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再见,疾驶的车辇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8-18    作者:猫腻


离开之前,她对陈长生说道:“准备好即刻回京,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肯定有人能够治好你。”

晨光熹微时,苟寒食等人再次来到小楼前,询问可不可以探视。

离山剑宗与圣女峰之间的关系向来亲近,前代圣女现在正和苏离去往另一个世界,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也可能是想着即将便要启程回京,陈长生极有可能再也没机会见苟寒食等人,所以徐有容没有拒绝他们的请求。

陈长生靠在榻上,盖着锦被,看着苟寒食三人笑了笑。

苟寒食说道:“是破境时出了问题?”

陈长生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关飞白急了,说道:“到底是还不是?”

陈长生说道:“确实是破境时出了些问题,不严重,只是有些麻烦,但归根结底,原因不在于此。”

苟寒食问道:“那是何因?”

陈长生看了关飞白一眼,说道:“当初你们都说我的命好,其实我的命真的不好,我有病。”

关飞白没好气说道:“有病就治,至于在我们面前来扮可怜?”

现在的具体情况,只有天机老人和徐有容知道,就连唐三十六和折袖都没有猜到分毫,来寒山天池参加煮石大会的修道者们,都以为陈长生是在破境聚星的时候,遇着了些小问题,苟寒食等人也这样以为,谁能想到,谁敢去想他已经命不久矣?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陈长生笑了笑,说道:“有道理,所以稍后我就会离开了,回京都去治病。”

“会有什么麻烦吗?”苟寒食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陈长生摇头说道:“不过就是路途远些,哪里会有什么麻烦。”

关飞白和梁半湖心想也对,陈长生年纪虽然不大,却是国教已经指定的继承者,当今南北合流大事已成,大周王朝正值鼎盛,国教在世间拥有亿万信徒,沿途还有茅秋雨和凌海之王这两位巨头在侧,哪里可能会有些什么麻烦。

便在这时,有南溪斋弟子进来禀报,说辇驾已经备好,圣女询问何时启程。

关飞白猜测了一夜时间,到此时终于忍不住了,看着他问道:“你和徐师妹……不,和圣女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长生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干脆不说话。

好在这时,唐三十六和折袖已经收拾完了行李,南溪斋的弟子们也过来相迎,便把这个问题混了过去。

唐三十六准备去扶他,却被南溪斋弟子叶小涟阻止。

叶小涟看着他平静而认真地解释说道:“圣女有命,非谕,任何人都不得接触小陈院长。”

唐三十六气急,说道:“要不是我知道那些破事,你以为我会忍?”

叶小涟也不理会他说的那些破事儿究竟是什么事儿,直接走到榻边,小心翼翼地把陈长生扶了起来,坐进了车辇里。

车辇未动,剑意随晨风而至。

关白站在石坪上,对辇里的陈长生说道:“抱歉,如此结果并非我意。“

陈长生说道:“与师兄无涉,纯是我自己的问题。”

关白说道:“但终究是因我而起,你是国教的未来,比我重要一万倍,若因为我,影响到人族对抗魔族的大局,我真是万死莫赎。”

陈长生说道:“听闻师兄前些年一直在北方抵抗魔族军中强者,很是敬佩,只盼有机会能与你并肩共战,只是……”

说到此时,他的心情终于变得有些郁郁起来。

还有很多事情他没有做,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魔域雪原虽然去过,却未曾帮那里的军民们做些什么。

关白自然不明白他这句话的真实意思,说道:“总会有机会,日后我们雪原再见。”

陈长生点了点头,说道:“再见。”

苟寒食等人也停了相送的脚步,与他告别。

陈长生看着他们,神情平静,心情却越来越低落,心想真的极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站在青松之,看着山道尽头渐渐消失的车队,苟寒食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关飞白有些不解,说道:“哪怕再重的伤,再麻烦的病,回京都后,有教宗大人亲自出手,自然能治好,师兄何必担心?”

“陈长生师从商院长,商院长便是计道人,我们也曾经看过他的医术,堪称圣手,徐师妹的圣光术早已修至极致,如果他们两个人都治不好这伤这病,那么还有人能治好这病吗?就算教宗大人真的可以,徐师妹为什么也要跟着他一道回京都?”

苟寒食一面说着,一面整理着自己的分析,越来越觉得不对,神情更加凝重,甚至有些严峻。

听着这话,关飞白醒过神来,望向山道尽头,听着隐约还能听到的蹄声,微急说道:“怎么办?要不要追上去问?”

苟寒食说道:“既然他不想说,何必去问?”

