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沉默的山谷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3-02    作者:猫腻


覆在木桥上的霜,有一部分是先前碎掉的冰珠,寒意缘自吱吱的呼吸,但还有一部分则是直接来自远方的那道琴音,同样无比寒冷,甚至还要更胜一筹,竟有比玄霜巨龙龙息还要更加寒冷的存在?

陈长生这样的人类,很难想出答案,但对海笛来说,这个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雪老城非常严寒,尤其是那座永远隐藏在阴影里的魔宫,更是终年寒风不断。

他如此震惊,惘然,恐惧,便是因为想到了那个地方。

今夜他事先便知道,必然会有变化发生,但当变化真的来临时,依然有些无法承受,因为他没有想到,竟是那位来了。

……

……

“看来,魔族真的很不喜欢朱砂丹啊,竟然是海笛这样的大人物亲自来了。”

唐十七爷看着山下雪谷里的庭院,脸上露出一抹意味难明的笑容。

汶水唐家付出了极大代价,才查到了一些线索,确认了朱砂丹应该出自高阳镇,然后查到了这片雪岭山谷。

他没有刻意泄露这个极为重要的情报,只是稍微闭了闭眼睛,这个消息便传到了很多地方。

朝廷的大人物来了,魔族的大人物也来了。

消息是从松山军府传出去的,魔族收到的时候应该要晚很多,但他们只晚了半夜时间,而且来的是一位真正的大人物。

由此可以想见,雪老城对这件事情是多么的重视。

对魔族来说,人族拥有如此奇效的药物,是完全无法接受的事情。

最近一年战场上,双方强者的死伤比已经明显在往人族方面倾斜,从过去千年间的一比四,降到了现在的一比三点七。这个数据看上去似乎变化不是太大,但如果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呢?如果朱砂丹的数量变多了呢?要知道人族与魔族之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千年之久,哪怕再微小的变化,也极有可能在最后影响到大局。

所以魔族一定会想办法把朱砂丹的主人杀死,毁掉那张药方。

如果这一幕真的发生了,唐十七爷会觉得有些遗憾,但也会觉得非常满意,就像此时。

说话的时候,他手里的那把剑还留在那名松山镇客栈掌柜的腹中。

那名掌柜痛苦地喘息着,最终闭上了眼睛,再也没了呼吸。

他这时候站在雪岭高处的一处断崖边,身周到处都是死尸。

只有一个人还活着。

前英华殿的主教脸色苍白,牙齿格格作响,低着头,根本不敢看唐十七爷一眼。

这些死人都是唐十七爷的亲信下属,都来自汶水,都是被他亲手杀死的,就在先前短短的这段时间里。

这当然是杀人灭口。

唐十七爷这个局看似是想借陈长生的刀收拾朱夜等人,从而替唐家在天凉郡打开局面,实际上……他是要杀陈长生。谋杀教宗陛下,汶水唐家也无法承受,所以他不能留下任何证据,哪怕是他很信任的这些下属也必须死。至于朱夜、宁十卫和天海家的人,就算事后生出怀疑,也没有证明指责他什么,相反为了避免承受离宫的怒火,或者还要反过来配合他。

“海笛大人应该也没有想到朱砂丹的主人会是教宗陛下吧?”

当前的局势已经不会发生任何改变,魔族本来就要杀朱砂丹的主人,如果发现是陈长生,当然更不会让他活着。

想着当代教宗接下来就会死在自己的眼前,唐十七爷不免有些感慨。

他望着雪岭下方那片湖园,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

忽然,夜色里某处传来了一道琴音,他脸上的笑容渐渐被冻僵。

……

……

最先听到那道琴音的地方,不是那片湖园,不是高处那片雪崖,而是别处。

此处与那片庭院有十余里的距离,正是去高阳镇唯一的那条荒弃山道上。

朱夜、宁十卫、天海沾衣以及数百名高手军士,从庭院撤离后,正在这里整顿,不知道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他们听到那道清冽的琴音,但没有在意,因为接下来,他们的注意力完全被十余里外传来的声音吸引住了。

那道如雷般的轰鸣声,大地的震动声,风雨声以及剑声,表明一场极为激烈的战斗,正在那里发生。

那些强者是从雪岭北方来的。

雪岭之北便是魔域。

来的当然是魔族强者。

如果没有料错的话,那些魔族强者们这时候正在围攻陈长生和那名黑衣少女。

按道理来说,无论是朱夜还是宁十卫,这时候当然应该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救援。

一边是人族的教宗,一边是魔族的强者,该怎么做是三岁小孩子都应该懂的道理,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

但朱夜静静望着夜色某处,宁十卫漠然看着雪峰,天海沾衣皱着眉头,仿佛在想什么困难的事情。

山道很安静,很长时间没有人说话,很是诡异。

忽然,朱夜和宁十卫的脸色变得更加凝重。

远方那片庭院里的声音没有停止。

直到这时,他们才知道,原来陈长生的剑道竟然已经强到了这种程度,至于那位黑衣少女……传说果然是传说。

朱夜和宁十卫对视一眼,看出彼此眼里的余悸。现在看来,如果先前在湖畔,他们没有认输退走,而是试图凭借己方的实力强行出手,根本无法成功,只能得到一个谋杀教宗陛下的罪名……

天海沾衣的境界要低很多,无法通过远处的声音与气机变化,感受到陈长生和那名黑衣少女的强大。

所以哪怕他知道山道此刻的诡异沉默意味着什么,还是觉得有些无聊。

他想起了先前那道突然出现,然后消失不见的琴音,望向山道前方的夜色里。

夜色顿时破了,被琴音所破,被足音所破。

一只草鞋踏破山道表面的冰霜,缓缓行来,如踏碎清秋的落叶,发出松脆的声音,很是好听。

草鞋里的赤足很小巧,因为它的主人是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小姑娘眉眼如画,很好看,只是双眼之间略宽,眼瞳略向眉心去,看着便有些神情木然的感觉。

一位中年书生在她身后走来,身无一物,只是怀里抱着把琴。

也不见他如何动作,琴弦自行聚散,发出清冽至极的琴音。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