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我且为君战一场(下)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8-16    作者:猫腻


“何事?”徐有容没有抬头,便是连睫毛也没有眨。

“有人要硬闯。”叶小涟有些不安说道:“是……国教学院的人。”

徐有容很清楚,敢闯南溪斋剑阵也要来见陈长生的必然是折袖,面无表情应道:“打断他的腿。”

叶小涟说道:“二位主教大人怎么办?”

这说是茅秋雨和凌海之王,作为国教巨头,即便南溪斋也要给予足够的尊重。

徐有容没有说话,因为她已经交待完了。

她只是静静看着榻上的陈长生。

叶小涟在槛外看着远处那道美丽的身影,心情微异。

她天赋不错,很小便进入慈涧寺修行。

慈涧寺和离山的剑坪隔得很近,她小时候经常能够看到秋山君在那里练剑。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样,她很自然地成为了秋山君的忠实追随者,所以后来在京都离宫的神道上,才会对陈长生出言不逊,却极可怜地被唐三十六骂的痛哭流涕。

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她去了周园,崇拜敬爱的对象……多了一个叫陈长生的人。

或者因为这个原因,她对徐有容一直隐隐有些嫉妒,只不过双方相差的太远,也无从诉起。

那年大朝试结束之后的春天,她从慈涧寺进了南溪斋,更加不会在徐有容面前流露出这种情绪,随着时间流逝,当初深藏心底的那抹嫉意早已消失无踪,甚至到最后,她崇拜敬爱的对象,也从秋山君和陈长生变成了徐有容。,谢谢!

就像当初京都里的百姓以及南溪斋的师姐们一样。

她这时候看着坐在榻畔的徐有容,觉得好生高大。

如果是莫雨在场,听着徐有容的说话,看着她此时的身影,一定会觉得她越来越像圣后娘娘。

叶小涟离去不久,楼外渐渐安静来。

徐有容静静看着陈长生,发现他不时皱眉,看来即便是在昏迷当中,也能感受到无穷的痛楚。

她的医术不能与陈长生相比,也算相当不错,握着陈长生的手这么长时间,默默感受着他的脉动,早就已经断定天机老人的判断没有错。

经脉尽断,那么该如何医治?

她回首望向窗外漆黑的夜色,没有看到繁星,才知道今夜有云。

确认没有人在楼外窥视,她转过头来,伸手解开了陈长生的衣裳。

破烂的道袍被丢到地上,亵裤也被脱了来。

在整个过程里,她的手指都很稳定,动作很干脆,没有任何犹豫,清美而略显苍白的脸上没有一抹羞意。

陈长生的皮肤很光滑,看着就像婴儿的皮肤一样吹弹可破,代表他当初经历过最完美的洗髓,哪怕经历了如此激烈的战斗,受了这么重的内伤,表面也看不出任何问题,哪怕再细微的伤口也没有一道,看着就像是雪老城里流行的彩瓷,涂着淡淡的一层粉色。

这样的肌肤或者是所有少女梦想的,徐有容的神情却是格外凝重。

因为那层粉色不是因为嫩,而是说明陈长生的皮肤面正在渗血。

经脉断裂后溢出的血,正在他的身体里慢慢地渗透着,随时可能从身体表面浸染出来,或者从眼睛与口鼻里流出来。

那些血不是普通的血,是他的真血,每血里都蕴藏着他的神魂。

徐有容想着陈长生在周陵里对自己说过的那番话,神情愈发凝重,脸色更加雪白,清亮的眼眸里终于出现了一抹焦虑的意味。

这是陈长生此生最担心的事情,也是她现在最担心的事情。

刚才她故意挑破天机老人的用意,不惜直接翻脸,就是要故意让天机老人离开小楼。

在京都的时候,陈长生曾经对她说过,他现在流的血,已经没有他最恐惧的那种味道,但很明显情况已经发生了改变。

或者就是他破境成功,引来无数星辉灌体的那一刻。

徐有容无法确定自己的推演计算是不是正确的,但她不能冒险,她不能让陈长生身体里的血流出来。

一道清淡却蕴藏着神圣意味的光,从她的掌心落,覆盖住陈长生的身体。

天机老人提醒过她,陈长生此时经脉尽断,任何力量哪怕是圣光的进入,都只会让他承受更大的负担,让伤势变重。

可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动用了圣光术,不是因为她完全不相信天机老人的话,而是这道圣光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清光落在陈长生的身体表面,却没有进入他的身体,而是停留在皮肤外极近的地方,距离约摸连十分之一根发丝都不到。

