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事情的真正关键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7-23    作者:猫腻


“怎么了?”唐三十六问道。

当时在绝壁之前,陈长生想要确认那位游客模样的男子是不是传说中的王之策时,对方微笑不语,只是摇了摇头,然而跟着他的那位老者则是很认真地说,这是天机不能泄露,不然会遭天谴……

“这件事情……我似乎不应该说出来。”

陈长生望向唐三十六和折袖,有些不安说道:“你们不能再往外说了。”

唐三十六和折袖今天第三次对视。

房间里再次陷入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唐三十六和折袖点了点头。

看到这幕画面,陈长生放心了下来,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两位友人,只要答应了的事情,一定都能做到。

“你的命……真好。”

唐三十六看着他说道,语气很是感慨,甚至能够感受到一丝若有若无的羡慕——钱能通神,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事情是他办不到的,所以他很少羡慕人,但陈长生的机缘造化,却足以令他羡慕。

传说中的王之策居然还活着,而且重新出现在世间,就让陈长生看到了,而且恰好是在他被魔君追杀的时候。其时其刻,除了王之策这样本来没有任何可能出现的人,谁能救他?

从西宁到京都后,陈长生听到过太多次自己命好的评价,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命不好,只是被说得多了,有时候也忍不住会联想,自己遇到的这些机缘,会不会是星空对自己的命运的补偿?нéiУāпgê下一章节已更新

唐三十六这时候有些不解说道:“既然王大人还活着,为何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出现过?”

折袖在旁面无表情说道:“他为何要出现?”

唐三十六说道:“无论是对抗魔族,还是强盛我大周……”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停了下来,因为他想明白了折袖这句话的意思。谁都不知道王之策当年消失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整个大陆都知道,太宗皇帝其实一直都不怎么喜欢他,而且如果他真的出现,大周朝廷该如何对待他?

至于对抗魔族……王之策已经做了太多,整个人类世界都没有资格要求他更多。

“我昏了多少天?”这时候他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

唐三十六还沉浸在王之策还活着带来的震惊中,没有理他。

折袖伸出了五根手指,就像一个巴掌。

原来已经昏迷了五天,不知道这五天里,寒山发生了什么事情,陈长生问道:“有什么新情况?”

折袖想了想,发现要说的内容太多,于是摇了摇头,直接一巴掌拍到了唐三十六的后背上,打醒了他。

唐三十六说了说大陆现在的紧张局势以及寒山上的紧张气氛。

“那……煮石大会还会继续召开吗?”

“按照茅秋雨和凌海之王的态度,如果你继续昏迷不醒,他们就要把你带回京都,大会自然结束,但你现在醒了。”

“参加煮石大会的人们都到了?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唐三十六极具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该到的人都已经到了,没事。”

听闻陈长生醒来的消息,茅秋雨和凌海之王进小楼询问了一番,确认他的身体没有大碍,便收回了返回京都的提议。天机阁的重要人物也来探视,态度很是恭敬,甚至显得过于谦卑,并且说过几日,天机老人会亲自如何云云……

陈长生有些不理解,心想自己就算是教宗继承者,也不至于让天机阁如此小意,更何况天机老人身为八方风雨之首,又是何等样的身份,又想着要过数日,莫非在魔君破阵而出的过程里,天机老人受了不轻的伤?

想着这些问题以及更多的那些问题,时间渐逝,来到了深夜,小楼内外的人们都已经睡去,国教骑兵与天机阁的高手在不远处警惕地巡逻,四周一片安静,能够清晰地听到湖水拍打着礁石的声音。

醒来后,陈长生问过唐三十六参加煮石大会的人是不是都到了,有没有遇到危险,唐三十六回答他该到的人都到了,言语之间若有深意,那是因为只有他清楚陈长生真正想问的人是谁。

当峰顶所有人都入睡的时候,该到的那个人终于到了。

窗户被推开,带着淡淡暖意的湖风飘了进来,同时飘进来的还有一道曼妙的身影。

那道身影伴着湖风直接飘到他的床边,坐了下来,轻声问道:“怎么样?”

陈长生看着她如秋水般的眼眸,看着她眸子里的关切神情,忽然发现受伤也不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我没事,真的。”

来的人自然是徐有容。

听到陈长生说没事,她也没有放心,闭上双眼,举起右手,隔空对准了他的眉心。

一道圣洁的清光落下,进入陈长生的身体。

世间能够将圣光术用到如此境界的人极少,除了教宗与青矅十三司的三位红衣主教,大概便是她最强。

陈长生只觉得清风拂面,然后入体,经脉里的真元如春天的溪水般喜悦地流动着,伤势渐愈。

“谢谢。”

“那人到底是谁?”

前代南方圣女与苏离一道飘然离去,如今南溪斋由徐有容一个少女引领,有些消息却是无法知道的太过准确。

“应该是魔君。”陈长生说道。

房间里很是安静,过了很长时间后,徐有容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说道:“没事就好。”

很明显,她从来没有做过安慰人的举动,所以无论是拍手的动作还是说话的语气,都显得有些生硬或者说笨拙。

她没有问陈长生是怎么活下来的,陈长生却不准备瞒她,虽然白天的时候,他还对唐三十六和折袖说过,此事不能提。

“我可能遇到了王之策大人。”

听到这句话后,徐有容真的震惊了。那名中年书生在溪畔造就无数血腥恐惧的画面,展露了无比强大的境界实力,再加上人类世界那些强者们的反应,她早就已经基本确定对方便是魔君,只是需要从陈长生这里得到最终的确认,却没有想到,居然从陈长生这里得知了王之策还活着的惊天消息。

对她来说,这要比魔君重现人世的消息更加震惊。

王之策在人类世界的历史上地位非常特殊,当年人族与妖族的联军对抗魔族铁骑,太宗皇帝是主帅,是领袖,他则是副帅,亲自率领联军深入雪原数万里,直逼雪老城,单以功劳论,他丝毫不在太宗皇帝之下,甚至可以说是首功,如果不是因为百草园之变以及别的那些复杂的原因,太宗皇帝对他深深不喜而且忌惮,他绝对有资格在凌烟阁里排在首位。

虽然这个消息很震惊,徐有容还是很快便醒过神来,问道:“魔君为什么要来杀你?”

在唐三十六和折袖看来,陈长生怎么能从魔君的手下活过来最重要,并且以为所有人都最关心这个问题。徐有容不这样想,她要冷静的多,也清醒的多,直接问到了事情的真正关键。

……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