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两只纸鸢(上)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12-17    作者:猫腻


就在陈长生看到周通的那一刻,一道雷声在后方的街?响起,然后落在了很遥远的地方。

他感知到了洛水处的那场战斗,感受到了天地间的法理变化,还有一道与他有着密切关联的刀意。

那道刀意在下一刻便破了,然后出现了一道新的刀意。

他感到震惊,然后振奋,也更加清楚当前的局面。

杀周通是他与王破两个人的事情,现在王破去除了这件事情最大的障碍——铁树,那么接下来就要看他的了。

风雪忽碎,庭院间出现一道残影。

陈长生借着风雪之势,来到那把太师椅前,手里的短剑刺向了椅中的周通。

随着他的剑意,同时到来的还有一片燥意以及一片光明。

这片燥意与光明来自他正在猛烈燃烧的真元。

寒风拂动周通的官袍,血海生起巨浪。

无垢剑破浪而入,直入血海深处。

这不是陈长生第一次来到这座庭院,也不是他第一次尝试杀死周通。

他有过经验,更加慎重,对这一刻,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

这一剑看似简单,实际上隐藏着无数后手。

这一剑是慧剑,实际上是无数剑招的前锋。

国教真剑、倒山棍,汶水三式里的晚云收,斋剑里的寒枝意,尽在这一剑之间。

他还在这一剑之后,准备了三样最强大的、也是不为人知的手段。

无论周通怎样应对,都会被无数连绵而至的剑招如江河怒涛一般将他吞噬。

或者,被他一击而杀。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有些超出了他的意料。

不是周通忽然破境,变成了一位神圣领域的至强者。

也不是他的老师忽然出现在场间。

而是周通的应对有些奇怪。

周通的应对就是没有应对。

他什么都没有做。

噗的一声,无比锋利的短剑,轻而易举地刺破了官袍,刺进了周通的胸口,就像刺进了一片烂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件官袍的颜色太过血红,很难看出有没有流血。

周通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极度漠然,利刃穿身,也没有一丝痛楚之意。

他看着陈长生,眼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就像看着一个愚蠢至极的死人。

周通是个很阴险、很有权势的大臣,是位聚星上境的强者。

陈长生和王破要杀他的消息,早已传遍了整座京都,他不可能没有任何准备。

就算陈长生准备的再如何充分,也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地杀死他。

短剑穿过那件大红官袍的瞬间,陈长生便知道有问题。

或者这整件事情有问题,或者周通这个人有问题。

下一刻,周通的身体消散在了他的眼前。

那件红色官袍,落在太师椅上。

一股极为浓郁的血腥味道,像水一般,顺着石阶流淌,然后蔓延,笼罩住了整座庭院。

一直坐在太师椅里的周通,居然并不是真实的存在,只是一件衣服。

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如何能瞒过这么多下属?最难以理解的是,他如何能够瞒过陈长生的眼睛?

陈长生于圣光里出生,浴过龙血,被天海圣后洗过腑脏,他的眼睛无比明亮,无论是阵法还是伪装,都很难不被他看穿。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被欺骗的并不是他的眼睛,而是他的意识。

很多人都知道,周通有一门精神秘法修练的极为高深可怕,名为大红袍。

或者,便是这个缘故?

陈长生当然知道周通的精神秘法强大,他曾经就在这里,与大红袍对战过,甚至已经有过两次经验。

他真的没有想到,周通的大红袍居然强大到了这种程度,远远超过了前两次。

他不知道前面两次他能够在周通的大红袍之下毫发无伤,是因为天海圣后在他的眉心抹过一滴清茶。

而如今人已去,茶已凉。

……

……

周通不在。

陈长生的剑,自然落空了。

他的所有准备,那些隐藏在后的无数剑招,那些手段,都落空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精气神,意志与决心,都尽数落在了空中。

寒风呼啸,海棠树动,小德破空而至,一拳又至。

陈长生的剑去的太尽,自然无法回的太快。

在拳风的催动下,他的衣衫飘舞了起来,于是显得他的动作很是迟缓。

不过这种迟缓里,有着一种很稳定的节奏。

他转腕,轻抖,左手里的黄纸伞,便搭在了肩上。

这一系列动作,很是干净利落。

小德的拳头再次砸在了黄纸伞上,无比磅礴的力量,落在了实处。

陈长生像只断线的纸鸢般,被轰的飞了起来,落入了新修好不过数十天的堂屋之中。

沉闷的撞击声里,他的身体砸烂了数堵坚硬的石墙,然后重重落下。

烟尘大作,建筑纷纷倒塌。

他从满地砾石间站起身来。

浑身是血的小德,像只真正的妖兽般,来到他的身后。

破空声不断响起,数十名高手各立墙头与树上,围住了庭院。

这些高手最弱的也是聚星境。

他们来自朝廷各部,军方,天机阁,还有些,本来就属于这里,是清吏司的刺客。

周通不在。

他用大红袍秘法,弄出了一个大玄虚。

今天,明显是一个局。

陈长生踏进了这个局中。

面对这样的现实,很多人会非常慌,心情会有些乱。

就算不慌,心情不乱,总会生出些挫?的情绪。

就算意志坚定远超凡人,但既然落入对方局中,总会表现出一些警惕。

就算道心通明,能够把这些负面情绪尽数驱散,想必还是会有些遗憾,至少会想要知道,周通既然不在,那么现在在哪里?

陈长生没有。

他收起黄纸伞,把剑与鞘组合在了一起,然后望向小德与四面八方的强者们。

他的动作不慌不乱,神情很平静,脸上看不到任何挫败的情绪,也没有对阴谋布局的警惕。

事先他绝对没有想到,庭院里的那个周通是假的,才会施出那般雷霆的一剑。

为何他现在如此的镇定,仿佛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一切?

小德无法理解他的平静,心里生出些警惕,问道:“你猜到了?”

陈长生说道:“我有提前想过这种可能,但这里不好进,如果我想杀进来,便不能这般想,所以我没有这样想。”

这话有些绕,但小德听得很清楚。

如果陈长生真的认为周通不在这里,哪怕只是抱着万一的想法,他都无法像先前那般一往无前。

而如果不能做到一往无前,他根本无法来到这座庭院,向太师椅上的那件大红袍刺出那一剑。

小德说道:“那为何你能够如此平静?”

陈长生说道:“我已经做到了最好,无愧于心,自然能够平静。”

小德微嘲说道:“又是那套俗烂的说法。”

“我不是说心意,我是说我已经达到了目的。”

说完这句话,陈长生咳了起来,显得有些痛苦。

他硬接了小德两拳,虽然有黄纸伞的保护,也断了数根骨头。

看不到血,只是他战斗的习惯,事实上,他经脉里的真元流动已经渐趋凝滞。

小德缓缓眯眼,说道:“你连周通在哪里都不知道,就敢说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断线的纸鸢,没有人知道会落在哪里,但他不是,他只是一条狗,还被我吓的不敢在这里停留。”

陈长生说道:“丧家之犬,还能活多久?”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