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血色长街(下)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5-12-31    作者:猫腻


受伤将死的野兽会发出怪异的低吼,那是因为它要把声音尽可能多的留在喉间,不想自己的虚弱被任何人听见。但当大腿肌肉被割断、跌倒在薛府门前的雪地里后,周通终于没忍住,发出了一声带着痛苦意味的惨呼。

这声惨呼被掩盖在了薛家小姐的惊呼里,但依然很清晰,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

薛家小姐觉得更加快意,薛家管事激动地浑身都擅抖起来。

按道理来说,应该对此反应最大的薛夫人却还能保持着镇定,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倒在雪地里的周通。

薛府门前很是安静,只能听到周通沉重的喘息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通从雪地上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继续向着长街西面行走,留下一道血渍。

莫雨走到石阶前,转身望向薛夫人,点头致意。

前些年,薛醒川和她都是天海朝最当红的大人物,双方之间自然有交往。

薛夫人对她很认真地回礼,说道:“谢谢。”

莫雨没有说什么,又点了点头,跟着周通而去。

薛夫人望向红暖却又晦暗的天空,想着那天,对不知在何处的陈长生,默默地说了声谢谢。

天海朝终,她的夫君从大周朝的忠臣变成了叛徒,而周通明明是个叛徒,却成为了大周朝的重臣。

这当然不公平,问题是,这个无人敢于凭吊叛徒的世间,又有谁会替一个叛徒讨个公平?

那天在国教学院,她说只恨周通不死,这是真恨,带着绝望意味的恨,入骨的恨。

当时,陈长生没有说话,没有安慰,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在送她离开国教学院的时候,他请她不要离开京都。

这便是承诺。

他会杀死周通,并且让她看见。

所以薛夫人没有回乡,而是留在了京都。

她要亲眼看到这一幕画面。

就在这时候,她终于看到了。

从薛醒川被毒死,到被曝尸,再到设祭,直到今夜,她都很少哭泣。

但这时候,两行很热甚至有些滚烫的泪水从她的眼中流了出来。

她最后看了一眼周通在雪地里爬行挣命的画面,对管事吩咐道:“关门。”

薛家小姐有些吃惊,抱着她的胳膊不依说道:“母亲,我还想看,我还没看够。”

看着权柄熏天、不可一世、似乎谁都无法击败的仇人,变成了一条遍体鳞伤的野狗,谁都会想看,谁都看不够。

“够了。”

薛夫人不知道是在说这件事情还是说女儿,转身进入府中。

府门缓缓合拢,把很多事情与回忆都挡在了外面。

……

……

平安道上到处都是雪,雪上到处都是血。

从周通的身上流出来的血越来越多,甚至多到毒素都随之变淡了很多,渐少的血水恢复了些红色。

他身上的血口也越来越多,密密麻麻,东一道西一道,看着凄惨无比。

那些血口很有讲究,深度与位置足以让他感受到极度的痛苦,却又不至于即刻断绝他的生机。

出剑的时候,莫雨美丽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漠然至极,加上那身满是血污的宫装,看上去就像死神的侍女。

不时有剑光照亮昏暗的雪街。

周通在雪地里艰难地前行,早已无法站稳,经常手足并用才能向前移动一段距离,看上去随时可能倒下,再也无法站起。他再也无法压抑痛苦与恐惧、保持老狼般的沉默,每当剑光亮起时,都能听到一声惨嚎。

这是一次对身心最彻底的羞辱与折磨,这是一场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止的酷刑。

这,本来就是一场凌迟。

如果换作别的人,哪怕意志再如何坚强,到此时只怕都会崩溃了,即便不会跪着向敌人哀求怜悯,也应该会想尽一切办法自杀。但周通没有,因为他这辈子折磨与羞辱过太多人,对无辜者施过太多酷刑,他见过人世间最黑暗与最痛苦的画面,他见识过真正的地狱,他的心就像在毒水里浸泡了七万年的石头,上面生出来的每块青苔都是罪恶的化身。纵使莫雨残酷的手段让他的身体与灵魂都在颤栗,依然无法让他投降,无论是向她还是向命运,在死亡到来之前他绝对不会自行去迎接死亡,相反,他依然像乞丐一样无比渴望着最后的胜利。

