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兄弟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09-11    作者:猫腻


这时候的他半个肩和手臂都被陈长生的刀削掉了,眼睛也瞎了一只,如果要说像狗,那么必然是一条丧家犬。

薛醒川皱了皱眉,说道:“好好静心养伤便是。”

周通还是没有听他的,艰难地转了转颈,望向宫殿门口,看见了那把椅子,知道先前薛醒川就是守在那里,沉默了很长时间。

然后他问道:“娘娘有没有来?”

夜穹里繁星似锦,殿外的地面上洒落了星光,如水一般,很是清静。

薛醒川沉默了会儿,说道:“你知道的,京都今夜局势紧张,娘娘要关注离宫那边的动静。”

“是吗?”周通像条老狗一样眯了眯眼睛,左眼里传来的痛楚让他皱起了眉,声音也颤抖了起来:“那……娘娘有没有说什么?”

这次薛醒川沉默了更长时间,没有说话。

周通扯起唇角,露出一个难看甚至有些恐怖的笑容,看着他说道:“你看,我真的就像一条狗,就算快死了,主人也不会在意什么。”

薛醒川看着他沉默片刻后说道:“小时候我就对你说过,你可以不这样过。”

明明身受重伤,也不知道周通从哪里来的气力,声音怨毒说道:“我不这样,难道像你这样吗?”

薛醒川再次沉默。

“打从娘胎里开始我就抢不过你。你生下来的时候,足足有八斤八两,我呢?五斤都不到。倒也罢了,反正家里穷,怎么养也都这样,但薛家的大娘生不出儿子想偷偷抱一个去养,找到了咱家……换作是我,也会选你这个白胖子,不会选我这个瘦猴不是。”

周通说道:“后来薛大娘又生了一个,决定把家业传给亲生儿子,怕你生怨,才在临死前悄悄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你,我承认,那之后你对父母不错,对我更不错,带着我一道上学,一道读书,但你有没有想过,我要冒充书童跟着你在一起,凭什么?”

薛醒川说道:“在人前没有办法,在自家院子里,我对你都是兄弟相待。”

周通嘲讽说道:“可那只能是没有人的时候,在人前,我只能看着你和薛河在那里兄友弟恭,你说我是什么感觉?”

薛醒川沉默了,不再说话。

“我在娘胎里先天不足,便是连修行天赋也及不上你,如果不是后来进了清吏司衙门,在监狱里遇着那个老鬼学会了大红袍秘法,后来又到处抄家搜刮功法,我如何能够修行到现在这种境界?如何能够及得上你?”

周通面无表情瞪着宫殿的上方,继续说道:“但大红袍秘法有问题,我后来修的太杂,这辈子也没希望走到那一步,而你却是一步步向着那边在走,我就不明白了,同样是双生子,为什么我们的际遇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事隔多年,重新在京都见到你的时候,我没有想到,你已经进了清吏司……但即便从那时候起开始改变,也不见得来不及。”

“来得及做什么?我不替娘娘卖命,不替娘娘杀人,我就会失去娘娘的恩宠,我就会被那些人杀死。”

“放心吧,娘娘会给你一个交待的。”薛醒川安慰道。

然而在内心深处,他自己都不相信这句话。

便在这时,宫殿外响起脚步声,来的不是圣后娘娘,而是送药的医官。

经过仔细地检查之后,那位医官小心翼翼地捧着盛着药碗的木案来到了榻前。

从脚步声响起的那一刻起,周通便一直盯着那名医官,脸色很苍白,唯一的眼睛里流露着异样的凌厉的光芒。薛醒川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是怎样的失望甚至绝望,却也没办法做什么安慰,从医官手里接过药碗,单手把他扶起来,准备喂他喝药。

周通看着药碗里黑乎乎的药汁,感受着里面蕴藏着的神圣气息与药香,脸上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怪异。

“怎么了?”薛醒川问道。

周通的声音微微颤抖,莫名令人心悸:“我……不放心。”

“不至于此。”薛醒川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看着他认真说道:“娘娘不是那种人。”

“我替娘娘办的事比你们加起来还要多,我比你们更清楚娘娘是哪种人,反正我不放心。”

周通的声音愈发尖利,又因为伤势而有些气息不足,听着就像破了的风箱,呼呼作响。

这时候的他看上去就像一个倔强的孩子,因为不喜欢药苦,所以别过脸去,紧紧闭着嘴,打死都不肯喝这碗药。

薛醒川看着怀里的他,想起很多年前在老宅的时候,他就是这样不肯喝药,脸上不禁露出一抹回忆的微笑。

等京都里的这些事情办完后,就让人把他送回老宅养老吧,相信除了娘娘和自己还有薛河,再没有人知道他会在那里。

薛醒川想着这些事情,端起药碗喝了一口,说道:"你看,这药没事,也不苦。”

