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我会在深渊里等你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5-26    作者:猫腻


从汉秋城到奉阳城,这对年轻男女一路游历,虽然还不像普通情侣那般亲近,但神态动作已经是自然了很多。

牧酒诗站在了别天心身边,很自然地靠在了他的怀里。

哪怕这样的画面已经发生过数次,别天心依然觉得很激动,心跳微微加快。

牧酒诗有些调皮地一笑,似乎觉得这很有趣,伸出洁白如玉的小手,按在了他的胸口。

她的掌心之下便是他的心脏。

别天心自然不会在意她的动作,但在下一刻,他的神情忽然变得异常凝重。

一个穿着青衣、戴着铜制面具的怪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们的房间里。

看着这名青衣怪客,别天心眼瞳微缩。

此人是谁,竟能悄然无声地来到房间里,无论自己还是牧酒诗都没有什么感知。

青衣怪客没有释放出所有的气息,但别天心已经隐隐猜到了对方的真实境界,鬓角微湿。

他只有聚星境,但父母俱是神圣领域强者,见识要远远超出同辈中人。

在世间游历时,别天心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安全问题,因为根本没有谁敢对他有任何不敬。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敢冒着两位神圣领域强者盛怒的危险对他下手,那就只能是另一位神圣领域强者。

别天心不知道这名青衣怪客是谁,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找自己,但他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

“你赶紧离开,不要理我。”

别天心盯着那名青衣怪客,对怀里的牧酒诗说道。

牧酒诗的小脸上流露出有些奇怪的神情,似笑非笑,似乎感动,又似乎嘲弄。

但她没有离开,也没有询问什么,就连手掌也还放在他的胸口上。

别天心觉得有些奇怪,但他这时候的注意力完全在那名青衣怪客身上,根本没有余暇顾及这点,而且他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毕竟是无穷碧与别样红的儿子,虽然比不上落落当年那般夸张,在世间游历当然还是会随身携带一些很强大的法器。

比如现在他的袖子里就藏着一样法器,那样法器无法战胜一名神圣领域强者,但可以构成一道神圣结界帮助他支撑一段时间,同时这件法器启动的时候,他的父母便会生出感应,无论彼此之间相隔多么遥远。

这也是为何他可以保持镇定,让牧酒诗先走的原因。

但下一刻他再也无法保持镇定,脸色瞬间变得异常苍白,因为他发现藏在袖子里的那样法器出了问题。

酒楼四周出现了一道若隐若现,却坚不可破的气息,想必是那名青衣怪客布置的,可以阻止他任何传讯的可能。

可是那件法器呢?为何会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出了问题?

他望向怀里的牧酒诗,感受着胸口处她越来越寒冷的手掌,隐约猜到了些什么,眼睛里流露出痛苦与不可思议的神情。

“为什么?”

这是别天心此时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牧酒诗仰着小脸看着他,调皮地吐了吐舌尖,笑着说道:“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呀。”

别天心听到了答案,却依然无法相信,身体因为愤怒与难过而颤抖起来,颤声说道:“是吗?”

“我一直不让你告诉别人,包括你的父母,就是因为我没有想过和你在一起。”

牧酒诗站直身体,娇小的手掌依然紧紧地贴着他的胸口,仿佛有些贪恋他的温度。

“让你这个可怜人死的明白些吧,当初与你一道去汉秋城,就是想让你与陈长生遇到,然后杀死你,但那时候因为一些事情,我们不便动手,所以才会拖到现在,其实你如果仔细想想,便能知道这是个局,只是你太蠢了。”

她嘲弄说道:“你有什么资格娶我?我可是要做教宗的人。”

看着她脸上的神情,别天心从先前的恐惧不安里清醒过来,只剩下痛苦与愤怒,喃喃说道:“原来你们想栽赃给陈长生,让大陆内乱不断,想来一切都是你们牧家的局,如此说来,牧夫人当年去白帝城也有问题。”

牧酒诗没有想到死到临头,这个自己始终瞧不起的纨绔子弟忽然变得清醒理智了很多,不禁有些讶异。

然而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任何改变的可能。

“当然,我姐姐是何等样人物,是我族中最具智慧的天才,又怎么会因为皇位这种事情被逼离开大西洲?”

牧酒诗看着他平静说道:“我那位姐夫一世英雄,最终也没能过得了美人关,被我姐骗了这么多年,你虽然及不上我姐夫,但现在看来倒也算是不差,请平静地去死吧,我应承你,会记得你这些天对我的好。”

别天心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你们想栽赃给陈长生,没有人会信。”

牧酒诗轻声说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被黑龙杀死的。”

说完这句话,她的小手里忽然散发出一道极其精纯、无比寒冷的气息。

别天心的身体顿时被冻僵,再也无法移动。

他注意到她的眼眸变得异常幽深,仿佛一道寒潭。

他想明白了牧酒诗准备做什么,又准备如何栽赃陈长生。

牧酒诗静静地看着他,掌心里涌出的寒意越来越浓。

别天心身心俱冷,不知道是因为这道深寒气息,还是因为她的无情与冷酷。

寒霜覆上他的睫毛,看着就像北方树上挂着的冰棱,有些好看,又有些悲伤。

他盯着牧酒诗的脸,仿佛要把这张美丽、单纯却又无比恶毒的脸永远地记住。

“我不会去星海,我将去往深渊,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你,我会一直在那里等待你的到来。”

这是别天心最后的遗言。

说完这句话后,他便闭上了眼睛,断绝了呼吸。

他的幽府、星窍、经脉以至血肉,都被极端的严寒冻成了结晶,再没有任何生机。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牧酒诗的手掌终于离开了他的胸口。

看着已经变成真正冰雕的别天心,她沉默了很长时间,脸色有些苍白。

不知道是因为这些深寒气息让她耗损了太多真元,还是因为别天心死前最后说的那句话。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