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吃了你的理由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9-03    作者:猫腻


小姑娘容颜如画,清美绝伦,就像一朵新生的黑莲,眼神却很是漠然,深处隐藏着残暴意味,加上漆黑的竖瞳,显得格外妖异。

陈长生很长时间都说不出话来——他这时候自然已经猜到这个穿黑衣的小姑娘是谁,尤其看到她眉间那粒仿佛朱砂般的血线后。

他知道以龙族的寿元看来,她是一个小姑娘。

他曾经听徐有容说过,她就是一个小姑娘。

但他还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会真的是一个小姑娘。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陈长生终于从这种震惊里醒过神来。

他向着她走了过去,动作有些慢,因为他有些紧张。

小姑娘抬头看了他一眼,似有些不耐烦,凛意十足。

陈长生看着她眼神里的漠然与残暴,还有那种居高的感觉,有些不舒服,但知道这并是她的本性,不是她对自己很轻蔑。

那是高阶生命对相对低阶生命发自本能里的俯视。

就像人类看着被草原上的牛马一般,或者有喜爱有同情有尊敬,但那都是居高的感情施予,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

陈长生走到她身前,她微微低头,似乎不想让他看清楚自己的容颜,又或者是为了掩饰内心的紧张而故作漠然,却不知道对人类男子而言,一低头最容易让他们脑补成温柔与娇羞。好看的小說就在黑=岩=閣

“我不知道……你……可以这样。”

陈长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清楚她为什么愿意用人类化形与自己相见。因为他要死了,她想要表示一些什么。他不是很清楚她想要表示什么,隐约有所猜测,自然难免紧张。

“我不让你死。”小姑娘抬起头来,看着陈长生说道。

这时候她已经恢复了平静与漠然,明明坐在地面,要比陈长生矮很多,仰视着却像是在俯视着他,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吩咐或者命令。

陈长生心想自己又何尝愿意死,紧接着他想起来,今天白天的时候,有容去皇宫之前,似乎也对自己说过类似的话。

“刚才我说了,光阴卷应该能够助你破禁离开,从去年的时候我和有容就一直在探讨怎么救你出去的问题,这次路上她也出了很多主意,稍后我布的阵法,实际上就是她画的草图。”

不知道为什么,陈长生看着她很认真地说了这番话,可能是因为隐约的猜测让他不想她将来对有容有任何意见。

小姑娘扭过头去,就是不肯说出一个字。

她没有想到徐有容会帮助自己,有些吃惊,但也仅此而已。

陈长生说道:“我以为你至少会谢谢她一句。”

“她天天跟你在一起,结果你却要死了,你觉得我会感谢她?”

小姑娘的声音忽然变得尖利起来,显得很是愤怒。

陈长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虽然按道理来说,他们相见这么多次,已经很熟,但这是他第一次与小姑娘的她见面,难免还是会有些陌生感与尴尬。

“这个……吱吱姑娘。”

“我说过不要叫我吱吱!”

小姑娘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有名字。”

陈长生想起来徐有容曾经对自己说过,好像当年小黑龙就有名字,似乎是叫朱砂,然而还没有开口……

“我叫红妆。”小姑娘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

陈长生自然不会在这种小事情上与她争辩,说道:“我要去布置阵法,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

从去年秋天到今年夏天,他来这里很多次,研究石墙上的阵法,思考如何破阵助小黑龙离开,一直都没有让她旁观过。

不是他的破阵方法有什么秘密,而是她不感兴趣,或者说她并不相信以陈长生的能力,能够破除掉王之策布的禁制。

但今天他要前去观看,因为以后可能没有机会了。

小黑龙想了想,站起身来,转身后远方的那座石壁走去,因为行动有些不方便,她很自然地提起了黑裙,于是露出了那双赤足。

她的赤足洁白如雪,踩在满地冰霜上,冰霜顿时逊了三分。

两根细细的铁链,系在她的脚踝上,铁链色泽乌黑,表面已有锈迹,与雪白的脚踝相映,更是鲜明无比。

数百年的时光流逝,她不知道在地底尝试过多少次脱困,铁链已经深入她的脚踝里,可以清晰地看到伤口,甚至隐隐可见白骨。

只是看着这个画面,便觉得很疼,更不要说她自己。陈长生走上前去,把铁链抓在手中,小心翼翼,确保不会磨擦到她的脚踝。

她的能力虽然受到阵法的禁锢,但保留着很多龙族的自有能力,能够在地底空间里自由地来往,陈长生的速度也很惊人,按道理来说,他们可以很快便掠至十余里外,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走的很慢。

