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南溪斋剑阵!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6-07    作者:猫腻


怀仁看着凭轩的侧脸,面沉如水说道:“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凭轩平静说道:“师父,圣女把南溪斋交给弟子暂掌,弟子一直很苦闷应该如何做,现在想来,却是想的有些过多了,似我这等愚鲁之人,不需要想太多,只需要按照圣女的意思去做便好,那样便不会出错。”

怀仁喝道:“难道你以为圣女是个不辩是非之人?”

凭轩说道:“我只知道如果圣女此时在场,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用任何理由威胁到教宗陛下的安全。”

从寒山到京都,数万里路尘与土,这是她和很多南溪斋弟子亲眼所见,绝对不会出错。

怀仁寒声说道:“哪怕别天心真是他所杀?”

凭轩说道:“师父,我说过任何理由都不行。”

怀仁难掩失望之情,说道:“哪怕你明知道这样会把我圣女峰带入万劫不复之地?”

凭轩说道:“如果这就是圣女的意愿。”

无穷碧来到台前十余丈外。

她看着那些南溪斋的少女们厉声喝道:“想仗着人多欺负我们这两个老来丧子的可怜人?”

白发人送黑发人确实值得同情,但她与别样红乃是世间有数的强者,谁能欺负他们?

南溪斋少女们很紧张,这是她们此生遇到过的最强对手,但剑阵之势却依然稳固如崖。

峰顶千余名修道者,都紧张地注视着这边。

一边是真正的大陆强者,在神圣领域浸淫了不知多少年。

一边是传说中的剑阵,曾经创下过无数难以想象的战迹。

二者相遇时,谁会更强?

一声厉啸响彻峰顶。

无穷碧手里的拂尘,自天而落,向着台上砸了下去。

拂尘破空而起,带出无数道丝缕,每道仿佛都是闪电,割开空间,生出白色的湍流。

无数寂灭的意味,在那些闪电与空间湍流里,若隐若现,显得无比楸怖。

站在最前方的叶小涟,举剑相迎,台前亮起一道剑光。

在无穷碧带来的恐怖威压下,峰顶骤然寒冷,昏沉黯淡,这道剑光相形之下,显得格外脆弱渺小。

就像是滔滔汪洋里的一条小舢板,随时可能翻覆,就此湮灭无踪。

紧接着,又有数道剑光亮起,把昏暗的天地照的更亮了些。

汪洋里的那数条小舢板,仿佛组成了一艘小船,依然不是很大,但相对坚固了些。

下一刻,数十道剑光同时亮起,峰顶骤然明亮,仿佛到白昼。

那些舢板、小船被浪花卷在一起,变成了一艘大船,越过了极陡高的狂潮,刺破了厚重的雨云,挣出一道天光。

这不是简单的拼凑。

就算千万块木板堆在一起,堆成一座小山,只要进入海里,便会零散,根本无法承受任何风浪。

只有真正地组合在一起,才能变成迎风破浪的巨舟。

数十道明暗不一的剑光照亮峰顶,数十记不同的剑招破空而起,彼此应着,交流着,变成了一个整体。

这个过程非常迅速,而且仿佛水到渠成,水落石出,暗合自然法理,最神奇的是,就像合木为舟一般,数十记剑招的叠加竟然生出难以解释的量变,剑势陡然而涨,威力要比一名南溪斋弟子的剑招强大了无数倍!

这就是闻名天下的南溪斋剑阵!

无比恢宏的剑势,笼罩了峰顶崖坪,剑光照亮天地,撕裂乌云,与那记超越凡俗的拂尘相遇。

凌厉森然的剑意勃发而生,斩在那些闪电与空间裂缝之间,敌住了那些恐怖的寂灭气息。

无数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有撕裂的声音,有爆破的声音,更多的相遇则是真正的湮灭,悄然无声,却更加凶险。

狂风呼啸而作,崖间的青树向着西方弯去,仿佛要承受不住这种威力。

距较近的离山剑宗与槐院及数个天南宗派,纷纷释出气息,动用法器,护住弟子的安全。

烟尘渐敛,无穷碧的身影显现出来,还在原先的位置,竟是没能前进一步!

数十名少女组成的南溪斋剑阵,竟然真的挡住了神圣领域强者的一击!

有三名弟子,被无穷碧声势所慑,道心微乱后受了伤,无力再战。

破风声再次响起,很快便有别的南溪斋弟子,替换了这三名弟子的位置,而且要显得更加自信。

这还没有结束。

凭轩平静说道:“结大阵。”

话音未落,先前那些没有来得及出手的南溪斋弟子疾掠而去。

一时间,峰顶崖坪之上剑光不绝,剑吟不断。

三百余名南溪斋弟子组成的完整剑阵,就此成形!

白裙飘飘,仿佛浪花,永世不灭。

剑意森然,仿佛千峰,永世不倒。

这才是闻名天下的南溪斋剑阵!

峰顶崖坪无比安静,所有人的眼里都还残留着震惊的神色。

听说过南溪斋剑阵的人很多,但有机会亲眼目睹的人却很少。

南溪斋剑阵果然如传说中那样强大,只凭着一些通幽境的弟子,便能挡住像无穷碧这样的神圣领域强者!

无穷碧的脸上满是暴戾的情绪,她知道南溪斋剑阵的厉害,相传千年之前周独夫这位星空之下最强者闯圣女峰时,为了破掉南溪斋剑阵也耗费了不少时间,她虽然还有很多手段没有施出来,也不可能比周独夫更强,不过南溪斋剑阵再如何厉害,也不能阻止她的脚步,因为她要为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报仇,她今天一定要杀死陈长生!

就在她准备再次冲击南溪斋剑阵的时候,场间的局势发生了某些变化。

“本王以为,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让朱砂赶紧现身把当日的情形说上一番,无论是误会还是如何,自有分论。”

相王从椅中站起身来,扶了扶腰间的明黄系带,喘了两口气,看着台上的陈长生微笑说道:“世人皆知,教宗陛下与守护者之间自有感应,想来通知她不是难事,而玄霜巨龙瞬行千里,无论她这时候在大陆何处,想必都能在今日之内赶,如果教宗陛下觉得本王这个提议不错,那大家不妨先喝几杯茶,等她来再说。”

别样红沉默片刻,说道:“可。”

无穷碧自然不想如此,满脸怒容,但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

所有人都望向了陈长生,在他们看来,相王的提议没有任何问题,确实是持重之言。

只是教宗陛下会不会担心黑龙的安危,不愿意召她来,又或者是不敢召她现身?

陈长生沉默了片刻,说道:“我不会召她现身。”

满场哗然。

相王笑容渐敛,淡然说道:“那本王实在是不能再支持陛下了。”

不支持便是反对,不能明言但态度清晰。

这是他的态度,也可以理解为朝廷的态度。

当相王的声音还在峰顶崖坪里荡时,已经有很多人缓缓站起身来。

那些人是朝廷高手、数位来自洛阳长春观的青衣道人,是那些早就已经投靠朝廷的宗派山门强者,已有数百之众。

最显眼的,则是那名一直坐在相王身边的神将。

那位神将从始至终一言不发,神情漠然,却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因为他生的极有特色,双眉如同被染过一般,霜白如雪,令人睹之生寒。

也正是因为他的特异容貌,所以很多人都认出了他的身份。

白虎神将,聚星巅峰境界,天下神将排名次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