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你是最动人的果子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8-22    作者:猫腻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声音从教宗的双唇间渗出来,再不像先前的水声,寒冷刺骨。

陈长生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

他表现的很平静,实际上很紧张,握着轮椅扶手的手轻轻地颤抖着,甚至连脸上的血sè都因为情绪而变淡了些。

他并没有动用燃剑的方法,把真元的调动控制在某种程度上,以确保真血向体外渗透的速度不是太快。

但像教宗陛下这样的世间最强者,在如此近的距离内,自然能够闻到他的血的味道。

教宗陛下眼中的星海已经变成狂暴的星河。

陈长生在冒险,冒着生命的危险,甚至是超出这种程度的凶险。

他是故意的。

无法确切知道师父的意图,教宗师叔是他在这个世界最重要的长辈,却也是他最无法信任的人。

教宗先前说梅里砂大主教对自己没有恶意,那么他自己呢?

他必须清楚地知道,教宗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态度,对自己存的是善意还是恶意。

如果教宗对自己存的是恶意,那么他能从自己身上获得的最大好处,不过就是吃了自己。

这种诱惑与渴望,要比皇位重要的多,要比权势重要的多。亲手动輸入字母網址:неìУаПge。Соm即可觀看新章

教宗究竟会怎么做?

他静静地看着教宗眼中狂暴的星河,紧张的情绪渐渐消散,剩下的只是平静,真正的平静。

教宗看着他,眼眸里狂暴的星河愈发可怕,仿佛随时可能将整个世界吞噬掉。

……

……

徐有容站在光明里,静静看着墙上的壁画,抬着头,却不是仰视。

那幅壁画上绘着十二贤者像,这十二位贤者并不都是圣人,但在国教的历史里扮演过极为重要的角sè,地位甚至比圣人还要高。

据说这面数十丈高的石墙以及绘画所用的材料里,混着天石屑,只要有一点外界的光源,便能激发出无限光明。

所以无论白昼还是夜晚,这里永远都是如此的光明庄严。

忽然间,殿内的光线变得更加明亮,甚至有些刺眼。

徐有容微微眯眼,秀丽的眼睛像是柳叶一般,又像是剑锋一般。

她感受着光明里的狂暴能量,张开双臂。

啪啪两声轻响,桐弓被她握在了左手里,斋剑被她握在了右手中。

呼的一声!

洁白的双翼在她的身后展开,缓缓飘拂。

壁画上除了十二贤者,还画着很多圣人以及神使。

在最高处的那位神使神情漠然,眼神却极暴虐,仿佛恨不得要吞噬掉眼前看到所有生命。

这位神使司毁灭。

看着壁画里的这位神使,徐有容神情平静。

在光明殿里站了这段时间,她没有完全修复体内的伤势、恢复真元与圣光,但她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她已经强行把境界提升至巅峰,桐弓在左,斋剑在右,双翼齐飞。

如果战斗真的开始,她将不惜一切代价燃烧自己的天凤真血。

虽然她现在还没有聚星,但这种状态下的她,即便是关白施展出最强的天道剑,都不见得是她的对手。

然而这场战斗她的对手不是关白,也不是壁画里那位司毁灭的神使,而是壁画石墙后面的那位老人。

那位老人是这个世界的最强者。

……

……

与光明正殿一墙之隔。

教宗站在轮椅前,看着陈长生,眼眸里的星河狂暴奔涌着,脸上的神情异常漠然,仿佛无情无知的神明一般。

陈长生知道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心情反而放松了起来。

真相隐藏在夜sè的后面,以他的智慧无法看清楚,那么他选择用这种最粗暴的方法来撕开夜幕,哪怕只是一角。

忽然间,水声停止了。

先前清水从悬在空中的木瓢不停向盆中的青叶里落下。

陈长生曾经见过数次教宗替青叶浇水,知道那个木瓢里的水仿佛无穷无尽。

然而,今天木瓢里的水似乎空了。

就在水声停止的那一瞬间,教宗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丝,那些落在他麻衣上的、像符文般难解的星光斑痕,因此变形,有些模糊。

