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消逝的名字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7-09    作者:猫腻


新青云榜没有什么新意思,最出名的竟然是轩辕破,在天机老人言简意赅的点评里,对这位熊族少年的功法与自身的契合程度,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而其余新出现的名字,大多数都是不满十五岁的少年少女,没有多少人认识。

去年那夜,陈长生在天书陵引落满天星光,修道者们最难逾越的通幽一境,被很多人轻而易举地通过,往年十中难以留存三四的惨烈画面没有发生,青云榜上那些曾经熟悉的名字自然下榜,去了点金榜。

唐三十六离开了青云榜,却没能进入点金榜,以他现在通幽上境的水准来说,这在往年是很难想象的事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他在国教学院里安静了很长时间,直到确认折袖和苏墨虞也没有登榜,才变得重新高兴起来。

在陈长生的帮助下,折袖的心血来潮没能治好,但境界已然再有突破,再加上他先天强大可怕的战斗能力,之所以没能进入点金榜,只是因为他在周狱里受的伤太重,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任何表现。

唐三十六和苏墨虞未能进榜,只能说明今年的点金榜竞争的太过惨烈。

在青云榜里人数极少的妖族,在点金榜中充分发挥了妖族修行中期发力的特点,占了整整四分之一的名额,其中排名最前的三位妖族青年强者,甚至被天机阁认为将来有可能威胁到逍遥榜第五妖族强者小德的地位。

最令人吃惊的是钟会,这位去年的大朝试首榜第三名,被陈长生和苟寒食的光彩衬托的非常黯淡,甚至很多人都没能记住他的名字,谁能想到他竟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突破到了通幽巅峰,夺了点金榜第四的位置。

可惜的是,这位槐院的少年书生哪怕表现的再如何优异,还是没有办法完全压过某些人的夺目光彩。

苟寒食在天书陵里观碑半年时间,回归离山后与小松宫派系的一位聚星初境强者于寒涧决斗,轻松胜之。

只凭此役,便足以让天机老人亲自把他排在点金榜第三。

没有第二,因为榜首是并列的两个人。

看见那两个人的名字,无论是京都百姓还是南溪斋外门的女弟子,都生出很多感慨,摇头无语。

陈长生和徐有容。

无论那份婚书到底有没有失效,但看起来,这两个名字始终会在一起出现。

在很多人看来,这并不是缘份,是宿命的纠缠,不是什么好事情。

那么以往这些年总会和徐有容联系在一起的那个名字呢?

秋山君已经聚星成功,自然不再停留在点金榜内,把榜首的位置让给了陈长生和徐有容。

但令整个大陆感到震惊的是,居然也没有在逍遥榜上看到他的名字。

秋山君太过年轻,当然无法与逍遥榜前列的那些强者相提并论,谁都不会认为,现在的他就可以挑战像王破、肖张这样强大的人物,可是以他的实力境界,怎么也应该进入逍遥榜末段才对。

如果他真的能够进入逍遥榜,哪怕是最后数位,也会是百年来最年轻的逍遥榜强者。

整个大陆都在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结果却落了空。

天机阁对此事的解释是,因为周园开启以及随后的魔族yīn谋,再加上离山内乱里的自戮一剑,秋山君身受重伤,整整一年时间未曾出手,所以无法评判他现在的境界实力到底如何,只能留待后论。

这个解释很清楚,但非常没有说服力,天机阁是什么地方?就算秋山君没有出手迎敌,难道还会判断不出来他的水准?更何况去年青云榜换榜的时候,轩辕破同样是毫无战绩,怎么就被排了进去呢?

天机阁没有再作解释,只有很少的人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

……

世界很热闹,离山却很安静。

苏离临行之前有交待,离山剑宗的弟子们不要怕事,但也不要惹事。

南北合流,风云激荡,那些周人和南方世家的人们太过yīn险狡诈,既然不是他们的对手,那就留在山里安静地过生活吧。

这是他的原话。

苏离走后,有些沉渣意欲再次泛起。

离山实力最强的二代剑堂强者们,因为受伤的缘故都在静养。现在主持事务的是苟寒食等三代弟子,很多人都以为这些年轻的剑客们,很难稳定离山的局面,然而山涧里的那场血战和随后关飞白发飙时砍断了十六只手,向整个天南证明了神国七律为什么叫做神国七律,那是因为他们严守戒律,剑心通明,将来必将进入星海之上的神国。

消除内乱的最后一些影响之后,离山终于恢复了完全的安静。

苟寒食等人专心读书、修行、种菜,在平静的日子里,感悟着剑道的真义。

某天夜里,苟寒食从冥想中醒来,向远山望去,只见星光如银,曾经熟悉的风景忽然间多出了很多不一样的意韵。

他想着童年时弱母孤儿相携度日的艰难时光,眼里隐约有些晶莹之意。

他的身上隐有星光溢出,亦是晶莹一片。

“恭喜二师兄!”