很多年前,他哄周通喝药的时候,就是这样做的,他会替他先喝一口。

周通看着这幕画面,忽然哭了起来,喉间呜呜作响。

薛醒川也有些感动。

周通哭完之后,精神更加疲惫,却放松了很多。

他看着薛醒川艰难笑着说道:“我想通了,只要活着就好。”

薛醒川很是安慰,说道:“想通了就好。”

……

……

马车回到国教学院的时候,这里已经被包围了。

朝廷的军队以及国教的骑兵,从正街到百花巷再到院墙四周,围了个水泄不通。

陈长生下车与陈留王告别,在无数双目光的注视下走进了国教学院。

国教学院的院门被推开,里面是一片灯火通明,虽然已经深夜,但数百名师生没有一个人睡觉,因为今夜没有人能睡得着。

南溪斋女弟子们组成的剑阵,已经从小楼下方前移到了院门后方,感受着那些森然的剑意,相信如果朝廷的官兵想要硬闯的话,一定会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但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些女弟子的脸上看不到往常的平静与自信,而是有些焦虑。

“你去哪儿了?”唐三十六看着他问道。

国教学院的师生们也都看着他。

陈长生离开国教学院是两个时辰前的事,他去了北新桥底,去了李子园客栈,最后去了北兵马司胡同,做了很多事情。

因为他的离开,京都局势陡然紧张,国教骑兵与羽林军先后来到这里,国教学院里的人们自然知道出了事,只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北兵马司胡同里的那场战斗刚刚结束,唐三十六在京都里有人,但消息的传递并不比陈长生回来的更快。

“没事,大家先去睡。”

陈长生示意苏墨虞带着师生们先去歇息,然后带着唐三十六和折袖去了小楼。

南溪斋的剑阵自然随他而动,不一时便来到了湖畔,苏墨虞也赶了回来。

“真的没事?”唐三十六看着他的眼睛,非常认真地问道。

他们知道陈长生现在的身体状况,没有办法像平时那般调笑无忌,他们本来以为陈长生离开国教学院之后,便不会再回来,谁想到夜已经这么深的时候,他又回来了,这让他们放心了很多,却不可能完全放下心来。

“真的没事。”陈长生说道:“我就是出去办了些事情。”

“什么事情?”

“我……去杀周通了。”

听着这句话,楼前顿时变得无比安静。

夜风轻拂着大榕树,却拂不动青叶,轻拂着湖面,却看不到涟漪。

所有人都很震惊,尤其是那些南溪斋的少女们。

京都今夜气氛异常,大有风雨欲来之迹,折袖等人能猜到与他有关,却没想到他竟是去办这样的大事。

这个世界上有无数人想要周通去死,但又有几个人敢把这种想法付诸实际?

苏墨虞看着他,脸上满是佩服的神情。

那些南溪斋的少女们看着他,眼神骤亮,心想不愧是斋主喜欢的男子,果然了不起。

“我说过,周通是我要去杀的。”

折袖看着他说道:“看在你现在情况特殊的份上,我不怪你。”

陈长生看着他说道:“当初你被下周狱是因为我和国教学院的关系,所以我总想着要把这件事情办妥了再离开。”

离开?去哪里?南溪斋的少女们听着这话,心里生出些不解与疑惑。

唐三十六和苏墨虞知道这离开二字的意思,刚刚微觉激昂的心绪顿时变得微寒了起来。

“我说过,加钱就好。”折袖说道。

陈长生没有与他争执这件事情,说道:“抱歉,我没能杀死他。”

南溪斋少女们里响起一道声音:“敢去杀就很了不起。”

说话的是叶小涟,曾经的秋山君崇拜者,后来的陈长生崇拜者,现在的徐有容崇拜者。

在今夜,她忽然觉得自己当初喜欢陈长生是很有道理的事。

陈长生注意到南溪斋众女的情绪有些异样,问道:“出什么事了?”

叶小涟有些不安说道:“斋主一直没有回来。”

陈长生想了想,说道:“可能留宿在皇宫里?”

叶小涟摇头说道:“斋主交待过,入夜后她一定会回来,如果她不能回来……”

听着这话,陈长生和唐三十六等人才觉得有些问题,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