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千万人,我在溪边烤鱼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6-07    作者:猫腻


朝廷已经表明了态度。

与白虎神将一道站起来的那数百名修道强者,也是一种态度,并且是非常实际的威慑。

人群变得有些混乱,很多宗派山门望向四周的同道,想要知道对方的选择。

陈长生看着这幕画面,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户三十二也觉得,教宗陛下如果这时候能够召回黑龙守护者解释清楚这件事情,那是最好不过,但不知为何教宗陛下竟是坚持不肯这样做,走到陈长生身边,轻声说道:“趁南溪斋剑阵能护着一段时间,请陛下唤出南客遁走为上。”

陈长生依然沉默。

他没想到昨天在圣女峰顶石壁前生出的警兆,原来竟然是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个阴谋确实很可怕,至少到现在为止,都看不到什么明显的漏洞。

他现在已经看的非常清楚,这个阴谋并非只是别天心之死,而有更深层次的一些东西。

首先那人利用南溪斋合斋一事成功让他心乱,孤身冒进,才会今日在峰顶陷入重围,不然若像汶水城时那般,他带着数千国教骑兵,更有凌海之王与桉琳两位国教巨头持重宝在侧,何惧之有?

然后那人用玄霜巨龙的深寒龙息杀死别天心,让别样红与无穷碧坚信真凶便是黑龙,而那人事先便知道他无法召来吱吱对质,别样红与无穷碧才会确定他就是这次谋杀的主使者,从而造就当前的局面。

只有别样红与无穷碧这样的神圣领域强者,在丧子的悲痛之下,才敢向他这位教宗发起攻击。也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会让相王与朝廷找到足够的借口,让很多人敢于流露敌意,形成围攻之势。

是的,陈长生不是不想召唤吱吱到现场来对质,而是他现在没有办法召唤她。

就在别样红伸出右手,把那些残留着深寒龙息的碎骨给他看的时候,他已经通过神魂向远方发去了信息。

但一去杳然。

按照事先的计划与对行程的计算,吱吱这时候应该在白帝城里,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但在那一刻他只能感觉到她还活着,却无法联系到她,更没有办法让她来圣女峰。

很明显对方事先做了极为缜密的安排,甚至可以说把他和所有的事情都算的清清楚楚。

那个人究竟是谁?

陈长生看着相王与白虎神将,还有那些青衣道人与朝廷高手,心想就算主使者不是师父,但师父是必然知晓这件事情,并且参与的很深,只是……师父你就真的这么想我死吗?还是这么想我死吗?

现在看来,这确实是他离开的最后机会。

但他无法离开,因为他不能让站在自己身前的南溪斋弟子们苦撑,因为他答应过徐有容会帮她把圣女峰守住。

崖顶一片死寂。

白虎神将在远处面无表情看着他。

那几名长春观的青衣道人面无表情看着他。

数百名朝廷高手与修道强者面无表情看着他。

相王面无表情看着他。

无穷碧面无表情看着他。

所有人都面无表情看着他。

画面仿佛在这一刻凝滞了,失去了所有颜色,云峰树崖在这一刻失去了所有生动。

崖顶的气氛无比压抑紧张。

“师兄,我们应该怎么办?”

白菜看着四周的人群,紧张问道。

他不认识陈长生,更不认识那条传说中的恶龙,自然不愿意出头,但做为离山剑宗弟子,他当然想要护着南溪斋的师姐师妹们,只是此时崖顶似乎所有人都站在了陈长生与南溪斋的对立面,离山人少,能有何用?

苟寒食看着台上那些神情紧张的南溪斋弟子们,说道:“若生变故,自然要拔剑相助。”

现在所有证据都对陈长生不利,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别天心真是陈长生杀的,因为他知道陈长生不是这样的人。

白菜以为明白了师兄的意思,右手落在柄上,沉声说道:“师兄放心,便是舍了性命,我也会护住师妹们安全。”

苟寒食说道:“我说的是教宗陛下。”

白菜很是吃惊,望向他说道:“那……大师兄会怎么想?”

“如果师兄在,也会这样做的。”

苟寒食说道:“当然,师兄的智慧远超你我,如果他这时候在,或者已经找到了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

……

……

那座山峰上的局势异常紧张,极有可能便是一场惨烈的混战,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圣女峰别的地方。

在圣女峰脚下有条清澈见底的山溪,有两个人正坐在溪畔的石头上烤鱼吃,微带焦味的鱼肉香味,飘的很远,引来了树林里几声鸟叫,还有草丛里几处细细窣窣的声音。

秋山家主接过一条烤鱼,认真地端详了片刻,确认没有被下迷药,才咬了一口。

“这是何苦来哉?要知道,像今天这样好的机会如果错过,那是真会遭天谴的。”

他看着篝火旁的那人说道:“你自我放逐了五年,如果再不做些什么,任由局面这么发展下去,世人只会知道徐有容与陈长生,哪里还会记得你秋山君的名字。”

在烤鱼的男子正是秋山君,也就是阪崖马场的罗布。

离开汶水城后,他回了趟离山,在小师妹的强烈要求下,终于把所有的胡须都刮掉了,露出了真容。

很难描述秋山君的容颜,总之,就连秋山家主每次看见他得意之余也有些犯嘀咕,自己的儿子怎么能生的这般好看呢?

秋山君把第二条烤鱼取了下来,美美地咬了一口,含混不清说道:“我活着又不是为了让别人记住。”

秋山家主没好气说道:“那你闭关去,来这里做什么?”

秋山君笑了笑,没说话。

秋山家主见他这样子,更是恼火,说道:“如果不是我专门来堵你,只怕你这时候已经到了山上。”

秋山君说道:“山上这时候想来很热闹,我就是想去瞧瞧。”

秋山家主幽怨说道:“你以为这话能骗过为父?你不过是想去帮陈长生破局罢了,也不知道我这么自私狡诈、浑身冒着坏水的家伙,怎么就生出了你这么一个古道热肠、品行高洁的家伙?”

秋山君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父亲大人这话着实有趣。”

秋山家主恼火说道:“别管有趣没趣,你就说我说的对不对。”

“不错,我确实是准备上山破局。”

秋山君说道:“因为我觉得设局的那人,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