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当惊世界殊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10-14    作者:猫腻


那片青叶自夜色里来。

教宗从夜色里走了出来,脸色苍白,仿佛透明,眼中的浩瀚星海不停高速地转动着,仿佛燃烧的火焰。

就在教宗祭出自己的最强手段,用青叶世界打向天海圣后的同时,洛阳城以及万里之外的小溪畔,那两场战斗也来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已然消散为道法的黑如意,在长春观四周构筑出无数道凌厉的线条,清光时隐时现,极其寒冷的气息,笼罩住整座道观,缸里的水被冻成了冰块,然后缸被冻破,观里的豆般灯火被冻成琉璃珠,然后冻破,就连裂开的地面涌出的岩浆,竟也被瞬间冻凝!

计道人的道袍变得白了起来,那是霜色,也仿佛是年月,看着笼罩道观的玄霜气息,感知着天书陵处传来的力量波动,他漠然的容颜上忽然现出一抹极其幽远的情思,清光自道袍里散溢而出,如清水一般流入那些代表道法的星辉里。

长春观里还活着的道人们吐着鲜血,不停地颂读着道藏。

一个极其复杂难懂的音节,从计道人的双唇间响起!

那是三千道藏里的最后一卷,那是最难懂的龙语,那是最高妙的道法精华!

随着这个音节出现,洛阳城上空的夜色忽然颤了颤,那些由玉如意散成的道法顿时为之一滞,夜空里的那些玄霜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去!跪求百独黑*岩*閣

计道人拔出长剑,第一次出剑!

道法之剑斩落,夜色里响起一道并没有什么意识,却极为不安的尖啸声,紧接着,是无数碎裂的声音!

无数细碎的声音响起,破裂的缸依然还是破裂着,缸里那个透明的大冰块则也裂开了,如琉璃珠的灯火也裂开了,冻凝的岩浆也裂开了,裂成碎末,融成清水,化作水雾,霜雪皆裂,琉璃世界重新被清光统治!

万里之外的旧庙溪边,那名僧侣走到了天海圣后的身前。

天海圣后的眼睛变得无比明亮,金黄色的火焰喷涌而出,仿佛有凤凰将要从里面新生。

这是一双真正的凤眼。

她眼光所及之处,溪上的那些血莲碎片像有神识的活物一般纷纷飘起,覆在僧侣的身上,紧接着,片片碎裂,仿佛枫叶。

每片裂开的血莲方,僧衣也随之而裂,肌肤也随之而裂,流出的不是鲜血,而是一道乳白色的光线。

那些光线里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圣洁能量,与离宫里的圣光差相仿佛,却有着一些最根本的也是对这个大陆的生命来说最致命的差别。

这也是圣光,但来自另一个世界,一个带着天然敌意的异族的世界。

无数量的圣光从僧侣的身上喷薄而出,但庙后的溪边却没有任何声音,那些沸腾的水静止了来,那些水变成的热雾也静止了来。

在这片绝对的静止里,只有一样事物还在移动,那就是僧侣的手指,那根向着天海圣后眉心点去的手指。

……

……

青叶来到了天书陵顶,来到了天海圣后的身前。

那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山陵里的树与石感知到了那道真实的无法计数的重量,颤栗不安,向塌陷。

如果此时她还处于巅峰状态,或者她不会觉得棘手。

但她这时候已然离开了神隐,无法与世俱存或与世俱隐。

如果身道魂俱在,她或者可以硬挡这个世界,就像很多年前,那个叫陈玄霸的男人在周园里曾经做到过的一样。

但她的道法在洛阳里被计道人所破,她的神魂在西宁镇溪畔被那名僧侣压制,这时候在天书陵顶的就是她自己的身体。

即便她是真凤之躯,也无法承受一个世界的来临。

她能怎么办?她会就此陨灭吗?

就在所有人仰望着天书陵顶,怀着各种情绪,等待着最后那一刻的来临时,一声清亮至极的凤鸣,响彻夜空!

从雪老城到长生宗,从大西洲到云墓,整个世界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只能听到这声凤鸣。

这声凤鸣霸道到了极点,骄傲到了极点,夜穹洒落的星光,被那片青叶折射,又被凤鸣撕开,顿时散涣不见!

云墓里那座孤峰里妖兽惊恐的呼喊奔逃的声音,忽然间消失无踪,仿佛变成了一座真正的坟墓。

溪畔,她眼睛里散发出来的金黄色火焰,被涂满了一道令人心寒的煞意,溪水与石头都随之燃烧起来,那些血莲碎片也燃烧起来!

溪水动了,石动了,林动了,夜风也动了。

夜风轻拂她的衣袂,她的神魂招摇而起,由数十丈而至数百丈,直至只能仰望,仿佛要触及夜穹。在这道仿佛由星空组成的巨大身影之前,溪里那名僧侣仿佛蝼蚁,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万丈圣光,就像是不起眼的灯火,顿时被压制的快要熄灭!

同时间,洛阳城里那些被道剑斩碎的道法落到了地面,真凤之血自虚无里出现,与岩浆合在一处,开始燃烧一切。

先前在洛阳城外夜空里现出身形的黑龙,忽然再次出现,但这一次却生出了双翼,于烟雾拟成的仙境里破空而出,凤爪闪电般抓住了计道人手里的道剑,凤喙如坠落的星辰般,伴着那声清亮暴戾的凤鸣,啄向计道人的眼睛!

她在天书陵峰顶,看着那片青叶,神情漠然。

这里是京都的最高处,因为她就站在这里,她就应该站在最高处,一旦让开,这里便不再那般高险,她也就不再是她。所以从一开始的时候,她就没有想过要避开这片青叶,她的选择就是硬接。但她能用什么接?

青叶是一个世界,就算霜余神枪或者是两断刀这样的神器,也无法抵挡。

她的右手微微沉,便在夜空里抓住了一样事物。

那件事物很沉重,很方正,并不是武器。

那是一座石碑。

陈长生望去,觉得那座石碑上的线条有些眼熟,然后反应了过来,震惊无语。

那座石碑是照晴碑!

是天书碑!

天海圣手伸手,把照晴碑从陵里抓了过来!

然后,向着那片青叶砸了去!

当她握住这座天书碑的时候,她的衣袖便碎了。

当她挥出这座天书碑的时候,整个夜空便碎了。

天书碑重重地砸在了那片青叶上。

青叶很轻很软,石碑很重很硬,二者的相遇,本应像枯叶落在湿水里,像纸片落在炉里,不会有太大声音。

但这次相遇,肯定不会如此。

如果说雷声震耳,那么如果从太始元年到今夜,所有的雷都来到了此时此刻同时响起,那会是怎样的声响?

轰的一声巨响!

自出现后便再也没有任何变化的天书陵,仿佛要离开地面,震了三震。

京都城南那些刚刚稳定来的建筑,就像被风吹过的沙城一般瞬间垮塌。

山陵里的树林尽数碎裂,然后飞舞起来。

漫在天书陵里的那片莲海,被震了起来,一道约数十里长的水线弥漫而起,环绕着天书陵。

夜穹,出现了一道裂口。

星海,仿佛都改变了形状。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