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谈谈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6-21    作者:猫腻


最终证明,原因是后者。

徐有容抬头望向陈长生,问道:“你怎么不吃呢?”

“?,吃。”这两年因为受到唐三十六的影响,陈长生的话变得多了很多,但在她的面前,他仿佛又变回了西宁镇的那个老实的少年道士,说话极其简单,心思格外纯净,一点情绪都藏不住。

比如他这时候有些意乱,于是拿筷子的时候,险些没有拿稳。他伸手如风把筷子在半空里接住,却把那把撑开的黄纸伞,推到了一旁。于是,前面那方炕桌里还在持续的争吵声,再一次传到了他们的耳中。

“去年春天,小陈院长初入京都,在神将府里受到那等羞辱,事后更是连遭打压,明明天赋极高,报考成绩极好,却被强行从诸院录取名单里被拿下,如果不是有教宗陛下暗中庇护,只怕连早已破落的国教学院都进不去。你们都说他解除婚约是绝情之举,却可曾想过,如果不是徐家做事太过无耻,这桩姻缘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模样?”

“这和有容小姐又有何干?当初青藤宴上,白鹤北归,在那封信里,她已经承认了这份婚约,不然光凭陈长生拿着婚书,又如何能够让南方使团无话可说?陈长生就算记恨神将府,也没有道理让有容小姐受此羞辱!”

“哼,徐世绩当初一直不肯认这桩婚事,东御神将府的人嫌贫爱富,结果小陈院长今非昔比,转头便要抱他的大腿?真真不要脸至极!你们说小陈院长退婚是羞辱?在我看来,这是东御神将府羞辱自身罢了!”

“可是这件事情终究与圣女无涉,凭什么要让她来承受这些风言风语?”

“只能说圣女不幸,生在这样的府上,遇着这样的父母!”

……

……

角落里的炕桌,变得很安静,铁锅里的肉汁咕嘟咕嘟的响着。

陈长生和徐有容坐在炕桌两边,气氛再次变得有些沉重。

他来到京都已经有快两年时间,那份婚约早已传遍整个大6,东御神将府曾经给予他的羞辱与打压、后来的态度变化,他从一个乡下少年道士摇身一变成为国教的继承者,这些是所有人津津乐道的谈资。

今晨奈何桥一战,仿佛是这个故事的最终结局或者说判定,却并未真的能够结束一切,反而把人们对这个故事的兴趣推至了顶峰,相信就和那桌的食客一样,此时的京都无数府邸家宴上,想必都在讨论着这件事情。

神将府曾经施予的羞辱,他未曾忘记过,他也曾经对远在南方的她,生出过很多情绪,但就像先前那名客人所说,其实她在这件事情里,并没有真正地伤害过他,而她现在却需要承受神将府受到的嘲笑与责难。

这或者有些不公平。

陈长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毕竟是我的父母。”

徐有容的神情很平静,仿佛没有受到那些议论的影响,接下来的话锋却转的很突然。

“我想喝些酒。”

“好。”

陈长生让老板把最好的酒拿了两小罐,拆开其中一罐的泥封,替她将酒碗斟至七分。

徐有容轻声致谢,取过另一罐酒打开,替他将酒碗斟满,然后望向他:“说说吧。”

陈长生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想后,看着她那张美丽的脸,有些迟疑问道:“脸?”

“南溪斋的某种功法。”

“噢。”

简单的两句对话后,炕桌旁再次安静。

徐有容端起酒碗,浅浅地抿了口酒,只是一小口,脸便微微红了起来。

“不要告诉别人,我们在周园里就见过。”

“为什么?”

陈长生在奈何桥上听到她的要求后,便没有想明白,此时确认她是真的不想让别人知道这整件事情,更增不解。

徐有容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轻声说道:“婚约不是已经解除了吗?”

这是在京都流传了很长时间的小道消息,始终没有得到国教学院和东御神将府方面的承,但她作为婚约的当事者,自然清楚流言不是流言,而是确定已经生了的事情。

陈长生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当桥上的雪风拂落白纱,看到她的眼睛,那是他十六年里最愉悦的一刻时光。要比当初在旧庙里背会最后一卷道经、在国教学院里找到命星、拿到大朝试榜名、在凌烟阁里找到王之策的笔记……都要高兴。

原来她还活着,她就是她,她就是自己的未婚妻,世间还有比这更离奇的遭遇,更好的事情吗?

在国教学院小楼里沐浴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要去离宫请教宗陛下把那份婚书再重新修好,然后,他会带着唐三十六等人直接去皇宫找她,如果她同意的话,他会直接向她提亲。

他没有经历过情事,但他只要确定某件事情是自己想做的之后,就一定会做的非常认真专注,只争朝夕。

此时她却说,这件事情不能与人说,那么他怎么说服教宗陛下收回解除婚书的旨意?

一月前,他非常努力,才最终解除这份婚约。

现在,他现自己非常需要这份婚约。

唐三十六说的很对。

“我以为你死了,当初在周园里我答应过你,会解除这份婚约,所以……”

他看着徐有容,有些无奈说道:“你既然知道是我,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徐有容神情微冷,说道:“在周园里,你骗我,是我自己现了真相,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陈长生觉得很无辜,问道:“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难道你叫徐生?”

“你也不是初见姑娘。”

“你为什么不承认自己就是陈长生?”

“当时你为什么不说自己就是徐有容?”

他们看着对方的眼睛,几乎异口同声问出这个问题。

然后他们想起来,当初在白草道旁的雪庙里,他们第一次自报姓名时,也是异口同声,报出了两个假名字……

不知道当时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

陈长生回想当时的心情,不想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不想对方知道自己有个天下闻名的未婚妻。或者徐有容当时也是这样想的,不想让自己知道她有一个举世皆知的未婚夫?

“有我这样一个未婚夫,是很丢人的事情吗?”

他看着徐有容问道,有些认真,又有些酸涩与难过。

……

……

(在床上躺了一天,昏天黑地……说过请假不会说原因,今天没请,所以说说,感冒的有些重,祝大家节日快乐,身体健康。)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