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大光明里凤凰来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6-10    作者:猫腻


在相王与某些自以为知晓内情的人看来,别样红是在替无穷碧押阵。

陈长生毕竟不是普通人。

他是教宗。

想要杀死一位教宗,极有可能遇到无比意外的情况。

而要杀死一位教宗,那就一定要阻止所有意外的发生。

比如那把刀。

到此刻为止,依然没有人知道,那把铁刀到底有没有来圣女峰,但同样,谁也不知道,就在下一刻,那把铁刀会不会就那样毫无先兆地从天空里落下,然后斩落世间一切他想斩落的事物,就像当年在京都洛水畔那样。

这时候谁能来救自己?陈长生没有想这件事情。

汶水城的时候,他知道那把铁刀一直都在城外,因为那是他的请求。

其后从奉阳县城到圣女峰,他来得太急,没有机会通知对方。而且从十岁时知道自己的命运之后,无论再如何凶险的局面,比如那片代表着死亡的夜色,他都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独自去面对。

如果把自己的命运寄望于他人,那么这就意味着你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他不想做这样的人,他不是这样的人。

从始至终,他都把希望放在自己的手里。

看着那片隐藏着无限凶险的莲海,感知着那道充满寂灭意味的气息,他知道自己不能再隐藏实力了。

面对着一位神圣领域强者,任何的计谋或者隐藏,都意味着轻视,而那一定会受到惩罚。

他的右手依然握着剑柄,剑鞘里的无数把剑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化作满天流光杀将过去。

他的左手已经抬起,周园里的无数妖兽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化作满山潮水扑将过去。

在周园里,南客已经做好了准备。

在手腕上,天碑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相信一直没有出现的折袖,应该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还有黄纸伞,还有落星石,还有国教神杖。

从来没有人见过陈长生所有的手段。

哪怕是雪岭那夜,对上传说中的魔君,他还有很多手段都没有施展出来。

在他原先的想法里,这些手段是应该用在某位长辈身上的。

现在看来,不得不提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就算这样,他便能挡住神圣领域强者的全力一击吗?

他没有信心,因为那道门槛真的很高。

天地也没有信心,不然其间为何有那么多人疾掠而来。

那些人或焦虑,或绝望,或者提前开始悲痛?

忽然,天地变色。

厚重的乌云被涂上了一抹金光。

晦暗的天色变得无比明亮。

山间的树林开始燃烧。

焦虑的、绝望的、悲痛的神情被震惊所取代。

所有人都望向了天空。

天空里出现了一道笔直的火线。

那道火线很长,起始处在云雾遮掩的那边。

来过南溪斋的人都能猜到,那里应该便是圣女峰顶。

火线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向崖坪延长,看着就像是一颗从天空坠落的陨石燃烧的痕迹。

没有人来得及做出反应,只能看到那根火线落在了崖坪边缘。

先前被震碎的梧桐树碎片,蓬的一声燃烧起来,溅射出无数火苗与光热。

一双美丽至极的凤翼在火中翻飞舞动!

一声清亮至极的凤鸣响彻天地之间!

难以想象数量的充满生命气息的火苗,向着那片充满寂灭意味的莲海而去。

无数道剑影在其间时隐时现,此起彼伏,却没有什么诡谲之感,反而让人觉得堂堂正正,庄严神圣至极。

两道气息撞到了一起,仿佛无形的巨钟被星海归来的神明敲响,猛烈的响声直接传到了数十里外的桐江上。

江面生起无数波涛,渔舟里的渔民以及镇上的居民,惊恐地跪到地上,不停地祷告。

崖坪上那些距离稍近些、又修为较弱的修道者,更是被直接震的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恐怖的气息湍流渐渐平静,燃烧的火苗渐渐敛灭,光明的痕迹却久久没有消退。

看着光明里那些依然庄严凌厉的剑意,那些无比精妙的剑痕,很多人想起了一个著名的画面。

那是数年前在京都奈何桥上,风雪中的那一战。

看着烟尘里那道纤细的身影,人们震惊异常,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无数剑意在光明里,直至烟尘落尽,方始归一,合为一剑。

果然是传说中的大光明剑!

果然是圣女徐有容!

徐有容与陈长生并肩站在崖畔,面对着无穷碧。

陈长生的手里握着无垢剑,徐有容的手里握着斋剑。

他们的脸色有些苍白,应该是受了伤,但神情依然平静

崖坪上鸦雀无声,众人震惊无语,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觉得所见并非真实。

圣女提前出关!

难道她不知道这样会付出多大代价?这有可能为自己的修道带来难以逆转的伤害?人们望向她身边的陈长生,猜到了她提前出关的原因,才知道那些传言果然都是真的,情绪不由变得极为复杂,有些羡慕,有些向往,更多的当然是嫉妒。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徐有容已经晋入神圣领域,所以才会破关而出。问题是,谁能在短短两载时间里做到这一点?当年的陈玄霸不行、太宗皇帝不行,王之策不行,就连周独夫也做不到。

事实证明,徐有容确实没有能够成功,随着光明渐渐淡化,她散发出来的气息愈发清晰,虽然圣洁高妙,但距离那道门槛还有一段无法逾越的距离,如果这样的话,那她凭什么能够挡住一位神圣领域强者的全力一击?

这才是人们最震撼的事情。

最震撼的是无穷碧,因为她是当事者。

她看着并肩而立的徐有容与陈长生,脸色微白,眼神幽深到了极点。

斋剑确实厉害,隐无限剑意于无限光明之中,单以招式论,可以说是世间最厉害的剑法。

但如果只是这样,徐有容根本不可能挡住她的全力一击。

在绝对的境界差距碾压下,再如何精妙的剑法,都没有意义。

但先前就在她准备用莲海里的寂灭道法直接镇压对方时,又有一道剑意加入了战局。

那当然是陈长生的剑。

随着陈长生那道剑意的进入,徐有容的大光明剑意竟变得更加圆融,堪称完美。

甚至她的斋剑挥动时,竟隐隐有了几分神圣的意味!

更令她感到震惊不安的是,大光明剑的剑势在那一刻也忽然暴涨起来,变强了数倍有余!

这到底是怎么事?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