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逐日者的悲伤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1-20    作者:猫腻


这是商行舟的声音。

不要让京都看见,不要让天地看见,不要让他看见……果看见了怎么办?

那句没有说出口的潜台词,谁都知道必然与死亡有关。

陈长生没有说话,看着风雪里的夜色,眼睛明亮,眼神平静。

在他的心里,也有一句话,那必然是与回归有关。

……

……

夜里的风雪没有变疾,也没有变小,国教学院四周数不清的骑兵,依然在警惕地对峙着。

商行舟回到皇宫,那些青衣道人恭谨行礼,然后离开。

他站在风雪里,看着正殿侧窗上年轻的皇帝陛下被灯光剪出的身影,生出一抹欣慰的神情。

一切终究都是值得的。

雪地上响起簌簌的声音,那是靴底踩破松软雪面,辛教士来到了他的身后,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显得格外谦卑。

梅里砂回归星海后,教枢处始终没有迎来新的主人。

这座教殿在国教里的地位很特殊,隐藏实力极强,便是茅秋雨也不方便领事,只不过暂代了数月时间。

在很多人眼里,深受梅里砂信任、并且与国教学院关系密切的辛教士,应该是最有可能执掌教枢处的事宜,只是现在资历浅了些。

没有人知道,辛教士其实还有个身份,他是清吏司的密探。

更加没有人知道,前些天周通被追杀,最初拔动周狱地底阵法琴弦、把周通逼出来的那个人,也是他。

原因很简单,前途一片光明的辛教士,不可能甘心继续做周通的一条狗,他希望周通死。

当然,如果不是他已经得到了某种承诺或者说保障,相信他的勇气会到来得更晚一些。

“京都暂时无事,离宫三年无事,你在教枢处守着意义并不大。”

商行舟说道:“替我去南方看看圣女峰与离山的情况,另外,告诉长生宗,把我要的那个东西送过来。”

辛教士有些吃惊,不知长生宗要送给道尊的东西是什么,竟如此重要,但他没有说什么,领命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风雪里。

……

……

湖面上的积雪先前被寒风拂走,露出平滑的冰面,映着远处的灯火,看着就像一大片琉璃。

琉璃的上方隐约有些小点,那是她先前留下的脚印。

可能是看到这片湖冻成的琉璃,让陈长生想到了一些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事情。

“那些夜明珠和宝藏,你都带着了吗?”

北新桥井底的地下洞窟里,石壁上镶着千余枚无比珍稀的夜明珠,地上堆着金山银山。

那些是小黑龙的珍藏,也是她能够熬过漫漫数百年岁月,最大的精神力量来源。

陈长生很清楚她对这些事物的重视程度,所以提醒了一句。

“当然带着的。”

小黑龙拍了拍腹部,特别豪气干云,就像刚刚喝了八十碗烈酒的好汉。

变成人形的她,很是娇小,比陈长生要矮两个头,看着就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做这样的动作,难免会显得有些滑稽,当然也很可爱。

陈长生知道她的黑衣便是龙鳞,无法分离,也无法装太多东西,而且她也没有空间法器,不由很是好奇,那些东西被她藏在了哪里。

“你真是笨死了。”小黑龙有些生气,拍着腹部说道:“我都说了在这里啊。”

陈长生这才注意到,她的腹部微微鼓起,就像是贪吃的孩子。

原来,她竟是把那千余枚夜明珠和难以想象数量的金山银山珊瑚海……都吞进了肚子里。

今后几年倒是不用担心没有钱用了,不过难道每次用钱都得让她吐出来吗?

陈长生觉得这实在有些不洁,然后很自然地想到,除了吐出来还有一种办法,顿时有些不安。

“你不要瞎想啊!”小黑龙很快便反应过来,吼道:“你要再敢胡思乱?,我就一口吞了你。”

陈长生心想如果你真生吞了我,最后还是要吐出来,或者那般,脸色更是难看。

小黑龙还是很快便明白了过来,脸色比他更加难看,缓缓举起了拳头。

这拳头很秀气,在风雪里看着就像是孤枝梅花,煞是可怜。

……

……

轰!国教学院里响起一记雷声,地面震动不安,大榕树上的积雪簌簌落下。

雪湖表面出现数道裂缝,裂缝相交的地方是水面,浮沉的碎冰里,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

她把那个人抓了起来,就这样拎着,走回了藏书楼。

因为保护书籍的需要,藏书楼里的灯烛都是特制的,温度相对较低,就算再多盏,烘再长时间,也很难把湿透的衣衫烤干。

陈长生坐在数十盏灯火之间,寒冷的湖水不停地流淌到乌黑的地板上。

被一拳轰进冰湖里,浑身湿透,寒冷刺骨,无论怎么看,这都是很悲哀、很值得生气的事。

他没有这些情绪,因为完美洗髓的身体,可以承受住这样的重击,完美聚星后,世间普通的寒热,根本无法侵袭他的身心。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她这时候有些异常。

按性情来说,本应得意的黑衣少女,这时候坐在他的对面,沮丧地低着头,甚至隐隐有些悲伤。

“怎么了?”

“我的力量变小了。”

“可能……是刚刚脱困,还没有习惯?”

“不。”

她看着脚踝之间系着的那根铁链,说道:“如果没办法斩断这根铁链,我永远没有可能战胜你师父。”

陈长生这才知道她担心的是这个事,安慰说道:“就算斩断这根铁链,你也打不过他。”

她很生气,喊道:“你这是在安慰人吗?”

陈长生认真说道:“是啊,因为这是客观事实,我小时候有只黄金巨龙想要吃我,结果被我师父赶走了。”

在龙族里,黄金巨龙与玄霜巨龙最是高贵强大,无数万年前,黄金巨龙一族离开这片大陆后,便以玄霜巨龙为尊。他说的那只黄金巨龙,据余人师兄后来的描述,应该就是当年黄金巨龙一族里的成员,而且极有可能是位真正的皇族。

那只黄金巨龙当然比现在的小黑龙强大无数倍,却依然不是他师父的对手。

在他想来,小黑龙因为担心无法战胜自己师父而难过,这真的很没有必要。

谁会因为追逐不到太阳而悲伤?

……

……

谁会?

当然是那些勇敢或者说疯狂的追日者。

她的视线落在他腰间的短剑上。

当年第一次看到这把剑的时候,她就感受到了那道宏远、熟悉、值得敬畏或者说警惕的气息。

后来听陈长生讲了些当年的事情,她便确认,这把短剑就是那只黄金巨龙的第三龙须。

能够战胜一位黄金巨龙皇族,并且把对方最珍贵的第三龙须截下做为兵器,那个人该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自信。

从那时候起,她便知道,陈长生的师父是个很可怕的人类。

如果有可能,她当然不会与这样的人类为敌,可是……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守护者。

那个强大的人类想杀你,那我当然就要想办法战胜他,然后杀死他。

所以,我有些难过。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