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一切并非虚妄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7-28    作者:猫腻


魔君的出现,给陈长生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他身体的秘密被发现了,他极有可能要面对整个世界贪婪的眼光。岛上的对话,给他带来了更多的压力。同样也是他身体的秘密,断裂的经脉在不远的将来会让他死去,而这也被人知道了。

原来那些断裂的经脉是被日轮炸开的,原来自己真的是陈氏皇族的后人,那么自己会是昭明太子吗?如果自己是陈氏皇族的后人,那么十六年溪畔的相遇自然不是巧遇,老师想必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师兄他也知道吗?

这才是他现在最大的压力。

——他必须开始正视很多事情。魔君出现在寒山如果真是一个局,说明他是有可能被抛弃的,如果他从西宁镇去往京都也是一个局,那么他一直是在无知地扮演怎样的角色?

过往无论是报考青藤六院还是参加大朝试,无论遇着怎样的障碍与艰难,他都并不是太过忧虑,因为他以为自己的根在西宁镇旧庙,他真正的底气在于老师和师兄,现在他发现,这一切有可能都是虚妄。

信任不再像以往那般笃定,道心又如何能像以前那般宁静?

如果连余人师兄都无法相信,那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能依靠谁呢?

陈长生经常被人称赞拥有远超年龄的平静与沉稳,但他终究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

当事情发展到今天、发展到今天这副模样,他终于有些承受不住了,怔怔地看着湖面上的烟波,心情有些难过。

台上忽然响起脚步声。

唐三十六和折袖走了过来。

他们看着陈长生的背影,有些担心。

自从陈长生回来后,便没有说过话,显得极其沉默,甚至有些落寞,明显出了什么事。

“天机老人究竟和你说了什么?”

唐三十六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走到他身边问道。

陈长生靠着栏杆,依然不肯开口说话,看着有些惘然。

折袖忽然说道:“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不能解决的问题。”

陈长生直起身来,转身望向他,很认真地问道:“如果有怎么办?”

折袖的回答非常符合他的性格,简单而且强硬:“大不了就是死。”

唐三十六在旁边补充说道:“而且想死,往往也没有那么容易。”

陈长生看着他们,忽然开口说道:“你们相不相信,我是昭明太子?”

不想说的时候,自然什么都不说,但终究还是有些不甘心,所以他开口说了,说便要说最重要的事情。

听到这句话,唐三十六看了折袖一眼,有些紧张。

其实京都早就有这方面的传闻,只是无论他还是陈长生本人,都觉得太过无稽,所以没有怎么当回事。但此时既然陈长生如此正式地发问,那么就说明,天机老人和陈长生说了这方面的事情,而且……这有可能是真的。

折袖依然面无表情,没有给唐三十六任何帮助。

唐三十六神情微怔,然后笑了起来,望向陈长生说道:“你这是在扯啥蛋?差着好几岁哩。”

陈长生没有笑,静静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不是经常说我早熟,说我像个老人?”

“早熟就代表你能平空多出几岁来?那黑山洼里的早熟猪种的辈子难道都比同族要高?”

唐三十六满脸嘲弄说道。

听着如此不雅的比喻,陈长生没有生气,也还是没有笑,继续认真地问道:“如果我是,那怎么办?”

唐三十六安静了下来,看着他认真说道:“就算你是,又如何?就当这是一盘猪耳朵,凉拌就好。”

陈长生知道他是在劝自己不要理会,只是……“圣后娘娘会让我活下去吗?”

唐三十六说道:“在周园里,南客准备让你活下去吗?在山道上,魔君准备让你活下去吗?”

陈长生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的惘然神情渐渐淡去。

“别人想你死,不代表你就要去死,无论是谁,南客、魔君,或者娘娘。”

唐三十六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往好处想,如果你真是昭明太子,那么只要活下来,你就是大周皇位的第一继承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神情非常认真,但说的内容极不认真。

他知道陈长生对皇位这种东西没有任何兴趣,只是想用这些话冲淡一下当前的压抑气氛。

“说起来,教宗和大周皇帝,做哪个好?”他看着陈长生微笑着问道。

陈长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答的人是折袖。向来待世事极为漠然的狼族少年,有些笨拙地出着主意:“还是做皇帝好,手底下有军队,有三十八神将,将来和魔族打仗,是统帅。”

真好。

有这样的朋友真好。

陈长生在心里想着。

西宁镇不知道是不是虚妄,他的存在不知道是不是虚妄,但至少他现在可以确定,在京都的这些日子无比真实。

“谢谢。”他对唐三十六和折袖说道,然后感觉到了些什么,说道:“我有些事情要先去处理一下。”

折袖不清楚他要去处理什么,唐三十六则很轻易地猜到了,尤其是在感知到自己的法器传来气息波动后,看到了楼下白沙浅水间一掠而过的那道裙影,这让他很郁闷,心想果然是个见色忘义的家伙。

……

……

那颗枣核静静地躺在白沙里,在清澈的湖水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带着她的气息,这颗枣核成为湖中很多游鱼极愿亲近的对象,表面被啄食的极为干净,非常光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雕了些线条的石头。

陈长生和徐有容坐在台边,脚浸在湖水里,没有刻意坐地更近,肩头时不时轻轻碰触。

这种距离,这种节奏,这种平静,是他们最习惯、也是最喜欢的,就像他们对彼此的感觉一样。

徐有容轻声说道:“能有这样的朋友,是很值得高兴的事情。”

陈长生说道:“你……没有这样的朋友吗?”

然后他想起来,她自幼便是整座京都呵护宠爱的小公主,是圣后娘娘与圣女悉心培养的继承者。从五岁开始,她就已经离开了普通的尘世,那么确实很难拥有普通、却又极珍贵的朋友。

徐有容微微一笑,说道:“斋里所有师姐师妹……甚至除了老师之外的长辈对我都很尊敬,哪里有办法随意地聊天,不过我在山下一个镇上倒有些能聊些心事的熟人……以后介绍你认识。”

听着这话,陈长生有些好奇,心想普通的小镇上怎么会有你的熟人?

“如果真要说朋友……其实离山里的师兄弟倒更像一些,只是毕竟不在一个地方,接触的机会相对较少。”

“听说……秋山君练剑的地方和慈涧寺隔得不远?”

“你想问什么?”

“没什么。”

“好吧,你没有说错,我一直把师兄当作极重要的朋友。”

“问题在于,他肯定不会这么想。”

“落落殿下拜你为师,却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说不过你。”

“因为你没道理。”

“好吧。”

“怎么不说话了?”

“你想听什么?”

“你……真的是昭明太子吗?”

小楼下的木台,顿时变得安静起来。

湖水轻轻地荡着,白沙静而不动,游鱼则远远避走,仿佛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

陈长生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不是。”

徐有容微微偏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肩上。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