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赴宴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7-12    作者:猫腻


菜如果真的咸了,需要喝水,而不是去静静——陈长生短短一句话,九个字,便乱成这样,所以菜并不是真的咸,而他的心真的需要静静,如此才能不继续乱下去。

走到湖畔,站在大榕树下,他踩在地面微微隆起的树根,双手扶着腰,向院墙外的远处望去,只想望的越远越好,却不知道应该望向西宁镇的方向还是南方。

片刻后,他从腰间摘下一个竹子做的小东西,放进怀里,告诉自己以后不要再拿出来了——当初在客栈里,他把这个竹子做的小东西解下,放进了行李的最深处,但不知何时又拿出来了。

南方使团要到京都来提亲,徐有容要和秋山君订亲,就算短时间内还不会出嫁,但终究是要嫁人了。

陈长生一直以为情爱这种事情对自己没有什么吸引力,对徐有容更没有什么想法,他来京都便是想退婚,现在依然这样想,所以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在听到这件事情后,自己会变得如此烦闷,甚至有些难过。

这种情绪让他很不适应,很不喜欢,于是有些不悦。

或者不是因为她要嫁人,而是因为别的原因?

陈长生这样安慰自己,然后想到了某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自己和徐有容毕竟是有婚约的,无论从法理还是情理上来论,他是她的未婚夫,她是他的未婚妻,在还没有正式退婚的情况下,自己的未婚夫要与别的男人成亲,当然不对。

他当然应该不高兴。

是的,就是因为这样。

东御神将府和徐有容,在这件事情上,太不尊重自己,所以我很生气,

他在心里对自己默默说道。

唐三十六走到湖畔,站到他的身边说道:“东御神将府和你之间的问题还没有解决?那确实有些麻烦,圣后娘娘向来信任徐世绩,如果徐有容再嫁给秋山君,大周朝再没有谁能够动摇他的位置。”

落落有些担心地看着他的侧脸,说道:“先生,没事吧?”

陈长生先前的反应很奇怪,自然瞒不过落落和唐三十六的眼睛,而且他们都知道,陈长生和东御神将府之间有恩怨,只是无论他们怎么想,也想不到他竟是徐有容的未婚夫,自然无从安慰开解。

就像霜儿当初在东御神将府里说过的那样,整个世界都认为徐有容和秋山君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情侣,就连落落和唐三十六也只会这样想,没有任何人能够想到,还有陈长生这样一个人物存在。

“没什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有些紧张。”陈长生转身看着他们两个人,说道:“听说南方那些宗派里有很多天才,不知道明年大朝试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局面。”

唐三十六知道他参加大朝试的目标,心想确实应该紧张,说道:“圣女峰、离山……南方教派那些宗派自然强大,如果神国七律这些年轻强者来参加大朝试,想胜过他们确实不容易。”

陈长生说道:“听说庄换羽排到青云榜第十,就是胜了神国七律之一?”

“他胜的是七间,那是神国七律里最小、也是最弱的一个家伙。”

提到神国七律,便是骄傲的唐三十六,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这次神国七律里有四个人会来参加青藤宴、想必也会跟着参加大朝试,领队的应该是苟寒食,庄换羽敢向他出手吗?”

“那个……秋山君呢?”陈长生问道。

“提亲自然是长辈主持,同门帮衬,秋山君怎么可能来京都?至于明年的大朝试他会不会参加,那就不清楚了。不过你可不要小看苟寒食,那真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唐三十六是个很骄傲的人,这和他青云榜排名三十六无关,纯粹是性格问题,他进入天道后唯一的想法,就是要把排名第十的庄换羽踩到脚下,虽然有些别的原因,但至少说明他并不怎么瞧得起庄换羽。

能让他瞧得起的人很少,比如徐有容、秋山君、比如魔族那个狼崽子,还有那个神秘的排在庄换羽前面的少女,再就是陈长生这个另类,现在他承认那个叫苟寒食的人很了不起,那么此人必定真的很了不起。

“神国七律第二,只在秋山君之下。”

落落知道陈长生对修行界没有什么了解,说明道:“听闻此人学识渊博,通读道藏,在离山年轻一代弟子甚至别的宗派年轻弟子心中的地位极高,算是大脑一般的角色。”

陈长生问道:“那么他了不起在哪里?”

唐三十六有些无语,说道:“通读道藏,难道还不够了不起?”

