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选择即错误,眼光定格局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10-07    作者:猫腻


成功岭的画面,黑山营军营里的故事,今夜在很多地方都发生着。西海军府回援京都的军队,被拦在了归元岭一线,进入军营的来自离宫的桉琳大主教。最关键的是,天海家成功地阻止了两路大军进京的计划。

今夜,是整个人类世界反对天海圣后的最关键一夜,所有她的敌人与对手甚至是亲人都站了出来,展现出了难以想象的力量。

……

……

“你连自己的儿子是谁都不知道,又有什么资格统治大周?”

“你连人间都无法控制,又何必侈谈对抗天道?”

“你什么都无法掌控,现在,包括你的命运。”

“天海,退位吧。”

计道人离开了那条街道。

街道上的积水里,仿佛还残留着他的脚印。

肉铺里的切肉声停了,应该是京都各处响起的厮杀声,终于提醒了屠夫,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只是很短的时间,整个局势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皇辇图重新潜入大地,森然的阵意消失,京都里各处都隐入了混乱。疾驰回京的数路大军,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停了前进的脚步,有些军队还在暴雨里试图继续突进,但很明显,已经不可能及时赶回。摆渡<观>看<最>新<章>节

天书陵很安静,异常的安静,安静的有些诡异。

天海圣后站在神道边缘,负着双手,看着方的京都城,绝美的脸庞上忽然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

这个世界曾经是属于她的。

她的这抹嘲讽的笑容,不知道是对这个世界还是对她自己的。

然后,她望向京都西北那座始终安静无声的离宫。

到了此时此刻,那个被无数人期盼了很长时间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教宗陛的声音很平静,但谁都能听出其间的怅然意味。

“我们都错了,只有梅里砂是正确的。”

天海圣后微微挑眉,显得有些兴致,想要听到文。

教宗想起故人,想着曾经的那些对话,语气很是感慨:“他一直相信,最终你一定会选择救长生,无论长生是谁。”

“而只要你选择救他,你就会陷入当的困境。”

计道人的声音从京都北方的原野里传了过来。

此时他的身影出现在一片秋草地里,在十余里外的城门处,那只蕴含着无限魂力的玉如意,刚刚显现。

“我一直以为这是我给你出的选择题,然则,实际上这是天道给你出的选择题。”

计道人站在秋草地里平静说着话,声音在天书陵前的夜空里响起。

“杀死他,吃了他,或者救他,这些都是选择项,但无论你怎么选,都是错的,只有当你不做这道题,不做选择的时候,才是对的。而你在这几个错误的选项里,还做出了一个最愚蠢的选项,从而把困境变成了了绝境。”

天海圣后神情平静说道:“困绝二字,世间谁有资格对我说?”

计道人说道:“当然是你对自己说。你能统治这个世界,不在于与先帝的婚姻,不在于你执政的能力,只在于你的强大,只要你足够强大,没有人敢生出异心,即便有异心,也不敢有异动,而你选择了他,让自己变弱,也就是给了世人一个把异心变为异动的机会,给了他们勇气,更不用说,你这个选择,等于抛弃了天海家,把最忠诚于自己的那些力量,也变成了自己的反对者。”

天海圣后的视线落在京都里,看到那些厮杀的画面,看到安静的天海家庄园。

然后她望向京都外,看到了那些暴雨里的山谷,山谷里的血。

计道人的声音在天书陵前再次响起:“所有人都已经离你而去。”

天海圣后面无表情说道:“那是因为他们愚蠢,只能看得到眼前。”

计道人的声音忽然变得严厉起来。

“这是短视吗?不!想想陈观松,想想那些神将,他们对你的背叛,归根结底缘于对你的失望!你当朝的这二百余年,恰是魔族最为衰弱的二百余年,然而你鼠目寸光,只知道保存忠于自己的军队实力,对魔族只守不攻,非但未立寸功,甚至二十年前还被迫割土求和!国政你处理的不错,虽然暴虐至极,南北合流你也掌握的极好,虽然那主要是圣女的攻功,但在这方面,你让整个人族都感到羞辱!”

“原来是为了大义,所以人们才会背叛朕吗?”

天海圣后绝美的脸庞上再次生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这一次很明显,她是在嘲弄这个世界。

“那你们想过没有,今夜天书陵一战,人类强者必然陨落无数,凋零不堪,诸路大军进退两难,军心不稳,如果魔族大军趁势南侵,谁来抵挡?若让他们肆虐中原,屠戮百姓,谁来承得这个责任?大义?你们担当得起吗?”

天海圣后看了眼离宫,似笑非笑。

“我诱魔君入寒山,先让他与天机老人战上一场,天机老人重伤,今夜不能前来京都助你,其后我请白帝于寒山北伏击魔君,魔君身受重伤,只能归于雪老城养伤,而我在雪老城里亦有安排,今夜之后,自有结果,只是娘娘你可能看不到的。”

计道人的声音平静而从容:“我用了二十年时间来安排今夜这个局,自然不会有任何遗漏,娘娘你不需要担心。”

听到这番话,陈长生终于确认了,自己在寒山里与魔君相遇,果然是师父设的局。

他的身体变得更加寒冷,不是因为先前的这场夜雨,也不是因为峰顶穿行的夜风。

每每回想起,当初在溪畔杮子林前看到那名中年书生时的画面,他都会觉得很寒冷。

师父用他的最大秘密,把魔君诱至寒山,而他却对此一无所知。

当时,他真的差一点就死了。

“也对,您把我养了十几年时间,总要多用几次才划算。”

他喃喃自言自语道。

“你的眼光始终就只是放在北方吗?”

天海圣后看着京都北面的秋原,唇角泛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格局终究还是太小。”

没有人能听懂她的话。

无论眼光还是格局。

计道人谋划京都之局,在雪老城里另有布置,无论怎么看,都可以称得上格局极大,然而在她这里,却只能得到如此轻蔑的评价。

“一切都是借口,你们只是不喜欢一个女人高高在上,你如此,陈观松同样如此。”

天海圣后的视线向着更远处飘去,声音也飘了起来。

只有陈长生能够听到她的声音。

因为这时候,她已经懒得再和这个世界说些什么。

——当她发现那些所谓的敌人与对手,果然都是一群废物之后。

……

……

(震惊地发现,我已经两个月没有断更了,这个世界是怎么了……为了表示庆祝,晚上还有一章。后面几天,要去上海签售,要去开年会,没法更新的时候,我会提前和大家说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