教宗眼眸深处的那道狂暴星河,也在那一瞬,出现了瞬间凝滞。

夜风轻拂青叶,星光照亮着夜穹,苍老的皱纹里不知隐藏着多少历史的真相,渐深……

教宗闭上了眼睛。

……

……

司源道人和数位红衣大主教以及更多的离宫教士这时候都在光明正殿外。

他们已经察觉到了殿内的异样,尤其是那些散溢出殿外的光线里的狂暴能量,更是令他们胆颤心惊。

在圣洁的光辉里,他们隐约看到了一双洁白的羽翼在徐有容的身后展开,能够亲眼目睹传说中的天凤血脉进阶苏醒,本是极值得震撼的事情,但他们此时却无法去体会这种感受,因为他们知道肯定有大事发生。

司源道人再也无法停留在原地,满脸寒意便向殿里的万道光线里冲了过去。

作为国教巨头,他拥有聚星巅峰的超强实力,距离神圣领域也不过半步之遥,那些蕴藏着狂暴能量的光线,并不能阻止他的脚步。

然而当他来到大殿深处时,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他隐约知道有大事正在发生,却不知道是何事。

洁白的双翼缓缓摇摆,徐有容左手执弓,右手握剑,平静的神情里隐藏着如临大敌的凝重,但她终究什么都没有做。

司源道人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抢先出手,要知道徐有容是南方圣女,在国教里拥有与教宗相同的地位,他若不问事由抢先出手,那是极大的不恭,甚至可以说是罪大恶极。

徐有容确实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看着石墙上的壁画。

她感受得很清楚,壁画上溢出来的光线虽然依然炽烈,但那种狂暴的感觉,正在渐渐的归于寂静。

她静静看着壁画,壁画里的人也在静静地看着她。

那里除了毁灭神使和云端的圣人,还有站在地面上,怜悯世人疾苦的十二贤者。

那些贤者的眼神是那样的清澈明亮,神情是那样的温和慈悲。

……

……

教宗睁开了眼睛,眼眸深处的狂暴星河已然消失不见,也看不到那片浩瀚的星海,只是一片清明。

他的眼神是那样的清澈明亮,他的神情是那样的温和慈悲。

他转身向盆中的青叶走去,于空中取下木瓢,在水池里盛了一瓢水,倒入盆中。

先前某刻因为狂暴气息而变得有些枯黄的青叶,转瞬间重新变得绿意逼人。

教宗又在池中盛了一瓢水,淋在了自己的身上,从头到脚都被打湿。

他又盛了一瓢水,走到轮椅前。

水珠顺着白发向下着,湿透的麻衣贴在身上,显露出因为苍老而枯瘦的身体。

哗的一声,教宗把木瓢里的水尽数倒在了陈长生的头顶。

夜殿幽暗,极少能见阳光,池中的水寒意难消,陈长生一个激零,浑身湿透。

淡淡的热雾从他的身体表面升腾起来,却未能飘远,便被教宗轻轻拂袖,散为无物。

他滚烫的身体顿时回复了正常的温度,那些正在往身体外渗溢的血,也被压制了回去。

教宗把木瓢放回原处,拿了两块干毛巾,给了陈长生一块。

“我现在知道,你师父为何要替你取名长生了。”教宗把脸上的水渍擦掉,对陈长生说道。

陈长生擦了擦脸,没有说话。

“果然,吃了你,便有可能获得长生。”教宗的声音很淡然。

陈长生看着手中微湿的毛巾,说道:“师父说那是神魂入精血的原因,其实我不怎么相信。”

“人人皆有神魂,谁能这般动人?你的与众不同,在于身体里拥有无数圣光。”

教宗看着他,目光极其悠远,仿佛看着另一个世界。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