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大雪崩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6-12    作者:猫腻


轰的一声闷响!

桥上的所有雪花都狂舞起来,随着斋剑涌向前方。

雪落无数,陈长生的眼前白茫茫一片。

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觉到雪雾后方那道剑的恐怖威力。

他仿佛觉得自己进入了幻境里,面对着的不是徐有容的剑,而是一场雪崩。

圣女峰南崖积着千年的冰雪,忽然间塌了,带着轰隆的雷鸣之声,向着他冲了过来。

他的剑法再jīng妙,又如何能够刺得破这片倒塌的山崖?

……

……

洛水两岸很安静。

大船上更是死寂一片。

无论茅秋雨还是凌海之王,都沉默不语。

唐三十六的手握得很紧,却依然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

苏墨虞的脸sè有些苍白,嘴唇微动,不知道在喃喃说着什么。

折袖的眼瞳不知何时变得有些红,握着拐杖的手暗自用力。

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奈何桥上的那片雪雾,雪雾后面的那一剑。

唐三十六和苏墨虞很清楚自己接不住这一剑,除非动用保命的法器,不然或者重伤,或者……而这才是徐有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剑,也就意味着,现在的自己连她一剑都接不住。

这个事实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却不得不接受。

折袖和他们想的不一样,但也不得不承认徐有容这一剑的可怕。

她的天赋血脉实在是太强大了。

除了秋山君的真龙血脉和落落的白帝血脉,世间还有谁能够抗衡?

即便是站在船首的那几位聚星巅峰强者,距离神圣领域只有一步之遥,也忍不住羡慕徐有容的天赋。都说修道是星空赐给智慧生命的礼物,那么徐有容便是这件礼物本身吧?

然而有意思的是,哪怕到了此时此刻,看到了徐有容雪崩般的强大一剑,依然没有人担心陈长生。

不管是唐三十六等国教学院的人,还是别的人。

是的,陈长生的天赋血脉或者很普通,但从浔阳城到京都,那么多倒在他剑下的聚星初境高手,早已证明了他绝对不是普通的通幽上境。

徐有容的剑势如山崖倒塌,如大雪崩落。

最可怕的,还是随暴雪而至的她的斋剑。

就像他再快的剑也快不过徐有容一样,徐有容的剑再强也无法直接突破他。

他静心宁神,横剑于前,平举至眉。

他的动作很自然,就像过去的半年时间里的三万次举剑一样。

横剑便是个一字。

山崖直倔,铁链重现,大堤永固。

这便是连苏离都没能学会的那一招笨剑。

雪崩来了,风声凄厉,雪粒如箭。

斋剑挟风雪而至,重重地斩落在无垢剑上。

这一次两剑相遇,没有发出清脆的剑鸣,而是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

仿佛天空里的神明,持着一把铁锤,重重地敲打在铁砧板上!

桥面上的所有积雪都被震飞了起来。

桥下的洛水随之而起伏不定。

斋剑斩落!

一道难以想象的磅礴力量,随之落在了无垢剑的剑身上。

崩落的万年积雪,直接冲毁了看似坚硬的山崖,冲进了大江,开始不停地冲击江水里的铁链与大堤!

伴着极其刺耳的声音,无垢剑微微弯曲!

陈长生自练成之后,从来没有被攻破过的笨剑,在这一刻竟然有了崩溃的迹象!

他对此早有准备,左手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藏锋剑鞘,擦的一声响,剑鞘套住无垢剑的剑锋。

他左手握着剑鞘,右手握着剑柄,横于身前,硬接!

轰鸣声不停持续。

暴雨不停地冲击。

喀喀喀喀!

一阵坚硬事物破碎的声音,在风雪里不停响起。

在风雪里,可以看到陈长生的身影不停地后退!

暴雪渐敛,洛水复静,奈何桥上重新变得清明起来。

徐有容握着斋剑,平静地看着对面,依然一言不发。

奈何桥坚硬的桥面上有两道清晰的沟壑。

陈长生站在两道沟壑的尽头,双脚陷在里面,后方堆起了一片石砾。

他的鞋与裤尽数碎裂,看着有些狼狈。

他忽然开始咳嗽起来,咳的有些难受。

只是一剑。

他便受了内伤。

洛水两岸的民众看不清楚桥上的画面,只能看到忽然暴起的风雪与随后而起的烟尘,发出无数惊呼。

大船上则依然一片安静。

就连凌海之王等人都没有对陈长生进行嘲笑和讥讽,因为不管多么狼狈,是不是已经受伤,终究他接住了这一剑。

这就够了。

这些强者们看得很清楚,徐有容的这招大雪崩,即便是普通的聚星初境,都根本没有办法接。

这就是血脉天赋的可怕之处,哪怕境界不如对方,她依然可以凭借真元数量和神识强度直接碾压你。

陈长生看着徐有容,视线落在那层白纱之上,发现果然还是看不穿。

他看不穿她——他知道徐有容很强,但没有想到这个给人一种清丽脱俗感觉的少女,竟然会强大到这种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霸道的范畴,隐隐然有了王者之气。凤凰,果然就是天生的王者吗?

他经过日不落草原里的同行战斗,雪庙里的修道对话,他曾经以为,像初见姑娘那样的人就已经是最天才的修道者,徐有容最多也就是与她差相仿佛,然而现在看来,她竟比初见姑娘还要更加强大。

徐有容在风雪里缓缓行来,右手随意地提着斋剑,仿佛从云端来到地面的仙子,很难让人联想起先前那雪崩般的恐怖一剑。

越是平静淡然,越容易让人生出难以战胜的感觉。

如何才能战胜如此强大的对手?

这个问题陈长生已经想了很多天,准备了整整七天。

奈何桥上响起喀的一声轻响。

无垢剑插进了剑鞘里,并不是收剑,而是剑柄与剑鞘首尾相连,自然不能藏锋,反而剑身骤长,锋芒毕露。

当初在浔阳城面对朱洛的时候,他曾经这样做过,是在向他最喜欢的余人师兄和王破致敬,也是对风雪那面的她的尊敬。

一道剑意出现在奈何桥上,出现在风雪之中。

这道剑意的出现是如此的突然,却丝毫没有诡异之处,反而显得格外光明磊落、理所应当,给人一种堂堂正正的感觉。

这道剑意很直,很直接。

这道剑意很热,很热烈。

……

……

(晚上会努力再写点,但更新真的是会非常深夜非常深夜了,大家不用等。)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