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离开以后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3-27    作者:猫腻


那个怪物盯着这些魔族,露出尖锐的牙齿,嘴里发出低楸的呜咽声,似是在警告与恐吓。

但最终他只是对着空气假咬了两下。

他确认了这些魔族都远比自己强大,自己没有任何机会。

伴着两声充满痛苦与恨意的尖叫,那个怪物潜进了深雪里,向着南方归去。

很明显,这个来自长生宗的怪物要比在场的魔族强者弱小很多,但不知道为什么,无论魔君还是魔帅,在厌憎之余却很警惕,直到确认那个怪物真的离开了很远,他们才真正放松下来。

“海笛怎么样了?”魔君抬头望向倒山獠的上方问道。

如果现在还是他的父亲执政,绝对不会就这样问话,因为需要魔君仰望的存在,只能是死者的英灵。不知道年轻的魔君是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是魔帅有意要让他意识到这一点,魔帅留在了倒山獠的头顶,并没有下来。

“死了。”

“很好。”

魔君的脸上露出一抹森然的笑容:“当初大哥进雪老城的第一夜见得就是他,以为朕不知道?”

黑袍淡然说道:“海笛大人还是指望着能够瞒过陛下的眼睛。”

“当年在雪老城外他硬接苏离一剑,只断了一只手臂,现在他更强,父亲却是受了重伤,哪怕天书碑认主,又何至于一招便把他击入雪峰之中?想要趁乱离开,还是想演一出好戏?朕可没兴趣再演下去。”

说完这番满是嘲讽的话,魔君牵起黑袍的手,扶着他向北方走去,显得格外尊重。

魔帅坐在倒山獠的盘山角里,看着雪原上面这对君臣的背影,发出一声极轻的意味难明的笑声。

他的笑声很难,就像是破了的锣。

笑声戛然而止,他望着远方的黑袍问道:“南客殿下呢?”

“应该死了。”

黑袍的声音还是没有任何情绪起伏,与说王之策时不同,没有任何嘲讽或怨毒隐藏在后面。

楸一的传人就这样死去,他却没有情绪波动,或者正是因为没有情。

“陈长生呢?”

“应该还活着。”

这次回答问题的是年轻的魔君。

听到这个答案,魔帅有些意外。

今夜魔族布下的这个局堪称完美,为此甚至不惜用了数场战争以为铺垫和背景——逃出深渊、令雪老城所有权贵都感觉如芒在背的陛下,当然是他们首先要杀死的对象,但他们肯定也不会放过人族的教宗。

如今陛下死了,南客殿下应该也死了,陈长生却还能活着,为什么?

年轻的魔君想起南客神魂二次苏醒时散发的强大的气息,眼睛微眯说道:“出了些意外。”

相信那个小怪物回到南方后,会给这个世界带去一些别的意外,他默然想着。

黑袍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那个小怪物不见得能够杀死陈长生。”

魔帅厉声喝道:“是不能杀死,还是你不想它杀死陈长生?”

“陈长生修道天赋极高,剑道修为极深,手段层出不穷,那个小怪物虽然极邪,但想杀死他确实很难。”

魔君说这番话本意是不想魔帅与黑袍争吵,但陈长生在战斗里的表现也确实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同时也让他很不解——陈长生根本不像一位教宗,更像位行走在夜色里的刺客,

黑袍没有理会魔帅的质问,对他说道:“陈长生虽是国教正统传人,但传承的并非寅与商,而是苏离。”

以魔君的身份地位,自然知道苏离当年就是一名刺客。

听完这句话,他略有所悟,不再多言。

……

……

苏离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但他的精神还在。

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说他已经死了,离山的剑堂前堆满了菊花,还有音容宛在四个大字。

这里说的是,他带着南方圣去了遥远的异大陆,但他的剑还在这个世界里发挥着作用。

他留下的剑在那几封信里,最后那封被陈长生当着魔君的面拆开了。

同时,他的剑也在陈长生的手里握着。

当然,他的剑一直都被离山弟子们握在手中,从来没有放开过。

两年前,魔族大军非常突然地向南方发起了进攻,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征服了万里沃野,杀到了寒山脚下,到这个时候,人们才想起来千年之前那段屈辱的历史,想起了人族曾经面临过的灭族之灾。

除了大周军队,世间所有的宗派山门以及各大学院都参加到了这场波澜壮阔的战争之中。青藤六院的师生源源不断向着前线而去,从南溪斋到梧院,从秋山家到烈阳宗,无数南方修道者来到了寒冷的北方,开始战斗。

南北合流后,南方诸宗派山门世家不再像以往那般听调不听宣,有更多修道强者参加战斗,有更多阵师辅助战略的实现,有了更完善的配合,人族军队的战斗力得到了非常明显的提升,如今人族能够在原野上都与魔族取得均势甚至偶尔还能进行有力的反攻,除了神秘的朱砂丹能够激励士气,更多的是基于这些变化。

离山剑宗却依然像往年那般。三名剑堂长老带着苟寒食、关飞白、梁半湖等二代弟子还有数量更多的三代弟子于拥雪关、拥蓝关等战略要地,助人族军队做战,却很少听从军府的命令,大多时候都是自行其事。

这样的行事作派自然引来了很多非议,然而长生宗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影响到离山的决策,圣女峰这两年很低调,而且以南溪斋与离山之间的亲密关系,自然也不会对离山指手划脚,至于朝廷……

自苏离以降,离山弟子们的眼中向来只有剑,哪有这种事物。

哪怕议论再多,也没有人敢对离山剑宗指手划脚,除了上述这些原因,更主要的是因为人们无话可说。

离山剑宗守的拥雪关还是拥蓝关,都是魔族施加压力最大的地方,离山剑宗的弟子们在战场上厮杀的极苦,不甘人后,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便有十余名三代弟子战死,苟寒食与梁半湖先后身受重伤,一位聚星上境的剑堂长老为给黑山军府的玄甲重骑断后,强行拖住魔族狼骑中队整整一个时辰,最后壮烈战死。

面对这样的离山剑宗,谁还能说什么?

除了洒惯热血的摘星院,再也没有哪个宗派或者学院比离山剑宗牺牲的更多。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国教学院。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