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问罪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6-06    作者:猫腻


别天心死了?此人的境界天赋虽然及不得逍遥榜、点金榜前列那些真正的天才,但同样也是大陆的名人。

毕竟不是谁都能像他一样,父母都是神圣领域的强者,事实上除了落落殿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出身。

这样的一个人居然死了?谁敢杀他?

想及此,崖坪上千余道目光再次望向了陈长生。

谁都知道,陈长生与国教,或者准确来说是当年的国教学院与无穷碧、别天心这对母子积怨颇深。

而且敢杀别天心且有能力杀死别天心……放眼大陆确实太少,除了教宗陛下还会有谁?

陈长生看着别样红眼里的那抹戚意,知道无穷碧说的话是真的,原来别天心真的死了。

他心情微沉,发现今天的事情比昨日用慧剑推演的更加麻烦。

当年在京都,离宫推出诸院演武,他与国教学院与别天心及那位仆人曾经有过对峙,但此事随着别样红非常及时的一封信以及苏墨虞由离宫附院转至国教学院,很快便得到了平息。

那之后无穷碧曾经夜至国教学院,意图杀轩辕破立威,被苏离的一封信斩成了丧家之犬。

前后两次,陈长生与国教学院都不算吃亏,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向无穷碧与别天心进行报复,甚至随着时间的流逝、无数大事的发生,已经快要忘记当年的这些过往,前些天在汉秋城里遇见别天心的时候,他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到底发生了何事,请先生明言。”陈长生看着别样红说道。

别样红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吾儿不肖,但我想罪不至死,今日我来便是想知道为何要杀死他。”

陈长生说道:“我最后一次见到别天心是在汉秋城,之前三年未见。”

苟寒食起身说道:“先生还请节哀,晚辈以为此事或者有些误会,冒昧请前辈说一下细节。”

别样红背着双手,望向崖外的原野上的桐江,神情渐趋清冷。

“吾儿昨日死在奉阳县城东二十里的峡江上,尸被挫骨扬灰抛入江底,若非我夫妻在他身上留下过烙印,还有别的隐秘手段,只怕根本不会察觉,待日后发现有变,也再无法找到他在哪里,下手之人心思酷毒缜密,真是令人佩服。”

这位强者怎会佩服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自然是反话。

他越是佩服,就越想那个人死,而且要很惨的死去,必须比被挫骨扬灰狠上无数倍。

崖坪很安静,所有人都神情凝重地听着这番话。

当听到奉阳县城时,唐三十六与户三十二对视一眼,生出很多不安。

陈长生说道:“我确实去过奉阳县城,但没有见过令郎。”

别样红并不意外他会承认自己去过奉阳县,万余信徒亲眼所见,谁又能否认呢?

他看着陈长生的眼睛问道:“南客是否带着你在某处江面飞过?”

陈长生回想起当时的画面,说道:“不错。”

别样红沉默了会儿,说道:“他的尸骨残灰,便在那片江面之下。”

听着这话,陈长生沉默不语,没有说话。

做为当事者,他自然知道这必然是一个阴谋,问题是,这个阴谋实在是很厉害,他无话可说。

无穷碧冲着别样红喊道:“你还与他说这些废话做何!”

微寒的山风在崖坪上来回,拂动她的白发,看着有些狼狈。

陈长生从来都不喜欢她,但看着她悲痛的模样,同情自生,说道:“确实不是我。”

无穷碧转身盯着他,眼神怨毒至极,直欲噬人一般,说道:“那你把那条恶龙交出来!”

陈长生有些不明白,为何无穷碧便一直把目标指向吱吱,问道:“难道有人亲眼看到她杀了别天心?”

“不,就算是亲眼所见的证人,也可以被人收买,我不见得会信。”

别样红看着他说道:“而有些证据虽然不会说话,却更加值得信任,因为它不会被收买,也无法被伪装。”

说完这句话,他伸出了右手。

那朵著名的小红花,还悬在他的尾指上,在清风里徐徐摇摆。

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小红花上,而是在他的掌心上方。

一道极为凝纯的星辉,从他的掌心散溢而出,罩住了十余粒极为细小的冰粒。

那些冰粒太细微,隔得稍远,便无法看清,但当这些冰粒出现的时候,数里方圆的峰顶崖坪,温度竟瞬间下降了些许。

别样红身边的草地上甚至生出了一层浅浅的霜。

这是什么事物,竟然如此寒冷?

陈长生不认识这些事物,但他对这道寒冷的气息非常熟悉。

下一刻,他神情微变。

这个阴谋果真难以破解吗?

“这是只有玄霜巨龙才有的深寒龙息,无法伪造。”

别样红看着陈长生说道:“陛下如何解释?”

此言一出,场间响起很多议论声,然后渐渐回复安静。

无数双视线,望向了陈长生。

苟寒食与槐院副院长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相王与那位神将对视一眼,依然沉默。

怀璧则是冷笑了一声。

很多大人物都知道,如今大陆只有一条玄霜巨龙。

那些不知道的修道者,通过先前的议论,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那条玄霜巨龙,就是京都北新桥传说的主角,也正是当代教宗陈长生的守护者!

……

……

“谁说深寒龙息就一定是玄霜巨龙的?”

“就算是玄霜巨龙,谁又能断定一定就是陈长生那条黑龙的?”

“龙族生活在南海群岛上,黄金龙族走了,玄霜巨龙一族可还在,谁知道没有另外一条玄霜巨龙来到大陆?”

在如此紧张压抑的气氛下,依然能够用如此轻佻语气说话的人,自然只能是唐三十六。

他已经感觉到今天的事情会非常棘手麻烦,无论是陈长生还是他都想不出方法破解局面。

于是,他只能试图用胡搅蛮缠的手段把局面弄得更加混乱一些,想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方法。

很多人在面对唐三十六这种手段时都会有些被动,然后出现应对不当的情况。

但别样红的应对非常简单,他对唐三十六认真说道:“我的儿子死了,请不要这样。”

唐三十六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退了回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