈长生靴前的泥水,同时发出呜呜呜呜类似哭泣的声音,显得特别可怜。

陈长生知道它是装出来的,也不在意,摇了摇头,便向草原外围走去。

他很清楚这些妖兽都不是什么善类,不要看这时候表现的特别臣服老实,其实都非常凶残。但他还是想要帮助它们。

上天有好生之德,他比谁都珍爱生命。

他也不担心这些妖兽得到救助、重新变得强大之后,会不会反噬,因为现在他是周园的主人,如果他不开启周园,这个小世界最终会走向寂灭,生活在里面的生命再如何强大,也只有死路一条。换句话说,周园现在就是他的牧场,这些妖兽都是他的牲畜,牲畜病了饿了,他这个做主人的当然要管。更何况像犍兽这样的大妖兽,早就已经具备了初步的智识,他无法视其为牲畜,也不想看着它死去。

而且周园对他来说,有很大的意义。

他不希望周园最终变得死寂一片。

他希望周园继续活着,就像希望她还活着一样。

……

……

周园的旧规则已经被打破,日不落草原的空间屏障也已经消失无踪。

成为周园新的主人之后,周园新规则里的一部分,以一种难以理解的方式进入他的脑海,然后,他掌握了其中一部分以现在境界实力可以理解的规则。随着他的境界实力不断提升,这个小世界将会向他展现更多的规则,相反,理解那些规则,对他的境界实力地提升也极有帮助。因为这种对规则的掌握,他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便走出了日不落草原,翻越了数座山峰,来到了周园边缘的那片宅院处。

这里是畔山林语,是当初人类修行者最集中的地方,也是他看着大鹏带着她飞去的位置。

曾经的回廊小榭,如今已然变成断壁颓垣,到处死气沉沉,没有蛙鸣,只有很远的地方传来鸟叫,证明这里并不是真正的死亡国度。

但这里已经死了很多人。

倒塌的山崖,把畔山林语最美丽的那片建筑全部掩埋,无比沉重的巨石从山坳里一直堆到山腰处。

看着面前这幕恐怖的画面,陈长生沉默不语。

他无法移动这些山石,但能清楚地感知到,在垮塌的山崖下面,有很多死去的人。

他在这片垮塌的山崖前站了很长时间,然后离开。

接下来,他去了另外两处园林,没有什么收获。

他去了那条山溪,倒溯而上去看那片寒潭。

潭水里已经没有了剑意,也没有人。

潭水那边的湖里也没有人,湖水深处隐约可以看到那颗夜明灯散发的光亮。

陈长生没有去取那些珍宝与银白还有被湖水浸泡多日却神奇地没有泡烂的书籍,只是拿了一样被布裹好的东西。

湖畔也没有人,沙砾间还残着一些发乌的血渍,不知道哪些是七间留下来的,哪些是折袖留下来的。

然后,他从湖底向着远处游去,便来到了暮峪前方那片小湖。

那片小湖里的湖水已经顺着地面的裂缝不知流到了何处,只剩下干涸的湖底。

当初他就是在这里破湖而出,然后被她所救。

这里也没有人。

……

……

(今天是择天记第二年的第一天,感谢大家一年来的陪伴。今天也是我和领导南下旅程的第一天,与陈长生和苏离南归不同,我们不骑毛鹿,自己开车,但路途也很远,两千多公里,希望一切都很顺利,为了这段假期,我这个月做了很多准备,在保持两更的同时,还要努力地存稿,做的确实不错,我曾经向大家说过,争取两更到二十五号,做到了,但是,我觉得这样的日子……很爽!所以决定再多两更几天。存稿必然是要耗尽的,至于到时候怎么办……管它的,先爽了再说,让我们快活地看书和开车欣赏祖国大好风光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