徐有容的手掌缓缓移动,清光随之而行,慢慢将陈长生的身体表面包裹了起来,没有任何遗漏的地方。

这等手法需要极强的控制,需要极其宁静稳定且强大的神识,世间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徐有容道心通明,施完这次圣光术后,脸色也变得再次雪白了数分。

陈长生身体表面的那层淡粉色,被那层极薄的圣光包裹后,变得更淡了些。

就算他真血的味道顺着毛孔散发出来,也会被圣光完美的隔绝住。

确认暂时解决了这个问题,徐有容的神情终于放松了些。

窗外湖风拂来,吹乱她鬓间的发丝,被香汗粘在了粉腮上,看着很是美丽。

湖风在寒山里拂着,夜空里的云忽然散了一瞬,银光落,松涛如银海一般,很是美丽。

山林里的野兽不知道是闻到了什么味道,还是被突然落的星光吓了一跳,带着被扰后的不安,对着满天繁星吼叫了起来。

在银海般的松林深处,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

树叶繁多,遮住了那个东西的大部分身体,只能看到露在外面的线条非常优美,而且在星泛着银光,显得格外圣洁。

一只眼睛在密叶间露了出来,满满的都是灵意与宁静,只是在望向山湖畔那幢小楼里,显出了几抹惘然的意味。

它明明先前闻到了什么味道,所以不远千里而来不顾湖畔那些可恶的直猴而来,为何……现在却没有那个味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它放弃了,转身向松涛深处走去,借着树林掩去所有的踪迹与身体。

满天星光之,只能看到一只银色的角在树叶里若隐若现。

寒山里的野兽们,因为莫名的躁动,对着星空吼叫着。

天池里的鱼也莫名地兴奋起来,在楼畔的水里不停游动。

数百只小黑鱼围着浅水细沙里的那颗果核,不停地啄食着,又仿佛是在亲吻,将那颗果核推的越来越远,直至湖水深处,再也不见。

徐有容从袖里取出布包,拈出颗蜜枣扔进嘴里,只是含着。

很甜。

糖,在这种时候可以帮着宁神静意。而且她喜欢吃甜食。第一次被带去圣女峰的时候,她还很小,圣女老师问她如何才能保持道心守一,她看着老师身后桌上的果脯匣子,扭着小身子,含羞说道:“唯蜜枣而已。”

想着小时候的事情,她含着蜜枣,开心的笑了进来。

然后她又想起来,前几天夜里和陈长生肩并肩坐在湖畔,当时也在吃蜜枣,但哪里守得住道心……心微微乱着。

不过,还是很甜。

她望向榻上的陈长生,心想虽然没有师兄生的好看,但也还算英俊,可以看看,而且比较耐看。

陈长生在睡梦里依然紧紧抿着唇,皱着眉,似乎很痛苦。

徐有容伸手揉了揉他的眉心,接着,指尖落在了他的唇上,如蜻蜓一般轻点而回。

“我不会让你死的。”她看着他说道。

因为含着蜜枣的缘故,她的声音有些不清楚,却又非常清楚。

把陈长生血的味道屏蔽住,只是解决了第一个问题,接来,她还要解决更麻烦的问题。

如果陈长生继续这样流血,哪怕那些血散在腑脏之间,他依然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怎样替他止血,这是很麻烦的问题,因为现在他承受不住圣光术。

而且就算血止住了,怎样替他补血,这也是很麻烦的问题,因为他失血明显已经太多,不可能指望他自身的造血机制。

换作别的任何人,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就像天机老人说过的那样,又像是关白那一剑隐隐寓示的那样,天道不可违。

天道终不可违吗?

徐有容要和天道战一场,就像替他挡那一剑。

她有信心。

因为他当初在救她的时候同时也教过她。

她取出桐弓,右手食指在左手腕间轻轻一划。

一道血痕出现在玉腕间,然后逐渐扩展,溢出越来越多的血。

天凤真血遇风而燃,散出无数光线,把她的眉眼映照的无比清楚,美丽的不可方物。

……

……

(这章好,我真喜欢言情。)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