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后事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8-26    作者:猫腻


苏墨虞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了看彼此的眼睛,发现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到底在说什么?”唐三十六盯着陈长生的眼睛。

“我要死了,大概还能再活二十几天。”

陈长生的声音很平静,神情很淡然,仿佛在讲述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

天要雨,娘要嫁人,屋顶的衣服谁来收?

瓦坛里泡的新鲜辣椒已经扎好了眼,平时不要忘了随时加坛沿水,不然坛子里生了白,再限的泡菜都得扔掉。

从长辈那儿听说,泡菜坛子里如果生了白,可以放烈酒来救,只是那泡菜又如何谈得上完美?

看那边黑洞洞,好似贼人巢穴,看起来,真的要雨了啊。

安静,仿佛死寂。

只能听到喷泉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唐三十六终于再次开口:“你在开什么玩笑?”

他们都很清楚,陈长生是一个最不会开玩笑的人,更不会用这种事情开玩笑,所以他们的脸色都很难看。

看着四人的神情,不知为何,陈长生觉得有些抱歉。

轩辕破的声音有些发颤:“你怎么了?”

唐三十六和折袖随他一道去的寒山,知道他被魔君重伤,看着他破境聚星,然后倒,却不知道原来问题如此严重。跪求百独黑*岩*閣

因为陈长生没有说,他们便不问,哪怕到了此时此刻,他们依然没有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着他。

有些事情终究是需要解释的,因为只有解释清楚了,才算交待完毕。

陈长生看着四人说道:“我有病,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病。我的经脉一直都有问题。我很久以前就知道自己活不过二十岁,一直没有对你们说,这是我的不是,我本以为自己能解决这个问题,没想到在寒山上发病了,经脉尽碎,没有办法重续,所以可能要死了。”

“你究竟想说什么?刚才那些话算是交待遗言吗?”

唐三十六剑眉微挑,看着他嘲讽说道:“有病就去找医生,和我们在这儿扮悲情作甚?”

所谓嘲讽,只是为了掩饰听到这段话的不安与恐惧,还有莫名的怒气。

“我就是最好的医生。”

陈长生看着他解释道,声音很平静,神情很真挚。

他不是在自夸,只是在陈述事实,然而还是像以前那样,让人无话可说。

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特殊,或许唐三十六会做出相当激烈的反应,但现在,他只是沉默了。

“教宗?”折袖忽然开口问道。

陈长生摇了摇头。

苏墨虞说道:“那圣女呢?她的圣光术可以说是举世无双,怎么会治不好你的病?”

唐三十六也是这般想的,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忽然间想起了些事情,把那些话尽数咽了回去。

从寒山归来的万里旅途里,他和折袖亲眼看到徐有容没有离开过陈长生身边一步,再联想到回到京都后,徐有容不顾那些风言风语,不在意东御神将府的颜面也要留在国教学院里,表明她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而且她也没有解决的方法。

场间再次陷入沉默,大家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陈长生带着歉意说道:“对不起。”

唐三十六再也无法压抑住心头的情绪,咬牙寒声道:“你要死了,和谁说对不起呢?”

“世间万事,只有死是自己的事,但我觉得你的态度有问题。”

在知道这个震惊的消息后,折袖表现的最为平静,他看着陈长生的眼睛说道:“你既然现在还活着,就不能想着自己是个死人,哪怕这些天你只能怀着必死的心活着,也要把重点放在后面两个字上。”

陈长生明白了他的意思。

在风雪连天的北方原野上,被狼族部落赶走的折袖,身有恶疾,却还战斗不辍,他对这种事情最有经验。

“是的,但总要提前做些准备,有些事情需要安排。”

陈长生望向唐三十六说道:“有容她……与我曾有婚约在身,她是我的未婚妻,虽然现在婚约解除了,看情形我也没有办法娶她,但我会把她当作妻子看待,不过该分的财产年初的时候就已经分清楚,我会整理一些事物,到时候你帮我给她。”

唐三十六习惯性地想嘲讽几句,比如像你这种穷酸能有甚值钱的遗物,但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

陈长生接着说道:“落落是我的学生,把我的财产给她留三分之一,我师兄那里也留三分之一,还有三分之一留在学院里,那些家境差些的学生可以申请着用,至于你们,我送过你们剑,别的就不留了。”

折袖和轩辕破并不富裕,但有唐三十六在,不用他操心。

“国教学院真让我来接手?”苏墨虞说道:“我有些不安,因为这担子有些重。”

说话的时候,他望向远处那些在楼里在廊读书的学生们。

去年秋天的时候,国教学院招收了一百多位新生,按照大周朝和国教的规矩,这些新生再也没有办法改投别的学院,也就等于说,他们把自己的命运和国教学院的命运连在了一起,如果陈长生真的死了,国教学院自然没有现在的风光,那么还能撑多久?

