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草堂怀仁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5-31    作者:猫腻


说话间,一行人来到了那片山崖前。

崖间不时有松树伸向空中,有细瀑落下,溅起不少水滴。

崖前是一大片山坪,地势颇平,伸延出去很远,竟看不到边际,仿佛原野一般。

坪间到处都是青树,再往深处去,则可以看见很多花树,花树之后则是无数幢建筑,黑檐白墙隐在树林里,颇为美丽。

看着传说中的南溪斋,户三十二觉得与离宫很不同,赞叹不已,唐三十六却想起了汶水城里的祠堂,城外的鸡鸣山,沉默无言。

穿过青树与花树,踩着微湿的青石,兜兜转转,便来到了南溪斋前。

一行人越过明堂,穿过数座小园,又经过很多幢经阁,来到最深处,迎面便看到了一间草堂。

在草堂的四周竖着很多座石碑,碑石上偶有青苔,却遮不住上面清晰深刻的线条。

唐三十六和户三十二都曾经进天书陵观碑悟道,一看便认了出来,这些石碑应该都是天书碑的仿制品。

不是简单而粗糙的模仿,石碑之上自有沧桑意味,与草堂融在一起,自成天地,令人敬畏。

唐三十六的性情再如何轻佻,来到这种地方,也变得安静了很多,有些担心隐藏在暗处的折袖会不会出事。

草堂里面搁着三张蒲团,有天光从屋顶的琉璃里洒下,光线并不暗淡,可以看得很清楚。

先前在山门处遇到的那位黑衣道姑坐在左手边的蒲团上,神情依旧冷漠,看着走进草堂的唐三十六,眼里生出一抹戾气。

一位紫衣道姑坐在右手方的蒲团上,眉直且浓,眼神强硬至极,一看便是那种暴烈如火的性情。

坐在正中间蒲团上的那位道姑穿着白色的斋服,神情平静温和,眼睛有若秋水,看着便让人心生亲近之感。

然而唐三十六看着这位白衣道姑便心生警意,猜到她便是先前那道声音的主人。

不是因为她的祭服颜色是圣女峰最尊贵的白色,而是因为她的人本身。

叶小涟在他身旁轻声说了几句,向三位道姑行了一礼,退到了后方。

唐三十六才知道,原来那位紫衣道姑便是怀恕,那位白衣道姑是怀仁。

怀仁神情温和说道:“唐公子与户主教请坐。”

唐三十六与户三十二依言坐到了客位的蒲团上。

怀仁看着唐三十六说道:“不知老太爷可好?”

唐三十六说道:“还行,没死,不过我既然能活着,他自然也高兴不到哪里去。”

整个大陆都知道汶水城里发生的事情,但没有想到他会就这样挑破,而且言语间对唐老太爷竟是如此不恭敬。

怀璧闻言冷笑一声,怀恕则是微微挑眉,明显对他的这番话感到不喜。

“唐公子说的不错,只要还活着,那就最好。”怀仁看着唐三十六微笑说道。

唐三十六明白这位南溪斋长老的意思。

只要唐老太爷还活着,唐家便是老太爷的唐家,他先前在山门处对南溪斋的威胁,自然落不到实处。

“不错,活着确实最好,像我二叔肯定不会觉得好,因为他死了。”

唐三十六认真说道:“这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谁家的叔父长辈死了,会觉得高兴?

就算世间所有人都知道,唐家二爷与他之间的问题,可话不该这般说吧?

怀恕的直眉挑的越来越高,脸上的怒意越来越浓,她性情暴烈,嫉恶如仇,最见不得那些不知尊卑、无视长幼的家伙。

怀仁依然很平静,只是看着唐三十六的眼神里多了些说不清楚的意味。

她也清楚唐三十六的意思。

先前那句话,她是想告诉唐三十六,就凭他威胁不了南溪斋。唐三十六这句话则是告诉她,唐家二爷死了,他在唐家继承权的战争里已经获胜,现在唐家确实还是唐老太爷的,但以后终究会是他的。

南溪斋每年的开卷钱里,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由唐家奉献。

这并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南溪斋以及无数附属宗派,还有那些田地生意,在很大程度上都与唐家的生意息息相关。

很多宗派山门都是这样做的,不与唐家做生意,也要与秋山家、吴家、木柘家做生意。

修道本来就是一门大生意。

以南溪斋在修道界的地位,当年她们选择合作伙伴的时候,当然会选择名声最好、历史最悠久的唐家。

谁能想到,隔了无数年后,唐家的继承者,竟然会用彼此间的合作来威胁南溪斋?

怀仁没有再与唐三十六就此问题说什么,转而问道:“唐公子那位同伴呢?”

这问的自然是折袖,说明南溪斋一直都知道他的存在,说不定现在都还有人盯着他。

唐三十六脸皮很厚,平静说道:“您说什么?”

怀仁微微一笑,不以为意,望向户三十二说道:“不知教宗大人现在何处?斋中弟子们很想尽快得到陛下的教诲。”

这话说的很婉转,也很客气,只是语句组织的并不是很妙,有些生硬形成的可笑。

但她的意思表达的足够清楚虽说都是国教一脉,教宗陛下身份更是尊贵,不经通传便直接进来,终究还是不妥。

户三十二虽然脸皮也很厚,但知道这时候不能乱来,指着草堂外某个方向说道:“陛下应该是去了峰顶。”

那片山崖后云雾缭绕,其间隐有一座高峰,正是圣女峰。

听着这话,坐在两边蒲团上的道姑骤然色变,尤其是那位穿着紫衣的怀恕道姑,大怒喝道:“岂有此理!圣女闭关静修,正在关键时刻,严禁任何人打扰,不然若走火入魔,谁来承担这责任!教宗他想做甚!”

唐三十六说道:“听闻南溪斋有变,教宗陛下担心圣女安全,不眠不食不休驰骋千里来探望,有何不妥?”

怀璧冷笑说道:“我南溪斋又能有何变故?圣女的安危自然有我们护持,哪里需要外人担心。”

唐三十六问道:“听闻前些天肖张曾经来过圣女峰?”

怀仁举手示意师妹不要再说,平静说道:“不错。”

唐三十六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为何最终他没能进山门?”

三年前在京都风雪洛水畔,肖张横枪于河中,救了重伤的王破。

从那一刻起,不管肖张自己愿不愿意,整个大陆都把他视为了国教与陈长生的强大臂助。

朝廷追杀了他整整三年时间,便有这方面的原因。

在他山穷水尽之时,前来圣女峰暂避,却被逐了出去。

难道说,圣女峰已经不再把自己视为离宫的盟友?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