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人约黄昏后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6-18    作者:猫腻


相对于洛水两岸的民众,船上的人们更加不解。

战斗已经结束了一段时间,陈长生和徐有容却没有走下奈何桥,而是静静站在桥的那头,不知道在看什么。

无论是茅秋雨还是凌海之王这些大人物,甚至是徐世绩,都以为陈长生和徐有容并不相识,而且他们清楚这场奈何桥之战背后隐藏的意味,所以不认为陈长生和徐有容会通过这场论剑生出某些惺惺相惜之感。那么为何战斗刚刚结束,他们为什么可以如此平静地站在一起?而且隔得如此之近?他们这时候是在做什么?

“这是在搞什么?”唐三十六看着雪桥上那二人的背影说道。

莫雨同样如此,再联想起那夜徐有容去国教学院的事情,越发觉得这件事情有些问题,微微皱眉。

唐三十六有些恼火说道:“不管是冒充孤独还是模仿绝望,能不能照顾一下我们这些观众的心情?”

苏墨虞在旁问道:“什么心情?”

唐三十六指着奈何桥上的陈长生与徐有容,说道:“刚刚打了这么激烈的一场架,明明都受了伤,这时候被这么多人盯着看,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赏雪?你不觉得这太……那啥了吗?”

那啥是一句脏话。

洛水两岸和船上的人们心情或者各异,但没有人会像他这时候一样想骂脏话。

因为这时候奈何桥上的画面真的很美。

……

……

陈长生和徐有容站在桥的那边,背对着洛水上的那艘大船和两岸的数万民众,便仿佛不在这个世界里。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陈长生抬起头来,望向她,说道:“你……”

徐有容没有看他,看着洛水上游,平静说道:“不要说话。”

陈长生有些迟疑,说道:“那我……”

徐有容微微挑眉,说道:“不是说过不要说话?”

陈长生低头,说道:“噢。”

徐有容看着眼前飘落的一片雪花,说道:“不要对别人说我们的事。”

不是说不要说话吗?陈长生只敢在心里想了想,又想着她的要求,有些不解。

“呃?”

徐有容忽然问道:“高兴吗?”

陈长生很老实地做出了答复:“嗯。”

徐有容转头望向他,微笑说道:“真傻。”

陈长生挠了挠头,说道:“啊。”

“我先走了。”徐有容说道。

陈长生有些意外,着急道:“啊?”

徐有容伸手接过斋剑,向着雪桥那头走去。

陈长生看着渐渐消失在风雪里的她的背影,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他再一次感受到前些天在周陵里感受到的那种感受。

无数情绪仿佛潮水一般袭来。

这一次的潮水里不再有悲伤,复杂至极。

他浑浑噩噩地站在奈何桥上,看着白鹤飞走,忽然又看着那只山鸡般的幼鹏。

在风雪里,那只幼鹏扭首看了他一眼,显得极为嘲弄。

他转头重新望向洛水,靠在栏杆上,低着头。

他没有用手捂脸,也知道自己的脸这时候烫的厉害。

没有用手捂脸,还因为他的手里现在有张小纸条。

这张小纸条是先前徐有容接斋剑的时候,偷偷塞到他手里的。

在青藤六院里,在那些州郡乡野的私塾州学里,窗外春光明媚之时,书桌之间总会有小纸条在不停流动。

那些小纸条仿佛春光一样。

今天风雪交加,当着京都数万民众的面,他也收到了一张小纸条。

纸条上写着一个地址,一个时间。

福绥路的豆花鱼。

今天的黄昏后。

这是陈长生第一次收到这种小纸条。

他回想着看过的那些才子佳人小说和唐三十六平日里的教导,有些不确信地想着,这就是约会的意思吗?

风雪如前,奈何桥渐渐热闹起来。

徐有容认输,然后离开,这场万众瞩目的对战至此终于结束。

且不提这场奈何桥之战会对离宫与朝廷之间的对抗带来怎样的变数,这场战斗必然会被记载在史书上,成为将来教宗与圣女的初次相遇之战,然后无数次的被人提起,比如现在就有很多人想知道这场战斗里的细节。

尤其是唐三十六。

他根本没有理会国教骑兵与羽林军的示意,化作一道烟跑到奈何桥上,看着陈长生气喘吁吁地问道:“到底谁赢了?”

陈长生这时候的精神状态还有些恍惚,听着他的问话,下意识里回答道:“她没输。”

“我提醒过你,不要因为她生的好看就手下留情!结果现在好,你手下没留情,却在嘴上玩这套,她没输难道是你输了?”唐三十六恼火道:“徐有容都已经承认自己输了,你还想骗我!”

陈长生不理解他为什么如此愤怒,心想就算如此,你作为我的朋友难道不应该开心吗?

“你既然能胜过她,开战前为什么要我去买你输?你到底是啥意思?”

唐三十六想着这件事情便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你是猪啊!”

陈长生这才想起来这件事情,又想起来很多事情,有些羞愧说道:“是的,我是猪。”

唐三十六怔住了,这才发现他有些问题,看着竟有些失魂落魄。

……

……

在无数京都民众的注视下与街道两旁的喝彩声里,陈长生等人回到了国教学院。

院墙外的酒楼彩灯高悬,琴声乱响,因为院长的胜利而骄傲喜悦的师生们,正在那处纵情庆祝。

陈长生回到房间里后,却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

唐三十六、苏墨虞和轩辕破站在楼下,看着三楼的窗户,脸上满是猜疑的神情。

陈长生最终获得了这场举世瞩目的战斗的胜利,而且胜的很漂亮,没有任何可以被指摘的地方,可是为什么在他的脸上看不到太多胜利者应该有的情绪?就算他与徐有容的关系有过婚约,情绪或者会有些复杂,但又何至于如此?

在奈何桥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陈长生遇到了什么问题?

“让一个有洁癖的人承认自己是头猪……”

唐三十六看着窗户,神情凝重说道:“这件事情看来很不简单。”

……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