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举世反天海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10-01    作者:猫腻


唐家二爷向着皇城里走去。

这是他第一次来皇宫,但他对皇宫很熟悉,无论是天道杀机阵还是别的机关阵法,都无法让他的脚步有片刻迟疑。

不多时,青衫便消失在了夜色里,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凌烟阁前。

他眼前近的这条石阶很长,直入夜穹,仿佛可以缘此登天。

对很多人来说,凌烟阁以及这条长阶是皇宫里最壮观、美丽的建筑。

但对唐家二爷来说,这道石阶以及高处的那幢独楼,却是皇宫里最难看的建筑。

在他看来,凌烟阁与这道长阶与皇宫的建筑风格,完全无法融合在一起,太新,而且太显眼。

“真是暴发户的审美。”

他微嘲说道,然后沿着长阶走了上去。

来到凌烟阁前,他没有任何慎重的表现,直接推门走了进去,显得过于平静从容。

梁王孙坐在凌烟阁中间的地面上,静静看着紧闭的窗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的鲜血依然在流淌,通过白日焰火散发的光线,进入京都的大街小巷里。

“太宗皇帝对皇辇图的改造并不彻底,有些问题没法解决,如果你再这么坚持下去,血会很快流净。”

唐家二爷走进凌烟阁里,看了眼四周墙壁上的画像,用折扇敲了敲掌心,摇了摇头。

梁王孙抬起头来,望向他说道:“你是谁?”

唐家二爷平静说道:“我姓唐,行二。”

梁王孙神情微凝,说道:“原来是唐家二爷。”

唐家二爷无声而笑,似乎因为觉得梁王孙这样的名人也知道自己而觉得很开心。

然后他的笑容骤然敛去,面无表情说道:“既然王爷知道我,那你应该也清楚,你不是我的对手。”

梁王孙静静看着他,说道:“别人不知道唐家二爷的可怕,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我现在与皇辇图神魂相联,你又如何动得了我?”

唐家二爷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一道明亮的、金黄色的气息,正在梁王孙的身上若隐若现。

他坐在凌烟阁里,却与京都里的皇辇图融为了一体。

任何对他的攻击,都可以被视为对皇辇图的攻击,会受到皇辇图毫不留情的反噬。

可是如果不对梁王孙出手,如何能够把他与皇辇图分离开来?

唐家二爷再次无声而笑,模样本应有些滑稽,但在明亮的有若白昼的凌烟阁里,却显得格外恐怖。

他看都没有看梁王孙一眼,直接走到凌烟阁里唯一的四根梁柱向着东方的那根前,从袖中取出一样事物,然后插进了梁柱间。

梁王孙看着这幕画面,神情骤变,想要做些什么,却没有办法起身。

一道极其古老的气息,从唐家二爷的手掌里溢出,顺着那样事物,直接进入了梁柱里,然后继续向下深入,越过漫长的石阶,进入皇宫地底某处,然后经由那些无人知晓的秘道和水渠,向着京都的四面八方漫去。

凌烟阁里拂起了一场微风,响起了轻微的嗡鸣声,明亮的光线瞬间变暗!

魔族神器白日焰火就这样熄灭了!

梁王孙的鲜血顺着虎口落到白日焰火上,再也无法被吸收,而是继续滴落到地面上。

一声极其痛楚的闷哼,从他的唇间迸出!

他的神魂就这样与皇辇图分离开来,虽然没有受到全部的阵意反噬,但这种强行脱离,仍然让他受了极重的内伤!

就在那声痛楚的闷哼之后,鲜血从他的唇角溢出。

梁王孙脸色变得异常苍白,握着白日焰火的手微微颤抖,眼里满是震惊的情绪。

他看着唐家二爷不可置信说道:“你怎么知道阵枢与神法!”

唐家二爷的手掌缓缓离开那根梁柱,从袖子里取出手巾仔细地擦拭掉掌心里残留的木屑。

那根梁柱上多了一个古铜制成的法器,大部分都嵌进了里面,只剩下最上面的一层,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眼睛。

一只极其古旧的眼睛。

“就在不久前,我对一个晚辈说过,要学会敬畏,我唐家最值得敬畏的地方,就是历史。”他看着梁王孙说道:“无论是陈氏家是你们梁家,都以为京都里的这座大阵是属于你们的,但你们都忘了,这座大阵……是我们唐家修的。”

……

……

京和园的秋林里,那座由黑矅石雕成的前代贤者像,慢慢地向着地底重新陷落,湿漉的泥土表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生出微黄的草。

红居南街正中间的那道裂缝,缓慢地重新合拢,深处溢出的那些炙热气息,渐渐被隔绝开来,风声渐厉,呼啸不停,仿佛绝望不甘的嚎叫。

白纸坊北里的那座宅院里,腐朽的建筑未能重新复原,但那些水渠里的清水,则是向着半塌的井里重新流去。

建功北里的土丘表面,苍翠的青松从泥土里重新站立起来,白骨与尸首被掩盖,闪电不停落下,那道冲天而起的金黄光泽,重新被怨毒的气息涂染,再也不复先前的威严神圣,一切归于沉寂,始终还是一座无人知晓的大墓!