听着通读道藏四字,陈长生便很自然地想起师兄和自己,心想这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呢?但他也知道,如果自己这么说,落落大概无所谓,唐三十六肯定要嘲弄自己装腔作势,只好转了话题。

“神国七律还会来什么人?”

“排第四的关飞白,在青云榜上恰好也排在第四,据说是个很骄傲的人。”

提到此人的名字,唐三十六的脸上没有任何佩服的情绪,眼神变得炽烈起来,说道:“这次青藤宴第三夜,庄换羽的目标肯定就是他,我得想办法抢过来。”

陈长生扳着指头数了数,说道:“他是第四,你是第三十六,中间差着三十二个人。”

唐三十六面色微沉,说道:“你什么意思?”

陈长生说道:“我的意思是,不要总想着一口吃个胖子,欲速则不达,做事应该循序渐进,方能有条不紊,切不可急功近利,那些揠苗助长的事情少做为妙,又有道是……”

“继续。”唐三十六冷笑道:“词儿挺多啊。”

陈长生见他神情不善,笑着停下不说。

唐三十六说道:“如果什么都靠名次说了算,青藤宴和大朝试还有什么意义?徐有容和秋山君这样的天赋血脉,我自然是打不过的,那个狼崽子和那个惹不起的少女,没有关飞白靠前,可你要问关飞白,他敢说自己比那两个人强?”

陈长生心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只是那个听过数次的狼崽子究竟是谁?那个惹不起的少女又是谁?

唐三十六想起先前在藏书馆里看到的那个魁梧妖族少年,问道:“那个家伙也进了国教学院?”

“嗯,他不想再留在摘星学院。”

“我听说过了,青藤宴第一夜摘星学院表现的很恶心,除了那个家伙,居然没人敢站出来……不过,那个家伙被天海牙儿重伤成那样,只怕真的废了,你确认要拣回来?”

“我连洗髓都没过,岂不更是废物?”

唐三十六冷笑说道:“有哪个废物敢说自己要在大朝试上拿首榜首名?”

听到这句话,落落的眼睛瞬间明亮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她始终以为陈长生深藏不露,对他有绝对的信心,但是他始终不肯出手,做为学生的她难免会觉得有些憋闷,总觉得他应该表现的更潇洒豪迈些。

大朝试首榜首名,这才是先生应该在的位置啊!

“先生,你也太沉得住气了。”

落落看着他说道,睁着大大的眼睛,满是仰慕。

唐三十六微怔,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他知道落落不是普通人,先前看她对陈长生恭敬的模样,便觉得有些不解,此时见她称陈长生为先生,神态如此亲近崇拜,更是有些糊涂,不明白两个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陈长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落落很大方地介绍道:“我是先生的学生。”

“啊?”

唐三十六很吃惊,看着陈长生说道:“你不是才十四?”

陈长生说道:“她非要拜师,我也没办法。”

唐三十六想了想,说道:“不过你老气横秋的,看着要比真实年龄大很多,倒也无妨。”

落落不悦说道:“先生这叫成熟稳重,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

唐三十六不想和小姑娘斗嘴,拍拍衣裳,便准备离开,最后问了句:“最后一夜你要去吗?”

落落心想以先生性情,大概就和昨夜一样,应该是不会去的。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去看看也好。”

……

……

因为等南方使团的缘故,青藤宴最后一夜的时间被推迟了好些天,而且举办地点,也从天道院移到了未名宫中,未免宫乃是皇宫一属,从这个细节便可以看出朝廷对此事的重要程度。

如果南方使团提亲成功,人类南北方之间的关系会更加密切,徐有容有可能成为历史上第一位京都出身的南方教派圣女,大周朝对南方的影响力会得到极大加强,圣后娘娘自然乐见其成。

按道理来说,没有任何人或势力能够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即便是最不愿意看到这门婚事成功的魔族,也没有任何办法。

整个世界,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这门婚事存在着唯一的变数。

那个变数在破落的国教学院里。

是一名叫做陈长生的少年。

初秋,夜凉如水,却没有寒意。

今夜,京都城里灯火通明,正是七夕。

陈长生和落落走出国教学院,从百花巷深处走回繁华热闹的人间。

二人向不远处的未央宫走去。

直到这一刻为止,他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当南方人向徐府提亲的时候,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他没有做决定,他只是想去看看。

他根本想不到,今夜会发生什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