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庵外桃花说别离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5-21    作者:猫腻


第二批离开的人数最多。

最终唐老太爷同意在朝廷与国教之间的这场战争里置身事外,这已经是离宫能够获得的最大好处。

凌海之王与桉琳大主教带着城外的数千国教骑兵,要回京都处理新的局面。

凌海之王问道:“陛下何时归来?”

陈长生说道:“应该回来的那天,就会回来。”

凌海之王与桉琳大主教走了,城北的原野上升腾起无数道烟尘,渐渐要把这座老城掩住。

看着远处的画面,唐三十六忽然说道:“不要相信老太爷会一直保持中立,那天除苏是被故意放走的。”

陈长生已经知道了那天汶水畔战斗的具体画面,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唐家的五样人很可怕,而且是在汶水城里,除苏再如何厉害也没道理能够逃走。

“那位盲琴师既然是长生宗硕果仅存的长老,手下留情也说得过去。”

说话的人是汶水城主教。

做为国教安置在汶水城里的头号人物,在今次的事件里,他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发挥了很多作用。

唐家应该不会就此事迁怒于他,可如果他继续留在汶水城道殿,想必唐家会觉得有些碍眼,陈长生与凌海之王已经商定稍后离宫会派出一位新的主教前来汶水就职,怎么安排原先的这位主教便成了问题。

从道理上来说,汶水主教替国教立下如此功勋,理应回京都拥有一个更加清贵的位置,但他亲手杀死了白石道人,回到京都一定会被国教里某些人视为眼中钉,会遇到很多麻烦,所以陈长生直到现在也还没有下定决心。

“现在要走了,你想好没有?”陈长生对主教问道。

汶水主教说道:“卑职就想随侍陛下左右。”

唐三十六说道:“这位置倒确实比离宫里的任何位置都强。”

对国教中人来说,最好的位置是什么?当然就是教宗陛下身边最近的位置。

无论教宗是在天南还是在地北,或是荒僻西陲,只要能够长年留在他身边,那么必然会得到最大的好处。

汶水主教神态谦卑微微一笑,没有反驳唐三十六的说法,说道:“您说的有理。”

唐三十六看着他问道:“这个位置是通往别的位置的捷径,那你最终想要的位置是什么呢?”

汶水主教很认真地说道:“此生无望神圣,就想着回归星海之前,能做一任大主教便好。”

唐三十六很感兴趣,问道:“哪座圣堂?”

“草月会馆。”

汶水主教回答的很快,很明显他平日里已经想了很长时间。

听着这答案,唐三十六忍不住笑了起来。

草月会馆是离宫六殿之一,宣文殿大主教的居所。

前一任宣文殿大主教牧酒诗被教宗逐出国教后,草月会馆始终无主。

汶水主教的目标倒是来的非常确实,而且有道理。

“我很欣赏你。”唐三十六说道:“请教高姓大名?”

对方是国教在汶水城的最高代言人,而且已经在汶水城里生活了很多年,但他还真的不知道对方叫什么。

汶水主教微笑着说道:“老太爷以前喜欢叫我小户,您也可以这么叫。”

唐老太爷可以这么叫,唐三十六却没有这个资格,有些不确定问道:“小胡?”

“户,农户的户。”陈长生说道:“他叫户三十二。”

听到这名字,唐三十六的眼睛都亮了起来,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说道:“好名字,是排行还是房数?”

“小时候我住的地方遭过一次地震,整个镇子最后只剩下了三十二户,我家全死光了,就活了我一个,我是被三十二户一起养大的。”主教平静说道:“我叫这个名字是想提醒自己,活着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不要早死。”

……

……

一行人离开汶水城,向着东南而去,迎面便能看见一座山。

即便是隆冬时节,前两日一直在下雪,那座山依然青色十足。

这座山并不高,青树掩映之间,还可以看见十余丛桃花正在盛开。

应该是山上有温泉,又或者是类似汶水道殿那样的阵法。

看着山上的桃花青树,陈长生想着在雪岭里的这一年除了有些寂寞很是平静喜乐,有些挂念小黑龙。

不知道此时的她在往西的旅途上是否顺利。

青枝桃花之间,隐隐可见道观檐角。

唐三十六望着那处,沉默不语。

陈长生问道:“这就是鸡鸣山?”

唐三十六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如此说来,他的那位小姑便应该在那座道观里。

“见过吗?”陈长生问道。

唐三十六摇了摇头,片刻后又点了点头。

“小时候不懂事,心里又一直记着这件事情,偷偷去山上看过,然后遇着了……”

遇着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对方有没有认出他的身份?有没有交谈?

只有这一次相遇,还是其后又有多次看似无意、实则刻意的相遇?他说到这里便没有再继续,为了道观里那个女子的安全或者说平静生活,最好不相见,也不要提起,以后也不会再相遇了吧?

……

……

向东南行去三十余里,汶水流进了恨河,再也没有了自己的名字。

做为大陆最著名的河流之一,恨河发源于云墓深处,流经天南肥沃的原野,再穿过绵延千里的落梅群山,接纳了更多的支流,气势已然极为恢宏,但如果沿着河流上溯而行,来到峡谷里,才会看到真正壮丽的风景。

陈长生等人行走在峡谷里,两岸高峰入云,山林极密,人迹罕见,只能听到猿猴鸣叫的声音,不用担心被人跟踪,也不用在意安全问题,这里不是北疆,不可能遇到魔族强者,也很难集结大量的军队,也不像汶水城有无数强者。

越往上游去,峡谷越是险峻,河水的流势愈发陡急,水势却未稍缓,很是惊人,轰隆如雷的声音不绝于耳。随着旅程的继续,峡谷里渐有人烟可见,但往往也要行走半日,才能看见几户人家,绝大多数时候,眼中所见尽是野地。

户三十二在出任汶主主教之前,曾经在这片峡谷里传教多年,对这一带的风土人情极为了解,一路讲解,陈长生与唐三十六听着他的解说,看着两岸的风光,自然不会觉得无趣。南客一脸懵懂地跟着众人,牵着陈长生的衣角,也不知道能不能听懂那些话,折袖的视线则是一直警惕地注视着山林里的任何动静,根本没有听这些闲话的兴趣。

只要有人便一定会有国教的信徒,便会有消息传来。

在一个野渡处他们收到了最新的消息。

据说前两天,有人在奉阳城外看到了一个浑身湿透的怪物杀了两个牧羊童,然后吃了。

……

……

(还是想尽量保持两更,很怕那根弦松下去,但这几天不确定,还是像以前说的那样,第一章四点左右,第二章大家等到九点吧,如果没有就是没有了,明天就再次开始漫漫旅途咯,想到一年前和领导开车从黑龙江回湖北,仿佛隔世,真的,这一年算是我这辈子过的最慢,但又是最快,最辛苦,也是最充实的一年吧。)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