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今日星光灿烂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8-07    作者:猫腻


梁笑晓,离山剑宗弟子,曾经的神国七律之一。

因为仇恨的缘故,这位本应该前途无限光明的年轻天才,最终走上了背叛人类的道路,与魔族勾结,在周园里掀起血雨腥风,试图暗杀陈长生和七间等人,事败之后,依然不肯罢休,用自己的死亡祭出了最强硬的手段。

只是随着苏离回到离山,离山内乱终结,陈长生回到京都,庄换羽畏罪自杀,一切争论与猜疑戛然而止。自此,梁笑晓便成为了离山最大的羞辱,或者说最容易被攻击的地方——先前那名绝情宗的高手,便是这样做的。

离山剑宗的回应很强硬,很清楚。

依照离山剑宗的门规,梁笑晓身死,还是被开革出了山门,不再被视作离山弟子,但在苟寒食等人眼里,那个曾经才华横溢的年轻剑客,依然还是自己的同门,更不要说梁半湖本来就是他的亲兄弟。

仇恨与不耻那只是一方面,同窗共修十年整,又怎会这么快便忘记?

唐三十六不解说道:“难道你以为他们不是在针对你。”

梁笑晓死在汉秋城的周园外,自刎而亡,但换个角度想,何尝不等于是死在陈长生的剑下?

就像庄换羽在天道院井畔自尽而死,天道院的师生包括那位大名关白,还是会把这笔帐记在陈长生的身上。

没有人说陈长生在这件事情里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但就像先前说过的那样,恩怨二字向来鲜明,不讲道理。

唐三十六就是想到这一点,才会提醒陈长生。

陈长生摇头说道:“也许……只是纪念。”

唐三十六微微挑眉,不是很相信这种说法。

折袖说道:“陈长生的意思是,如果你死了,不管是怎么死,他都不会忘记你,偶尔也会用用汶水三剑以表追忆。”

唐三十六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什么时候话变得这么多了?”

……

……

天凉郡与离山剑宗有宿怨,胡书生等人才会主动挑战,却连败三场,楸自别处的修道者自然不会自寻无趣,场面一时间变得有些冷清。

然后,钟会站了出来。

这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理所当然到观战的众人看到他走到场间、望向苟寒食时,下意识里松了一口气。

去年大朝试,陈长生是首榜首名,苟寒食第二,钟会第三,新颁布的点金榜,钟会还是紧随着这两个人。

大朝试结束后的一年半里,钟会进步神速,已经修至通幽境巅峰,与当时稍显侥幸的首榜第三相比,他在点金榜上的位置真实地体现了他如今在年轻一代修行者里的地位。但他还是在陈长生和苟寒食之下。所以他当然要在煮石大会上挑战苟寒食,然后是陈长生。

他平静地看着苟寒食,余光落在陈长生处。

这种平静代表着自信。

关飞白也很自信,同时很骄傲,他一向瞧不起钟会,觉得这名来自槐院的书生是在故作平静,冷笑了两声,便准备出场迎敌。

苟寒食拦住了自家的师弟——钟会没有开口,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挑战的对象是自己——他想要给予对方足够的尊重。

湖风轻轻地吹拂着钟会的衣袂以及石坪间的细沙。

苟寒食走在细沙表面,留下浅浅的脚印。

钟会看着他,神情平静甚至显得有些木讷地抽出了鞘中的剑。

随着他的动作,他的衣袂瞬间安静了下来。因为,从湖面吹来的那些风停了,被他散发的剑意斩成了碎絮,消逝于空中。

苟寒食微微挑眉,有些意外。

传闻与亲眼所见终究不同。

都说钟会已经修至通幽巅峰,甚至有可能成为秋山君之后第二快聚星成功的非凡人物,但只有亲眼看到,感受到那些逝去的湖风,人们才能确定,原来他的剑意已经强大如斯,距离那道门槛只差一步。

苟寒食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场间的气也变得凝重起来。

然而,与人们想象的不同,苟寒食的凝重,不是因为他发现了自己有可能会输,而是想着自己似乎不能再隐藏实力。

没有经过太长的思考时间,他便做出了决断。

一道若有若无、极其清淡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那些飘逝于空中的湖风,仿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感召,缓慢却又清晰地再次生成,飘飘悠悠来到他的四周。

此时艳阳当空,虽然是高寒峰顶,气温也随之渐暖,炽烈的光线落在湖面与那些石头上,折射而散,有些刺眼。

那些明亮的光线,没能直接落到苟寒食的身上。

因为他的身周飘荡着丝丝絮絮的湖风。

光线再次折射,然后散射,依然明亮,却不再那般刺眼,而且被湖风切割成了无数的光斑,映在他的青衫上,仿佛树林里的风景。

又很像无数颗星星。

那道若有若无的气息,忽然间变得澄静无比,清楚无比。无数星屑,在他的眉眼之间,衣袂之间轻轻飘舞,却不远去。

湖畔的石坪上一片死寂。

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人开口说话。

就在那些星屑开始飞舞的时候,钟会的神情便变了。

平静甚至有些木讷的神情,瞬间被震撼与挫败感所取代。

他的脸色变得很是苍白,看不到一丝血色。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终于醒了过来,颤声说道:“我败了。”

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他显得很痛苦。

说完之后,他却显得轻松了很多,收剑归鞘,转身而去。

湖畔的石坪依然安静。

一道清柔的声音响起。

“恭喜师兄。”

说话的人是徐有容。

很多人已经猜到或者是明白了钟会为何认输,但直到她说出这句话,那些人才敢真的相信,因为这确实有些不可思议。

全场俱静,安静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

苟寒食原来已经聚星成功。

他本人的神情很平静,离山剑宗的弟子们自然难掩骄傲,关飞白依然还是那张死人脸,但望向国教学院众人的眼光明显有些不一样。

陈长生感慨说道:“佩服。”

折袖说道:“第二快。”

年轻一代里,苟寒食聚星成功的速度可以排在第二。莫雨、天海胜雪聚星成功时的年龄都要比他现在大一些。

至于排在首位的,当然还是秋山君。

唐三十六面无表情,低声说道:“你得抓紧了。”

这句话自然是对陈长生说的。

苟寒望向国教学院众人方向,看着陈长生缓缓点头。

他没有说话,但陈长生明白他的意思。

陈长生沉默了会儿,然后站起身来。

场间一片哗然。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