“还是我来吧。”唐三十六面无表情说道:“没奈何天生就是主角的命,再说院长嗝了屁,可不得我这个院监出面。”

陈长生闻言微惊。当初在湖畔一番长谈后,他比谁都清楚,唐三十六承受的压力有多大,他在京都在国教学院过着自由的生活,然而随着成长,汶水唐家一定会要求他尽快回去继承家业。

唐三十六说道:“我那个老子虽然不成才,但终究是我老子,再说老头子的身体看着也挺好,应该不会太着急。”

陈长生知道这是假话以汶水唐家就算不着急培养继承者,也不愿意看着唐三十六身处险境,长时间停留在京都。

“如果你真的死了,我晚回去两年,他们应该也能理解。”

唐三十六看着他正色说道:“所以你可千万不要骗我,到时候可一定得死啊。”

这自然是玩笑话,只是不好玩,很生硬,尤其是在这种时刻,硬的就像个放了两个晚上的冰馒头,噎的人说不出话来,很难过。

苏墨虞看着陈长生说道:“放心吧,我会留来看着他的。”

折袖说道:“如果你死了,我办完那件事情后,就会回北方。”

他是来自北方的狼,只是偶尔在繁华的京都停留,治病养伤,伤好后自然就要离开。

只是他要办完哪件事情?

场间的气氛有些压抑沉重,听着折袖的话后,更添了几分寒意。

他们都知道,折袖在离开京都前一定要做的那件事情就是——杀周通。

……

……

陈长生是国教学院时隔十余年后的第一个新生。

国教学院也正是因为他而新生。

要说在京都他最放不的是什么,除了那些人,自然便是这座清幽的学院。

他离开这个世界后,国教学院可否还能继续存在?是否还能像现在这样存在?

唐三十六和苏墨虞给出了自己的承诺,折袖在唐三十六承诺会给够足够的银钱后,向陈长生表示自己会随时替国教学院出手杀人,请他放心地离去,在那一刻,陈长生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闭上眼睛,做出溘然而逝的模样?

当他们望向轩辕破,想要知道他的打算时,轩辕破忽然说了一句话便走了,他说的那句话是:“我走了。”

轩辕破走的非常快,毫不拖泥带水,没有任何犹豫,仿佛有谁在追杀他,又像是国教学院要垮了一般。

“这就是树倒猢狲散吗?”

当最后确认轩辕破连灶房里的玄铁重剑都拿走后,唐三十六吸了口凉气。

折袖面无表情说道:“他明显是急着回白帝城。”

唐三十六不解说道:“他回白帝城做什么?”

“去找落落殿,告诉她陈长生要死了,只有落落殿才能请动白帝陛来京都替陈长生治病。”

折袖说完这句话,望向陈长生继续说道:“你看,很多人都不想你死,落落殿肯定也不想你死,而且不要忘记,你要替我治病,如果你死了,我可能过两年也会跟着死,所以你最好活着。”

陈长生说道:“我会尽量争取。”

天道或者说命运对他来说向来不公平,很是残忍,但这个世界对他来说还算不错,有很多人都不舍他的离去,比如落落,比如轩辕破和唐三十六,而且他如果死了,折袖怎么办?黑龙怎么办?谁会管她?

就在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国教学院来了一位访客,这位客人身份尊贵,却也是极大的麻烦。

如果徐有容这时候没有被召进皇宫,陈长生还在楼里,那么一定没有办法与陈留王见面,更没有办法说这些话。

“你……真的是昭明?”

天光透过喷泉的水花漏,落在陈留王英俊的脸庞上,变成很多光斑,组成复杂的图案,恰如他此时的神情,复杂而且感慨。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陈长生和这位陈氏皇族的代言人见面次数不多,但相处的极不错。

他没有想到,对方会如此直接地问出这个问题。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