——只要能够爬过这段流着血的长街,自己就能赢。

他惨叫着,然后在心里对自己说。

暮色越来越越浓,变成夜色,平安道上的白雪反射着星光,也不足以照亮这个世界。

不知何时,忽然有昏黄的光落下,落在周通的身上,透过恐怖的伤口,可以清楚地看到骨头,

远处的灯光是没有温度的,周通却觉得身体忽然变得温暖起来,在小院里时,他的视力便已经受到了极严重的损害,一片模糊,只能看到一些大概,但他非常确定,那盏灯光是在自己的右手边,也就是平安道的北边。

那是程太师归老之前留在京都的府邸,最近被一位权势熏天的王爷夺了过去,变成了一座王府。

他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承受着近乎凌迟的痛苦,爬了二十余丈距离,终于离开了薛府的范围,来到了这里。

能忍耐,是因为有希望,从一开始,他的希望就在这里。

他的视线依然模糊,眼睛却亮了起来,仿佛被那盏灯火点燃了某种火焰。

他还残留着些许真元,隐匿在经脉的最深处,无论莫雨的剑再如何锋利,手段再如何冷酷,他都没有用,因为那不足以让他摆脱绝境。

这时候,那些如露水般的真元纷纷燃烧起来,带动着他的身体从雪地上掠起,向着那盏灯光疾掠而去!

他掠到那座王府前,再没有任何气力,重重地摔倒在了石阶下。

“我是周通!中山王救我!”

他用最后的气力喊出了这句话。

他从来没有绝望过,无数年来,他把无数人的心思玩弄于手掌之间,他很清楚,无论莫雨还是折袖,都不会让自己立刻死去,尤其是当他们完全掌握局面的时候,因为那样无法渲泄每个人内心最深处都会有的暴虐情绪与复仇意愿。

这就是他的机会,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他带着愤怒与嘲讽想着,就算你们这些王爷想要假装听不到我的惨叫声,难道能说听不到我的呼救声?他现在说一个字都难,却没有直接喊救我,而是喊道王爷救我,甚至还不忘喊出那位王爷的名讳,就是为了让对方必须出面。

我是大周朝之臣周通!

我正遇难!

请中山王救我!

……

……

天空里的雪云不知何时合拢了,遮住了星光,微雪再作。

中山王府的门开了,平安道两侧很多门都开了,很多盏灯出现在了夜色之中,很明亮,甚至有些刺眼。

夜色里的长街,变成了一条银河。

周通在河水里,再也无法压抑情绪,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神经质般笑出声来。

数十道破风之声先后响起,王府高手们来到了街上。

莫雨从微雪里走了出来,与周通隔着数丈的距离。

周通看着她,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一抹狠厉的神情。

现在你还怎么杀我?现在该别人来杀你了。

他的眼神把意思表达的非常清楚。

莫雨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夜风轻拂着宫裙,微雪落在她的鬓间。

她看着灯火通明的平安道,看着那十几座王府,说道:“娘娘对你们千般不好,但至少有一样好处。”

这句话是对至今没有现身的王爷们说的。

“先帝的儿子们,都还活着。”

灯光照着她的容颜,愈发明妍动人。

她的神情却还是那般冷漠,眉眼之间尽是强硬,与故去的那位隐隐有些相似。

“一个不剩,你们都还活着。”

“是娘娘,让你们活到了今夜。”

“今夜,我要你们把这样好处还来。”

“我要他死。”

微雪轻落,并无声息,就如长街此时的静寂。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灯光里有人摆了摆手。

周通视线模糊,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只能看到那人穿着件明黄色的衣衫。

中山王府没有关门,但走到府外的人,都退了回去。

这是怎么回事?

周通觉得这很荒唐,心想难道王爷你就不怕道尊动怒吗?

莫雨走到了他的身后。

恐惧再次笼罩了他的身体。

他喘息着,向前爬去。

平安道上有十几座王府,还有天海家,还有大臣,中山王是个疯子,难道大家都是疯子?

他爬呀爬呀爬,不停地爬,想要爬到下一个灯火阑珊处。

可是,他还隔着很远,那处的灯火便熄了。

甚至,那座王府把门都关上了。

接着,沉重的大门缓缓合拢的声音不停响起,街上的灯光依次熄灭。

夜色越来越深。

周通越来越冷。

他爬过寒湿的雪地,染血的长街,所有的沉默与坚忍,始于希望,却终于……绝望。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