穹顶如满天繁星般的夜明珠依次熄灭,只有最远处的石墙方向还残着些光线,她提着裙摆,他提着铁链,就这样消失在夜色里。

幽暗的光线落在石壁上,把两位传奇神将的脸耀的阴晴不定,他们手里握着的铁链更是仿佛镀上了一层巫族的毒液,令人心寒。

陈长生站在石壁前,看着石壁上的画像以前隐藏在石壁里的阵法,思考推演片刻后,从剑鞘里取出早已备好的事物,开始布阵。

时间缓慢地流逝,他做的特别专注,眉心不时皱起,却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障碍还是体内伤情发作带来的痛楚。

小黑龙习惯性地坐在满地冰雪里,抬着小脸看着石壁上的画像,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漠然的眼神里隐隐可以看到些悔意与惘然,只有当她望向陈长生的时候,那些负面情绪才会渐渐谈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陈长生终于结束了布阵,他仔细地检查了两遍,确实没有遗漏与问题,才真正地松了口气,从两年多前,他从皇宫里的地底来到此间之后,他对这两道囚禁住黑龙的铁链研究了很长时间,他可以说把自己平生学会的所有道法知识都施展了出来,这大半年里更是得到了徐有容的很多帮助,他相信一定能够生效。

他取出光阴卷交到黑龙的手里,然后看着她神情认真说道:“你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自己暂时昏迷不醒?”

小黑龙睁圆眼睛看着他,心想这是什么要求。

陈长生本来还准备再说些什么,但看着她的神情便知道她不可能答应自己,只好说道:“无论稍后发生什么事情,你最好能够忍住。”

小黑龙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伸手准备把他击倒,然而却晚了。

悄然无声,仿佛柳树的叶片割裂初春的微风。

锋利无双的无垢剑,出鞘然后落。

陈长生的手腕上切开了一道细口,鲜血涌了出来。

他的血明显有些问题,泛着淡淡的金色,仿佛拥有无穷无尽的能量,圣洁无比,却又给人一种极为妖异的感觉。

他的圣光之血,里面还有徐有容的天凤真血。

随着他切开自己的手腕,鲜血遇到地底空间里寒冷的风,一道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香味,以无法理解的速度向四周蔓延。

这种香味很像是青草的味道,更像是青草上的露珠的味道,像初生的鲜果的味道,更像是鲜果刚刚成熟,却被夜风吹了一宿后的味道。

如果任由这种情况继续,这股味道顺着北新桥进入京都,只怕整座京都的人都会因此而疯狂起来,就连天书陵里的鸟都会狂飞而至。

幸运或者说陈长生早有准备的是,他刚刚布置好的阵法里有徐有容当初在寒山用桐弓帮他隔绝血味的阵意,以他鲜血里的圣光为基,能够有效地将血味消除,再加上黑龙天然散发的极致幽寒,可以确保在这种味道自然淡化之前,应该不会飘出北新桥去。

但有个问题。

小黑龙就在他的身边,就在阵法笼罩的范围之内,一直在看着他做这些事情,那么她自然也就闻到了这股味道。

铮的一声脆响!

铁链被绷的笔直如线,她的身体飘浮到了半空中,黑发向着后方狂舞,黑色的衣裙同样舞动着,美丽的脸上煞然无情,仿佛神魔一般。

她妖异的竖瞳里涌现出无数种情绪,复杂到了极点也冲突到了极点,那是至高阶的生命对另一种至高阶的神圣能量的天然亲近,又是一位强者对真正永生的无尽渴望,更是生物本能里的那种**。

她居高看着陈长生,贪婪却又不安,渴望却又悲伤,不停地挣扎着,直至最后,她终于渐渐变得平静来。

平静并不代表着安全。

她虽然是高贵而强大的玄霜巨龙,但毕竟年龄还小,而且自幼便离开南海登陆,没有受到过龙族的完整教育,所以她没有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如何避免精神意志被这种**控制。

她的神情很平静,眼神却很暴虐。

她决定吃掉陈长生,因为他太好吃了。而且她有足够的理由吃掉陈长生,就算星空降天道意志来问她,她也可以毫无愧意。

“你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我把初血都给了你,居然还和别的女人勾三搭四,为了实践当初的誓言,我要一口生吞了你!”

说完这句话,她的气息以恐怖的速度提升,瞬间便突破了数境,直接来到了神圣领域,然后向着地面的陈长生扑了去。

……

……

(八月最后一天,不说别的,就想说,谢谢大家,很喜欢大家,别看我最近不说话,其实一直都有在看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