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大人物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11-30    作者:猫腻


国教学院的师生们,目送陈长生走到院门处,眼神很是复杂,情绪很是感慨。

南溪斋女弟子在院门处等着他。

陈长生示意众女不用跟着自己,走了出去。

“这是斋主的命令。”叶小涟在他身后恼火喊道。

陈长生知道很难说服这些少女,对在院外迎着自己的辛教士说道:“拜托了。”

辛教士叹了口气,挥手示意教枢处的教士和国教骑兵上前,把国教学院围了起来,自然也把那些南溪斋的少女拦在了里面。

陈长生望向国教学院,默默做了告别。

从那年春天,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半时间。

不知何时再见,国教学院里的青藤以及人。

他写了四封信交给了苏墨虞,就像苏离离开之前那样,把该交待的事情都交待清楚了。

北新桥井口的寒意越来越重,只需要再过两年时间,小黑龙便能够脱困。

他对这个世界再无亏欠,肩上再没有担子,可以轻身前行。

看着消失在百花巷深处的他的背影,辛教士的情绪有些复杂。

没有过多长时间,陈长生离开国教学院的消息便传遍了整座京都。

深秋后这些天,周通经常不在皇宫,而是在修葺一新的清吏司衙门里视事。

这个消息传到北兵马司胡同时,他正坐在一把虽然崭新、却被花了太大心力做旧的太师椅上喝茶。

他喝茶的还是最名贵的大红袍,穿得还是那件仿佛散发着血腥味的大红官袍。

他的脸色很苍白,眼神漠然仿佛没有任何人类的情绪,看上去就像一个厉鬼。

“做好准备迎接身份尊贵的客人吧。”

他把手里的茶盏轻轻搁到桌上,看着院子里的下属们平静说道。

官员们领命,面色匆匆开始奔走,周狱内外的气氛变得格外压抑肃杀。

远处的街上,那个浑身散发着铁般阴冷气息的男子,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望了一眼天色。

天越来越暗,不是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是因为云越来越厚,早已不是秋高气爽的时节,看来是快要落雪了。

没有过多长时间,最新的情报很快传到北兵马司胡同——陈长生进了离宫。

小院里,最忠诚也是最强力的数名下属,望向堂前那把太师椅,心想大人会不会是想多了?

朝廷摆出了这样的阵势,就算那个人是陈长生,难道还敢来闯周狱不成?

“去了离宫,不代表他今天就不会去别的地方。”

周通看着手里的红泥茶壶,仿佛看着一件死物,漠然说道:“等他出来便是。”

……

……

离宫的最深处没有四季,自然也没有寒冷的冬意,那片被切割成方块的天空里,也看不到雪即将落下的征兆。

就像那盆青叶依然充满了生命的气息,很嫩、很绿、随着清水的泻落轻轻地摆荡,展露着自己美好的腰身。

教宗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病色,只是皱纹多了很多,深了很多,看着苍老了很多。

就像梅里砂死之前的那个秋天一样,老人在很短的时间里显露了自己的老态。

看着教宗的脸,陈长生有些感伤,有些难过,有些不平,对这片大地的,对那片星空的。

教宗比商行舟还要小两岁。

他很清楚,师叔如果不是对自我的要求与这个世界的现状相抵触太多,以至于始终难以获得真正的宁静道心,何至于会提前老去。

教宗看表情便知道他在想什么,微笑说道:“你是不是在想,好人不长命?”

陈长生沉默不语,点了点头。

“我并不是一个好人。”教宗说道:“当然,就算这句话是成立的,我们也不能因此就去做个坏人。”

陈长生很喜欢这样的话语,睁着明亮的眼睛,认真说道:“是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