凌烟阁向外溢散的光线骤然消失,重新归于夜色之中,就如过去的千年时光。

……

……

笼罩整座京都的森然阵意,渐渐消散在天地之间。

夜色里强自压抑了很长时间的骚动,渐渐要浮出水面。

娄阳王惴惴不安地藏在皇宫外的那座府邸里,其余的陈家王爷们,则是向着自己以及父辈们熟悉的门生故旧府上赶去。

大周朝廷诸部诸寺都处于诡异的安静之中,不知稍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动。

青藤诸院也处于绝对的安静之中,无论是朝廷骑兵还是国教骑兵,都已经撤离,去了局势更紧张的地方。

谁也不知道,天道院的院长庄之涣这时候正在礼部尚书的府里。

在奈何桥一战里,才表现出自己真实倾向的礼部尚书,在朝廷里拥有很高的威望,所以这一年来他虽然熬的非常辛苦,但圣后娘娘却没有像对付别的臣子那般,直接把他赶出朝堂,甚至赐他一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态度并不像很多人以为的那般激烈。

“能不死人,最好就别死人,能少死些人,就少死些人。”

礼部尚书从袖子里取出很厚的一叠纸,递到庄之涣的身前,说道:“我在朝中守了二百余年,守的是云开月明,等的不是一朝得势,血流飘杵,对娘娘,我有敬重之义,对那些臣子,我也有怜悯之心,不是所有人都是周通,都是程俊,都是贼子。”

自从庄换羽自刎而死,失去独子的庄院长便变得更加沉默,今夜也不例外。

他接过那叠纸,看了眼上面的人名,转身便向府外走去,没有对礼部尚书承诺什么。

礼部尚书看着他的背影叹息了一声,心知今夜之后,无论是圣后娘娘胜了,还是己方胜了,必然会迎来一个极其惨烈的局面。

……

……

今夜的京都,局势异常紧张,但又格外诡异。

能够对今夜局势产生足够影响力的几方势力里,有些始终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

离宫的安静,或者说明教宗大人仍然在犹豫,就像那盆青叶般,还在摇摆当中。

可在京都经营多年、无论在军方还是朝堂都有很大力量的天海家……为何到了现在也始终保持着沉默?

天海家的府邸与庄园周边的夜色里,隐藏着至少万余名骑兵,还有很多修道强者,不时破空掠过。

这些骑兵与修道强者,都是天海家控制的力量,问题在于,这些力量,这时候本应该出现在皇宫,出现在各王公府邸,出现在朝廷各部衙里,而不应该停留在这里,而且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出动的迹象。

所谓沉默,其实只是对外,在天海家的府邸与庄园内部,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情。

那些事情很血腥,很残忍,因为争斗的双方是族人,是家人,是亲人,是父子……

庭间地面上的鲜血,在灯火的照耀下分外刺眼。

天海胜雪眯着眼睛,还是觉得胸口一阵烦恶,有些晕眩之感。

就在这段时间里,陆续有消息传来,一些没有听从命令、坚持要出兵的天海家年轻一代子弟,被家主的力量,极其冷酷的镇压了。

他的几位堂弟,这时候应该已经被制伏,甚至是杀死。

他的亲弟弟,就在刚才,就在他的眼前,被他的父亲,砍断了一只胳膊。

“为什么?”

他抬起头来,望向自己的父亲,声音微微颤抖说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什么为什么?”

在空旷的大堂里,那把椅子显得格外孤单,天海承武坐在椅子里,也显得很孤单,但这并没有让他的神情有任何变化。

他看着自己的儿子,面无表情问道:“你究竟想要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的事情有很多!”

天海胜雪愤怒地大声喊了起来:“你究竟要做什么!”

经历过前半夜的动荡与血腥的镇压,这时候场间已经没有任何人,只有他们父子,孤单的有些令人心悸。

……

……

(和领导都病了,感冒的不要不要的,浑身疼着,这假期过的叫一个好,希望能尽快好起来,莫影响到后几天的工作。)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