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告有人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11-22    作者:猫腻


作为这些年来以及可能是有史以来最著名的奸臣佞臣酷吏徒,周通没有朋友。

苏离也经常说自己没有朋友,但这是两回事。

无论同窗还是同僚,甚至是同道中人,都恨不得周通赶紧去死,比如现在朝中当势的那些王爷们。

如果周通真的死了,自然没有人会去替他收尸。

其实,他曾经有过一个愿意替他收尸的朋友。

可惜那个朋友被他亲手害死了,并且险些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在这个秋天,就已经能够看到很久以后的将来,周通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他没办法去责怪旁人或者这个世界,因为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从这一刻开始,他将不安惘然困惑,看不到任何希望地活下去,直到最后死无葬身之地。

陈长生的问题,不是诅咒,而是冷静的分析,平静的揭穿。

这很可怕。

场间变得异常安静,无论是清吏司的官员还是国教学院的学生,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

在这种时候,能够打破沉默的人,只能是周通自己。

他看着陈长生非常严肃认真地说道:“道尊自然会安排好我的身后事。”

这是短时间里,他唯一能够想到的破除陈长生所做推论的最大可能。

他现在是商行舟的狗,死的时候,主人总会有些怜悯之情。

陈长生看着他说道:“我比你更了解他,每具尸对他来说都有利用价值,养的狗死了,他或者会吃肉进补,或者把肉分给镇里的人吃,得些好名声,如果那条狗曾经咬伤过人,他也不会介意把它挫骨扬灰,让还活着的人出气。”

周通觉得有些冷,然后有些热,血红色的官袍里开始生出汗意。

“所有人都会死。”他看着陈长生说道。

陈长生知道,他说的是教宗陛下。

周通接着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到时候谁会替你收尸呢?”

不等陈长生说话,他盯着陈长生的眼睛,紧接着说道:“不要忘记,你只不过是大人物们的玩物,你就是个替用品而已!”

从最开始的“道尊会安排我的身后事”到这连续三句话,其实只说明了一个问题。

周通被陈长生的那个问题触及了他最脆弱的地方,他开始不安,甚至隐隐有些恐惧。

陈长生说道:“我不知道谁会替我收尸,我只知道,在我死之前,我一定会先杀死你。”

鸦雀无声,薛府内外只有秋风轻啸。

同样,这也不是恐吓,因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神情很平静。

当然,这也不是说笑,因为他平静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笑意,非常认真。

这是一份宣告。

陈长生对整个世界宣告:无论如何,周通一定会比他先死。

周通会横死。

再加上前面那个问题。

那就是,他一定会让周通死无葬身之地。

……

……

薛府里死寂一片。

清吏司官员们的脸色异常难看,国教学院的学生们神情也有些紧张。

无论如何,周通都是当朝大臣,就算是教宗陛下和皇帝陛下,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宣告。

陈长生做出这样的宣告,或者很解气,但会引怎样的动荡?

对他来说,这不是问题,他不是想要借此宣泄情绪,他是很冷静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至于别人怎么想,他不在意。

说完这些话后,他便向薛夫人走了过去。

至于被那些官员们制住的薛府小姐以及管家,自然被解救了出来。

周通看着他的后背,面无表情问道:“你杀得死我吗?”

陈长生没有停下脚步,没有转身,说道:“那天夜里我已经杀过你一次了。”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大义凛然,说的这些废话掷地有声?顺心意,那些陈词烂调,你究竟准备重复多少次?”

周通最后说道:“没有人会和你有一样的想法,就像没有人会来这里。”

……

……

事实证明,周通错了。

就在陈长生抵达之后不久,薛府便迎来了又一位客人。

这位客人的身份很特殊,便是周通也拿他没办法,同时,也很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前来祭拜薛醒川的这位大人物,是中山王陈思玄。

这位曾经在天海朝受过无数羞辱的王爷,对陈长生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对周通更是如此。

他给薛醒川上了一柱香,看了陈长生一眼,然后唾了周通一脸唾沫。

接着,礼部尚书来了,国教里的一些大人物来了,天海胜雪也终于来了。

有很多人注意到,天海胜雪的脸上隐隐有道伤口,应该是先前准备出府的时候,生的那场冲突所致。

有一位大人物在薛府出现,便等于打一次周通的脸。

周通再如何能够隐忍,也无法继续在这里停留下去。

就在他离开的时候,看见了陈留王。

“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默默祷告,陈长生能够顺利地接任教宗之位。”

陈留王看着他认真说道:“不然,他一定会实践那句话。”

当年在离宫神道上,梅里砂大主教向整个世界宣告,陈长生要拿大朝试的榜名,最后,陈长生真的做到了。

今天在薛府灵堂前,陈长生向整个世界宣告,他一定要让周通死无葬身之地……

“想杀我的人很多,但这么多年我还是活了下来,为什么?”

周通笑了起来,笑容里有些狰狞的意味:“因为我从来不把自己当人看,我很清楚自己就是一条狗。”

狗都是有主人的。

打狗,是要看主?面的。

而他这条狗总能找到最强大的主人。

“那些疯狂的热血的被青春洗去理智的年轻人,这些年一直想杀我,但他们杀得了我吗?”

“至于那些有能力杀我的人,难道他们会瞎到看不到我的主人是谁?”

“陈长生说再多,他还是不敢对我动手,不是吗?”

周通微笑着说道,笑容里的狰狞意味渐渐变成嘲讽与疲惫,对这个世界以及自己的。

这是真的,因为他本来就是聚星上境的修道强者,麾下拥有无数刺客与高手,有能力杀他的人,必须是大6真正的强者。而真正的强者,向来都不是孤家寡人,他们会有宗派山门,会有门阀子弟,会有很多需要照顾的人,比如曾经的朱洛。做为神圣领域强者,如果他想杀死周通,并不是太困难的事,但在过去的那些年里,他始终没有做过这方面的尝试。

年轻而有勇气来杀周通的人,没有能力杀死他。

能杀死他的人,必然历尽沧桑,成熟稳重,知道顾全大局的道理。

陈长生这样的人很少。

就算是他,现在他如果想要继承教宗之位,也不能动周通。

在周通看来,那份宣告,不过是些年轻人的狠话罢了。

除了陈长生,还有谁呢?

有能力杀死他的人,必然不会如此天真幼稚。

所以,他一直都是安全的。

这个时候,一辆载着棵海棠树的大车,驶进了京都。

海棠树的树根保存很完好,裹着很新鲜的泥土。

随行的缇骑挥舞着马鞭,驱赶着行人,咒骂着时间。

官道旁,有个男人静静看着这些画面,没有说话。

他的青衣被洗的有些白,浆的非常挺直。

他的双眉向下落去,看着有些寒酸。

他像一个被欠了很多工钱的帐房先生。

也像一把被裹在粗布里的破刀。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