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铁刀落,青衫湿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6-12    作者:猫腻


崖坪出现了瞬间的绝对安静。

从别样红出手开始,无论南溪斋弟子还是苟寒食或是户三十二,都停下了脚步,哪怕再如何焦虑紧张。

别样红向陈长生与徐有容发出挑战,意味着他认可陈长生与徐有容联手,已经有了与神圣领域强者一战的资格。

既然这是一场平等的战斗,那么便应该得到尊重。

那根细绳已经断开,别样红的尾指上只剩下数寸,小红花在空中轻飘,仿佛无根之萍,看着有些娇弱可怜。

按道理来说,他最擅长的手段已经被破掉,众人应该更看好陈长生和徐有容。

但亲眼目睹了别样红那一拳的人,谁敢做这样的判断?

更关键的是,别样红凭借神圣领域强者的绝对实力与丰富经验,成功地把陈长生和徐有容分离开来。

现在陈长生已经身受重伤,如果不能和徐有容无法使用合剑之术,还能继续支撑下去吗?

所有人都紧张地注视着场间,想知道接下来的局势将会如何发展时,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情况发生了。

有人向陈长生发起了偷袭。

那人是一位真正的聚星巅峰境界强者。

大周第二神将白虎!

一声极其冷厉的暴喝响起。

白虎神将掠至陈长生身后,双手握住铁枪,向着陈长生的后背扎去!

铁枪破空而出,其势极为威猛,又极为凶残,仿佛要把陈长生的身体扎穿,甚至想要把他钉死在地上!

陈长生这时候身受重伤,神情微惘,明显还没有从与别样红的惊天对拳里清醒过来。

白虎神将这一记蕴藏毕生修为的铁枪,如果能够破开他的身体防御,将会直接刺穿他的幽府。

到那时,就算天海圣后重生,王之策忽然到场,只怕也无法救活他。

现在,还有谁能够改变这一切?

……

……

一把铁刀。

从天空落下。

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那把铁刀无视天地之间的距离,从天空直接来到峰顶崖坪,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斩向白虎神将的头顶!

看到那把铁刀,崖坪上的所有人都猜到是谁来了,惊呼之声骤起。

天凉王破!

……

……

相王微微眯眼,双手轻轻地抚摩着被腰带系得有些不舒服的赘肉,没有出手,不知道在想什么。

前些日子在汶水城外的鸡鸣山上一晤,今天他也一直在等着王破的出现。

像相王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他们都在等着王破的出现。

无穷碧便是其中一人,最开始她向陈长生出手之前,对天空发出过愤怒的喝问。

王破终于来了。

果然来了!

无穷碧一直准备着王破的到来。

她不知道白虎神将为何会忽然要暴杀陈长生,但她不在意。

只要陈长生去死,是谁杀的并不重要。

她一声厉啸,飞至空中,手里的拂尘带着无数寂灭意,向着那把铁刀裹去。

同时,她的道袖也自翻飞,灵动如龙,缠向那把铁刀。

在这一刻,她把自己的毕生修为催发到了极致,在那把铁刀之上,层层叠叠,至少布下了数百道防御!

她很清楚自己不是王破的对手,最多只能阻得这把铁刀片刻。

但片刻足矣!

她相信白虎神将一定能杀死陈长生。

就算陈长生还有压箱底的法宝,她也相信自己的夫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战胜徐有容,过来把陈长生杀了!

……

……

崖坪上的局势变化的太快,画面疾转,仿佛流光,除了局中人,根本无人能够看清楚,更不要说出手。

没有人注意到,一个看似很不起眼的男子,向着场间悄无声息地移动了十余丈。

没有人注意到,在崖坪角落里,天南数家小宗派的修道者中,有名头戴笠帽的青衣客曾经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

那时候,陈长生还在倒掠的途中,白虎神将刚刚踏出第一步,徐有容挽了桐弓。

戴着笠帽的青衣客却没有看着场间惊心动魄的战斗,而是望向了天空。

那时候的天空里还什么都没有。

崖坪上有千余名修道者,青衣客第一个望向天空,就连相王都要比他晚了片刻。

他站在一棵树下,眼中的天空应该会被切割成很多碎片,是在看哪片?

应该是那片像刀一般的天空。

他感觉到,王破终于来了。

只有与他极近的人,才能看到青衣客的笠帽下有一张铜面具。

铜面具看着很神秘,不知何时缺了一个小角,但依然把他的脸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眼睛。

青衣客望着天空,眼神异常幽深漠然。

他已经等了很长时间。

那把刀终于来了。

那么,他就要开始动了。

因为他知道,那把刀只需要三息时间便能破开无穷碧的阻拦,把白虎神将的头颅斩下来。

而在这三息时间里,白虎神将没有办法杀死陈长生,陈长生既然是教宗,必然还有保命的手段。

至于别样红就算在这三息时间里震退徐有容赶过来,应该也只会制住陈长生而不杀死他。

只有他能够在这三息时间里杀死陈长生。

在最开始的计划里,青衣客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出手,因为那会增加自己暴露的危险。但他没有想到相王居然如此沉得住气,自始至终,除了用焚日诀喝出一道清音之外,便再也没有出过手,现在王破已经到场,相王更加不会出手。

真正最大的意外,是徐有容居然不顾修道生涯可能会遭受极为严重的挫败强行出关,而她与陈长生联手施出的剑法竟然如此神妙,甚至能够对抗神圣领域的强者,不然在最开始的时候,陈长生只怕便已经被无穷碧杀了。

所有这些意外加在一起,最后变成他不出手,陈长生便可能活下来。

好在局势依然还在他的掌握之中。

王破被无穷碧所阻,徐有容被别样红所阻,白虎神将的暴击陈长生便已经很难应付。

至于苟寒食等离山剑宗弟子还有南溪斋弟子,又或者是那些教士还有一段距离,也不在他的眼里。

他相信只要自己出手,陈长生必死无疑。

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这种机会不能错过。

……

……

(小密和桑桑的孩子昨天生了……八斤,真是感慨啊,时光。)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