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我要离去的意思(上)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8-30    作者:猫腻


时间不停地行走,车厢里的两名清吏司官员脸色更加苍白,没有再作停留,离开了百花巷。

星光照着周狱,照着海棠树,照着周通身上的大红官袍,如地狱,如仙境,如血海。

听着属的回报,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就像死人一样。

国教学院里有南溪斋的剑阵,外有国教骑兵,离宫看似没有做什么,但事实上早有准备——茅秋雨一直在百花巷里的那间客栈里,两袖清风,却有神器在身。国教学院里还有十八位红衣主教,夜色里还隐藏着梅里砂提前留的一些强者。

周通用了十余名精锐刺客的生命,确定了这些事实。

这样的阵势,即便圣后娘娘真的调动羽林军,也不见得能够杀死陈长生,除非她亲自出手,而且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不然教宗陛肯定会出现——他根本就没有指望今夜能够杀死陈长生,只是试探,结论是不行,必须寻找别的方法。

京都郊外的某间庄园里,有些人也正在讨论相同的事情。

“不行,想要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攻进国教学院太难了。”

“这些年族里花了这么多钱,难道都喂狗了?”

“如果是别的事情大概都能办,但这件事情不是小事。”

“你首先要告诉我,国教学院里我们到底有多少人。”:黑||岩||閣 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我们在国教学院里确实有内应,在国教骑兵里也有内应,甚至就连离宫方面我们也能找到愿意帮助我们的友人,但徐有容的应对简单却非常有效,只要南溪斋的剑阵存在,我们就没办法靠近小楼。”

“我就不信,那些小姑娘组成的剑阵能拦住我们。”

看着那名子侄兴奋的神情,天海承武微微皱眉,抬起右手阻止了堂间的争论,问道:“你姓周,还是姓王,或者姓苏?”

周是周独|夫,王是王之策,苏是苏离。

千年以来,只有这三个人曾经闯过圣女峰,破过南溪斋的剑阵,然而即便是他们,也为之消耗了很长时间,付出了很多心力。

天海家现在有谁能够及得上这三位传奇人物?又有谁能够有信心在教宗显圣之前,破开南溪斋剑阵,进小楼杀死陈长生?

听着这话,那名子侄无话可说,涨红了脸,低了头。?

天海承武看了眼始终沉默不语的儿子,然后对族人们漠然说道:“圣女聪慧,推演之术举世无双,哪里会留丝毫漏洞。”

……

……

“国教自然会护着陈长生,圣女以为再加上她愿意护着陈长生,圣后娘娘或者会有所忌惮,至少不会亲自出手,所以陈长生是安全的,但她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陈长生并不是一个死人。”

周通看着属们面无表情说道:“既然不是死人,那么就一定会有自己的想法,如果他自己想要离开国教学院,谁能阻止他?”

属们不是很理解,问道:“他为什么要出来?”

周通站在庭前,看着那株海棠树,没有说什么。

他看到过天机阁与皇宫之间的传书。

天机老人在传书里说陈长生快要死了。

他知道,像陈长生这种人绝对不会就这样安安静静地死去。

……

……

酒杯落在坚硬的梨花木桌上,发出一道沉闷又有些清亮的声音。刚从拥雪关回京不久的天海胜雪抬起头来,嘲讽望向堂间的那些族兄族弟,最后视线落在父亲处,说道:“只能等他自己走出国教学院。”

天海承武的神情变得柔和了起来,有些欣慰,然而一刻,欣慰随夜风而散,神情重新变得严肃,声音也变得寒冷了起来。

“他会出来,只要他踏出国教学院一步,就杀了他。”

……

……

夜色如前,还是那般安宁,仿佛先前那些倒的身影只是幻觉,并没有很多可怕的刺客曾经来过,然后被一一杀死。

折袖静静看着湖畔,确认那些刺客已经死光,心情却没有变得轻松起来,还是有些担心,从榕树上滑,向小楼里走去。

无数剑意隐而不发,暗自循符着天地间的法理,交织在小楼四周的空间里,如果有人擅自闯入,必然会激发无数道可怕的剑光。

折袖视若无睹,就这样走了过去。

那些剑意还是隐藏在夜色里,没有激发,向他的身体斩落。南溪斋的弟子们很清楚他与陈长生之间的关系,圣女被请进了皇宫,她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决断。

