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一串石珠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5-29    作者:猫腻


陈长生在草原外围的湿地里走了一阵,看了眼那片苇岛,然后去了那个山洞,在山洞的最深处看见了那名三阳宗老者已经被兽群啃食干净的遗骨。

然后他去了暮岭,在山间那条白石山道上缓步行走,来到一株梧桐树下。

他不知道自己要来这株梧桐树下,只是顺着那种感觉来了。

但这里也没有人。

周园里没有人。

一个都没有。

最后他回到了周陵前。宏伟的陵墓,在天地之间依然是那般的不可一世。陵墓四周的那些天书碑,早已没有了当日狂暴恐怖的气息,变得非常平静,表面上的那些线条,不知道是被这些天的风沙重新填满,还是被磨灭,已经消失不见,仿佛变回了最初的石柱。

那座黑sè的石碑也同样如此,石碑表面一片光滑。

陈长生把手放了上去,身后远处的草原里,传来一阵妖兽的低沉啸声。

那是欢送,也是不安与乞求。

欢送周园新主人的离去,不安于他是否还会回来,乞求他的恩泽能够更快再次降临。

……

……

一片黑暗,然后是光明。

陈长生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房间里,还在窗前,与先前没有任何改变。

只是时间已经到了正午,太阳挂在湛蓝的天空里,纵使国教学院里的树荫再如何努力,都无法阻止那些炽烈的光线落下。

他看到的光明便是这片阳光。

然后他注意到自己的手腕上多了一串珠子。

那些珠子无论怎么看,都是最普通的石头磨砂成的,表面没有任何纹饰,也没有散发任何气息,而且连表面光滑都谈不上。

他不知道当初在浔阳城里面对朱洛的那一剑时,这串石珠也曾经出现在他的手碗上。

这些石珠是天书碑化成的。

因为这串石珠一共有十一颗,十颗是灰sè的,一颗是黑sè的。

当年周独|夫可能从天书陵里带走了十二座天书碑,后来他和她在周陵里看到的,只有十座,还有一座断碑的基座。

正是因为少了一座天书碑,他又带走了替代那座天书碑的剑池,所以周陵的阵法出了问题,直到他想起来,自己身上有块黑石。

那块黑石是他在凌烟阁里拿到的,竟也是一座天书碑。

当那颗来自王之策的黑石真的变成天书碑,帮助周陵四周的天书碑阵重新稳定下来之后,他本以为那颗黑石,是王之策从周园里带走的一座天书碑,但后来出了周园,回忆起在凌烟阁里看到的那本笔记,他又觉得自己的推测可能并不准确。

不管那两座天书碑去了哪里,他现在手腕上的这些石珠就是天书碑。

当然不仅仅因为这十一颗石珠十灰一黑,刚好与周陵四周的那些天书碑相符,更因为只有他才能通过那颗黑石感应到某些事情。

他感应的很清楚,周园就在黑石的里面。

这种说法并不准确,更应该说,这颗黑石就是周园新的大门,而开启周园的钥匙,则是他的神识。

他下意识里抬起手来,迎着窗外的阳光认真地看着那串石珠。

明亮的光线,从石珠的缝隙间透了过来,变幻成更多角度,在某些细微处,仿佛里面有着彩虹。

他这时候才真正地明白过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世人眼中无比神圣、所有道法之源的天书碑,竟被他戴在了手上。

而且,是十一座。

阳光照耀着石珠,射进他的眼里,让他有些恍惚,觉得一切似乎都并非真实。

便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

他回头望去,只见是唐三十六和轩辕破。

“那个白痴到底去哪儿了?”

“我怎么知道……落落殿下先生还要我盯着他,结果他倒好,什么话都不说就跑了,我怎么盯?”

轩辕破很委屈地说道,然后和唐三十六一道看见陈长生的身影。

片刻安静,唐三十六拍了拍胸口,有些后怕说道:“还好还好,我也不问你去哪儿了,只要你没落跑就好。”

陈长生不解问道:“我为什么要跑?”

“你无缘无故消失了半天时间……”

唐三十六看着他说道:“我们都在怀疑,是不是听说徐有容要回来,你怕被自己的未婚妻打的鼻青脸肿不好看,所以跑掉了。”

轩辕破连连摆手说道:“我可没这么说。”

唐三十六看着他冷笑说道:“你敢说自己没这么想?”

轩辕破是个很老实的熊族孩子,听着这个问题,吱唔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

陈长生微怔,说道:“刚好提到她,让我想起来一件事,你们谁帮我写封信给东御神将府?”

唐三十六吃惊说道:“泥脚女婿上门?人女儿都还没回来,你急什么。”

陈长生摇摇头说道:“我晚上想去拜访,有些事情想谈。”

“你不会真是怕了徐有容,准备出盘外招吧?”

唐三十六来了兴趣,说道:“这种事情你应该先问我啊,你知道我最擅长这些事情。”

陈长生笑了笑,没有理他,向门外走去,说道:“我先去吃饭。”

前些天,落落对他说,确认那位姑娘没能活着离开周园,他便说过,要去东御神将府退婚。因为这是他当初在周园里答应过她的,她既然不在了,他当然更要做到。之所以这些天他没有去东御神将府,是因为最近比较忙,因为他把一样重要且必需要要的东西遗落在了周园里,同时,他的心里还存着最后一线希望。

她没能离开周园,或者她现在还在周园里面,周园既然没有毁灭,那么她便有可能还活着。

直到昨夜今晨,他终于重新进入了周园,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没有一个人,没有那个人,于是最后的希望也没有了。

他顺便把那样东西也带了出来。

看着陈长生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唐三十六沉默了会儿,问道:“你有没有觉得他今天比较怪?”

轩辕破不解问道:“哪里怪?”

唐三十六说道:“他笑的有些怪……很难看。”

轩辕破回想了一下,点头说道:“嗯,笑得像哭似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