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东西之间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6-14    作者:猫腻


无穷碧掠至崖坪中间?扶住别样红摇摇欲坠的身体,盯着那名青衣客,眼神怨毒至极,直欲噬人,厉声喝道:“原来是你!我夫妻与你素未谋面,无怨无仇,你为何要毒害我家心儿!”

“你那儿子本就是横死之命,我本想借他之死让这片大陆风云激荡一番也算不错,只是可惜……”

青衣客遗憾说道:“没想到教宗陛下与圣女如此年轻,手段却是如此了得,如若不然,我何必现身。”

这话确实,如果陈长生和徐有容不是双剑合璧击退无穷碧,他确实没有必要出手。

到那时或者陈长生被无穷碧所败,或者别样红不会相信秋山君的话,最终的结果,陈长生都会很危险。

“还有那位秋山君。”

青衣客感慨说道:“中土大陆果然年轻俊彦极多,我们远在海外,不免有些井底窥天。”

王破说道:“前些天在汉秋城外我便曾经劝过你,虽然不知尊驾身份,但请不要插手大陆之事。”

别样红看着青衣客忽然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就是牧?”

与王破相比,他进入神圣领域的岁月更久,对某些久远的故事还有些印象。

听着这句话,无穷碧以及怀仁等三位南溪斋的师叔祖神情大变,显得很是吃惊。

木柘家老太君今日一直没怎么说话,尤其是别样红与无穷碧出现后更是沉默了很长时间,这时候忽然拄拐而起,对青衣客厉声喝斥道:“你们这些西人居然又来搅风搅雨!”

青衣客居然是牧!

牧是大西洲的皇族姓氏。

以单姓为名,是人族世界远古时期最尊贵的意思,到现在还有这种习惯残留。

比如寅,比如商,比如天海。

青衣客单名一个牧字,是大西洲皇族里最了不起的人物。

以辈份论,他现在应该是大西洲的皇叔,比白帝城里那位皇后娘娘还要高一辈。

据说此人境界高深莫测,实力极为强大,性情高傲冷酷。

当年大西洲那位大公主被迫远离故土,跨海至大陆变成如今的妖族皇后娘娘牧夫人,据说便是因为这位皇叔认为她的天赋过于惊人、气质才华过于强大,威胁到了皇族正统断承人的地位,强行让她离开。

现在想来,这个传闻却未必是真的。

玄霜巨龙的龙息确实无法伪造,至少以往从来没有出现过,但妖族当年能够建国与玄霜巨龙一族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如果说牧夫人在白帝城里找到了某种秘法,并不是那么难以相信。

别样红看着青衣客说道:“画中那位少女想必便是牧酒诗?”

青衣客说道:“白夜行和我的关系很糟糕,但向来很疼这个姨妹,难道你们还敢去白帝城找她?”

别样红说道:“莫说白帝城,就算她躲进雪老城后的那道深渊,我也要杀了她。”

青衣客说道:“那我先行一步,去那处等你。”

说完这句话,他望向西方某处。

那里有烟雾蒸腾,有海雨天风,却在视线之外,无法看见。

噼啪碎响里,染着金血的铜片剥落,落在他的脚下,仿佛金叶。

直到最后时刻,依然没有人看到这位大西州皇族最强者的脸。

无数道金色的光线里,隐约可以看到些苍老的感觉。

光线越来越盛,然后骤然消失。

世间再无此人。

只有地面的那些铜片,表明这里曾经发生了些什么。

……

……

这是一个漫长的冬日。

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时间的流转于是显得格外慢。

事实上,从南溪斋三位师叔祖说要合斋,到陈长生强硬反对,再到无穷碧怨毒的声音响起,再到此时,根本没有多长时间。

在这段并不长的时间里,青衣客出手后的三息时间最为关键。

青衣客之所以会出手,是基于对崖坪局势的判断。如果王破没有出现,他绝对不会出手。王破的铁刀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白虎神将向陈长生发起了偷袭。这种境界的强者居然用偷袭的手段,连他都以为陈长生会接不下来。

青衣客不这样认为,他相信身为教宗,陈长生必然有无数保命的手段,所以做好准备,趁乱出手。破的刀已经出现了,那么谁还能阻止他?他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在等着王破的铁刀出现,有个人也一直在等待着他的出现。

而那个人是他怎样也没有想到的别样红。

这就是三息之间的故事。

往回望去,这个故事始于白虎神将的那一枪。

如果白虎神将没有试图杀死陈长生,那么之后的这些画面可能都不会出现。

那么,这个故事会在哪里结束?会就这样结束吗?

不。

这场神圣领域强者间的惊天战斗结束了。

青衣客死了。

但陈长生还活着。

白虎神将收起铁枪,看了陈长生一眼,转身向回走去。

他看陈长生那一眼时,脸上的情绪很漠然,想要表达意思很清楚。

——陛下,您的命真不错。

陈长生看着他的背影,神情平静,但没有放下手里的剑。

剑意起始淡渺,然后凝纯,由平实而凌厉,直至森然。

四周的野草生出感应,无风而起,刺向天空。

白虎神将当然也感觉到了这道剑意。

这道剑意想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

——将军,你就想这么走吗?

白虎神将没有停下脚步,对此不以为意,唇角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

教宗陛下,我刚才确实是杀死你,可是那又如何呢?

你的境界不如我,战力不如我,身受重伤,就算身边带着无数法器宝物,难道还能杀死我不成?

当然,那把铁刀可以杀死我,虽然王破也受了极重的伤,可是难道你以为王爷他会冷眼看着?至于以后……我可以回京去做兵部尚书,教宗陛下你敢回京都吗?或者我回白虎关,麾下有数万将士、无数强者阵师,教宗陛下你又能拿我如何?

这些都是他的心理活动,自然无人能够听到。

但无论是他漠然而骄傲的神情,还是陈长生不肯落下的那把剑,已经足够说明此时的情形。

数名长春观道人,从朝廷使团里飘掠而出,来到崖坪中间接应。

青衣飘飘,挡在了陈长生的视线与白虎神将的背影之间。

忽然,有青叶落下。

那些青叶的颜色,比那些道人穿着的青衣颜色淡些,于是显得轻些。

那是梧桐树的树叶。

数百丈外,徐有容双手执弓,弦上无箭,梧箭已发。

正是那些青叶。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