关飞白、梁半湖、白菜及数十名离山剑宗的三代弟子,看着悬崖畔的美丽画面,开心地喊道。

苟寒食转身看着师弟们,说道:“剑海茫茫,你我当奋勇前行。”

关飞白说道:“当初在大朝试上,若不是陈长生发疯了要拼命,师兄你怜他修道不易,怎会让他夺了首榜首名?如今师兄已经成功聚星,也不知道后日在煮石大会上相见,他可还有脸提起此事。”

苟寒食平静说道:“陈长生未曾拿此事说事,再说败便是败,不敢拼命难道便是光彩?更不要说,我本来便比他年长,在修道途中先行一步,又有甚值得骄傲的地方?师弟你此言极是不妥。”

“他倒是没说过,可是所有人都在说……未来的教宗,啧啧,真是好生风光。”

关白飞一脸冷傲说道:“师兄你宅心仁厚,不想落他面子,我可不管,到时候定要打上一场。”

苟寒食摇头说道:“若真有争胜之心,不妨待与魔族开战之后,你与他比较一番谁杀的魔族更多。”

听到魔族二字,梁半湖微微低头,白菜有些担心地向身后星光下的洞府看了一眼。

梁笑晓与魔族勾结,他是梁半湖的同胞兄弟。

至于洞府里那位……的母亲就是魔族。

按道理来说,苟寒食应该会比较注意这些细节,但却是刻意不刻意避讳,因为在他看来,既然都是离山弟子,注定要生死相依,朝夕相处,早些把这些事情说破说透说到没有人在意,才符合离山的剑道。

见场间气氛有些低沉,不知是谁笑着打趣说道:“如果真以杀敌论功,我看不管是四师兄还是陈长生,只怕都没办法赶上那个狼崽子,这种事情可不是看谁剑法好就行。”

本是想着打趣,结果气氛变得更加低沉。

在现在的离山,有些名字是不能提的。

洞府的门缓缓打开,七间从里面走了出来。

现在的她已经换作女装,眉间稚意犹存,身形瘦削,极是令人怜惜。

关飞白说道:“小师……妹,夜深露寒,你病还没好,怎么出来了?”

七间轻声说道:“我听见你们在提他。”

关飞白劝道:“哪怕在大朝试对战上,那个狼崽子连赢了我们几场,但我对他也没有任何恶感,相反,他是我很难得有些佩服的人,可是师叔祖是为了你好,他终究是个妖人……”

“那又如何?”七间苍白的小脸上满是倔强的意味:“我母亲是魔族公主,他能娶,那我为什么不能嫁给妖族?”

关飞白语塞,喃喃说道:“可是师叔祖说了,他命不久矣。”

七间的小脸变得更加苍白,说道:“难道他说的话就是对的?”

自从苏离下了禁足令后,七间便再没喊过他一声父亲。

苟寒食叹了口气,准备劝说两句。

“不用说了。”

七间伤心说道:“如果大师兄在,他肯定会帮我想办法,而不是像你们一样,只知道把我困在山里。”

……

……

离山的师叔祖走了,离山的大师兄也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逍遥榜上看不到他的名字,世间似乎再也找不到他这个人。

在遥远的北方雪原,有座不是很出名的军寨,名为七里奚。

相传很多年前,这里是奚族的领地,后来奚族被南下的魔族屠戮干净,人类的军队北伐得胜,便把这里占了下来。

这里距离魔族的军队最近,距离人间最远。

今天,军寨里的将军与副官们连夜召开会议,烟雾缭绕间,全部是他们愁眉不展的脸。

不是魔族的狼骑又来骚扰杀人,也不是后方的粮草输送出了问题,相反,最近这些天的七里奚很是太平,就连城里酒馆卖的酒都少掺了很多水,那些神情冷漠的修道强者们脸上都多了很多笑容。

在与魔族狼骑的交锋里,七里奚的游骑连续获得了多场不可思议的胜利。

将军与副官们这时候愁的便是如何给那支游骑部队尤其是那个青年军官计算战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