世间并没有真正的算无遗策,哪怕徐有容极擅推演,命星盘上契星空,却依然算不透某些事情,比如人心。

折袖就这样走过了南溪斋的剑阵,走进了小楼里。

然后,他看见了唐三十六。

唐三十六很担心陈长生,所以他理所当然会出现在这里,很明显,徐有容留的所有安排对他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他在做什么?折袖看着唐三十六问道。

只是半天时间过去,唐三十六便显得疲惫了很多。

陈长生即将死去的事实,让所有人都承受了极大的心理压力,做为陈长生最好的朋友,他的心情更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唐三十六没有回答他的话,看着房间紧闭的门,神情有些黯然。

折袖不再多言,直接走上去,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没有人。

看到空空的床与无人的书桌,他和唐三十六的脸色顿时变了。

片刻后,收到传讯的苏墨虞也赶到了这里。

“怎么办?”

苏墨虞的神情很是焦虑,说道:“我们得赶紧报知离宫。”

折袖沉默片刻后说道:“不要。”

“有一种巨兽,在知道自己将要死亡的时候,会自己走到非常遥远的地方,安静地等待着最后那刻的来临,不愿意被任何人看见,可能它觉得这样才能保留住最后的尊严。”

唐三十六说道:“陈长生大概就是这样想的。”

折袖说道:“猫在临死前,也会这样做。”

床上的被褥被叠的整整齐齐,就像豆腐块,书桌与书架上纤尘不染,仿佛是今天才新买,陈长生离开的时候似乎什么都没有带,包括书架上的那些旧书还有那个被水泡烂的竹蜻蜓,只不过轩辕破这时候不在,不然可能会发现国教学院的厨房里少了一把砍骨头的菜刀。

另外,叶小涟走进藏书楼准备休息,发现被褥旁多了一个小箱子,打开箱子她看到了一封信,落款是陈长生,他说这是给徐有容的。

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半个时辰的夜半时分,陈长生从藏书楼的窗户里跳了出去,穿过茂密的树林,来到湖对岸的厨房里,拿出了一把菜刀,撑开黄纸伞,翻过新修的那截围墙,离开了国教学院。

南溪斋女弟子们发现自己保护的目标消失了,其后没有多长时间,这个消息便传到了城郊那座庄园以及北兵司胡同的那座院落里。

初秋的海棠树自然没有花开,也还没来得及落叶,青青如茵,随夜风轻拂。星光落在大红色的官袍上,再反射到海棠树,时起时伏的青叶被镀上了一层腥红的色泽,仿佛变成了一片血海。

“我不喜欢任何脱离控制的变数,我希望你们能够尽可能地早地把这种变数消除,换句话说,你们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找出他来。”

周通站在台阶上,看着黑压压跪满庭院的官员们面无表情说道:“然后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必须要杀死他。”

庭院里的官员们沉默着如潮水一般散开,只留那株孤伶伶的海棠树以及两个穿着大红官袍的官员。

有资格与周通并排站着的官员很少,程俊便是其中之一。作为同样深受圣后娘娘信任的权臣,在民间的八虎称谓里他只排在周通之。

“夜闯国教学院暗杀是一回事,他离了国教学院,我们若还想在京都里杀了他,这便是明杀……教宗不会放过我们的。”

程俊任着大理寺卿,却没有丝毫周律赋予的庄严感,三角眉倒悬,鼻塌唇薄,仅从面相上看都极令人厌憎。

圣后娘娘最初用的这些官员,都是极被官场排斥曾经的失意者,因为最开始的时候,没有哪位真正德才兼备的官员愿意效忠她。

“除了娘娘,世间有谁曾经愿意放过我们这样的人?”

周通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在星光的照耀,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仿佛并非活人,笑容也显得诡异而可怕。

……

……

陈长生离开国教学院的消息传到了那座庄园,天海家的议事匆匆结束,人们迅速散去,家族的意志随之传遍整座京都,从羽林军到京都府,无数人进入夜色里试图找到陈长生然后杀死他。

天海承武走到秋树望着极远处那团明亮的灯火,沉默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那是甘露台,娘娘最喜欢停留的地方。

看着父亲的背影,天海胜雪也沉默着,他觉得今天有些不对劲。想要杀陈长生当然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但不应该让整个天海家以这样的姿态狂飙起来,因为这阵势太大,因为这不见得能找到陈长生,反而更容易警醒那边的人,甚至有些像是一种告知,为什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