南归的车队高速前行,一路不知道撞碎了多少青叶与果子,山道上满是车辙与压烂的果肉叶絮。

陈长生没有在国教的车里,而是在圣女峰的座辇上,南溪斋的弟子们随侍在旁,随时可以组成剑阵,那些纱帘隔绝不了那些疑惑好奇的目光,她们的剑却可以隔绝那些目光打扰到纱帘里的人。

就像在湖畔楼里同样,圣女有谕,严禁任何人接触陈长生。

按道理来说,虽然徐有容是南方圣女,地位极其尊贵崇高,可陈长生毕竟是未来的教宗,国教中人怎么也没道理同意这样的安排,但不知道是因为那份曾经存在的婚约的缘故,还是圣女峰方面表现的太过强硬,以至于茅秋雨和凌海之王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在于陈长生自己没有反对这种安排,唐三十六知道内情自然不会提出异议,折袖则是还没有想明白整件事情。

五百里寒山,在车队的狂驰间很快便被留在了后方,出了写着天机阁三字的山门,很快便来到了山的那座小镇里。镇上的民众信徒们如潮水一般跪在道路两侧,甚至连田里都有人,却无法让圣女和未来教宗的辇架在这里作片刻停留,最终只能看到些烟尘和隐隐的画面。

雪原上的风雪与严寒被寒山挡住,北方的原野在夏天秋初的时间还算青葱,在近处看可以看到很多瓜果与新结的豆蔓,可如果往远处望去,那些代表着生命的绿意便会疾速谈淡,混着天边的风沙渐趋荒凉,看上去就像人族与魔族交战的主战场荒原一般。

纱帘翻飞,道路前方的风灌了进来,却吹不到脸上,陈长生知道,这座辇上附着某种阵法,如此才能配得上圣女的身份与地位,只是终究还是觉得有些过于奢侈,想要说些什么,又觉得不合适,待看到远方的莽莽景致,心思转到了别的地方。

他看着仿佛隐藏着无数骑兵的原野,说道:“昨天天机冷眼看着我去死,那么……忠于娘娘的很多人也会很想我死吧?”

大周朝廷的军队尽数在三十八位神将的统领之中,而除了枯守天书陵的汗青,所有神将都像薛醒川和徐世绩一样,绝对忠诚于圣后娘娘。

由寒山回京都归程漫漫,沿途要经过很多关隘重镇,如果双方真的撕破脸,随时可能会有军队来袭,他想要回到京都并不是那么简单。

徐有容身带伤势,又几乎一夜未睡,疲惫到了极点,出寒山后便一直在闭目养神,这时候听到他的感慨,睁开眼睛向远方望了一眼,说道:“那要看天机会不会把你的事情通知京都,通知谁,在我们回京之前,这消息会不会传到那些神将的军府里,而且我不明白,就算你活着又会对娘娘有什么影响,你的存在为何能够影响到她。”

陈长生看了看四周,只见轻纱飞舞间,到处都是南溪斋弟子的身影,唐三十六和折袖骑着马在二十余丈前,茅秋雨和凌海之王带着的国教车队则是在后面很远的地方,而且这阵法应该能够遮蔽神识的查探。

“你应该听说过娘娘逆天改命的传闻。”他看着徐有容说道。

徐有容隐约猜到他要说什么,挑眉道:“难道你也相信那些市井乡野无知者的胡话?”

陈长生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在凌烟阁里看过王之策的笔记。”

这是他老师告诉他的秘密,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但他没想过要瞒徐有容,因为她的身体里流着他的血,他的身体里现在也流着她的血,所谓血水交融,彼此信任,莫过于此。

很长时间后,他结束了讲述。

徐有容看着他说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娘娘当年就算逆天改命,也不可能如市井传言中说的那般。”

圣后娘娘事实统治人类世界已经超过了两百年,虽然在对魔族的战争方面表现的不如人意,对反对者的手段过于残酷,但在内政民生方面的表现堪称完美,即便是她的反对者也没办法在这方面做太多文章,可是直到今天,朝堂内外对她仍然怨气沸腾,她依然没有办法获得那些最朴素本份的底层百姓的真心敬爱,很大程度上便是因为那些围绕着她的邪恶传说,比如最著名的那一个。

相传圣后娘娘当年为了逆天改命成为人类世界第一个女皇帝,用未来的所有子嗣献祭星空,为了成功,她甚至不惜亲手捂死了自己的第一个儿子,还成功地栽赃给了当时的皇后……

“我也无法想象这样可怕的事情,我也不会用传言去指责娘娘,但你应该很清楚,娘娘和先帝相伴多年,确实是一个后代都没留来。”

陈长生说道:“娘娘可能没有主动地做出弑子这种恶事,但极有可能,这就是天道向她索求的代价,或者说她逆天改命的必要条件。”

徐有容说道:“你想说什么?”

陈长生望向近处的青青原野远处的莽莽大漠,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娘娘逆天改命……还没有成功。”

随着他的话音落,天地间忽然变得阴暗起来,不知何处飘来的云遮住了太阳,伴着一声雷鸣,天空里起了雨。

……

……

(这两天大庆雨了,温度降的厉害,在这盛夏里,感冒了,鼻炎犯了,前两年也有过类似经历,类似感慨,今天存稿子的时候,又出了问题,花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把这三千字稿子找了回来,真是惶恐到无言,险些愤怒到天明。)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