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斋中生变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6-18    作者:猫腻


随着其后青衣客忽然出手,大西洲阴谋败露,王破与别样红联手发出雷霆一击,怀璧的出手变得不那么引人注意。

但很多人并没有忘记。

比如南溪斋的弟子们,比如徐有容。

她看着怀璧平静问道:“商行舟到底与了你什么,竟让你做出这样的事情。”

怀璧知道自己这时候面临着最麻烦的局面,咬着牙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徐有容不再问她,转而望向陈长生问道:“请教宗陛下解律。”

当时在崖坪上陈长生阻止南溪斋合斋一事时,凭的就是教宗解律的资格。

徐有容这时候请他发言,一方面是借势,另一方面则是要证明给南溪斋弟子们看他就是有这个权力。

哪怕是圣女,终究是女儿家,小心思颇多,难以尽述。

无论怀仁想要南溪斋合斋基于怎样的考量,怀璧在崖坪上的所作所为都是无法接受的。

放在任何宗派山门,她的行为都无法被接受,教律里面对此自然也有明确的说法。

“或者废掉功法,被逐出山门。”

陈长生想着小时候背下的道藏教典,说道:“或者处以幽禁思过之罚。”

怀璧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望向怀仁欲言又止。

怀仁想要替她求情,却忽然想到自己与怀恕、怀璧三位同门在世间云游多年,忽然被长春观的道人寻找,才有京都之行与道尊商行舟面晤,不禁生出些疑虑,神思微怔。

徐有容看着怀壁说道:“袁月琴,你选哪个?”

怀璧见怀仁沉默,以为师姐放弃了自己,恨从心头起,咬牙说道:“幽禁?你准备把我幽禁多少年?”

徐有容说道:“你哪天能够明白自己的错处,便放你出来。”

怀璧冷笑了两声,声音尖锐喊道:“你就想把我在圣女峰关一辈子!我怎能如你所愿!”

徐有容神情不变,平静说道:“看来你是想要选择前者?”

所谓前者便是废掉功法、逐出山门,也正是牧酒诗当年在离宫里禁受过的惩处,只不过那位大西洲公主即便被废掉国教功法还有自家功法护身,而怀璧修行的尽数都是南溪斋道法,如果全数废掉,她与废人有什么区别?

怀璧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眼神变得怨毒至极,说道:“如果我都不选呢?”

徐有容平静说道:“那我就要替历代祖师直接执行教律斋规了。”

听着这话,怀恕神情微变,向前踏出一步,站在了徐有容与怀璧之间。

这位性情暴烈如火的道姑并不是想要与当代圣女刀剑相向,只是下意识里不希望看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画面。

南溪斋弟子们的反应却又是不同,只听得剑鸣清亮而作,剑意纵横而起,数百名弟子看似散乱的站在各处,却已经组成了一座极其复杂的剑阵,剑势磅礴却又森然至极,拦住了通往山下的各个方向。

看着这幕画面,怀仁叹了口气,看着怀璧劝说道:“如果你问心无愧,便去自省数日,我在山下等你。”

“师姐,你怎么如此……愚蠢!”

怀璧的神情显得极为痛苦,说道:“很明显,圣女这是要用我立威,哪里还需要什么证据,反省?”

怀仁见她情真意切,不禁有些动摇,向前踏了一步想要对徐有容说些什么。

忽然间,草堂里寒风骤起,剑意纵横却敛而未动,一道极其凌厉却又凄冷的气息,笼罩其间。

那是一把剑,一把很细很长很直的剑,剑身通体黝黑,表面光泽极顺滑,仿佛黑玉一般。

这把黑玉般的剑,被怀璧握在手里。

锋利而寒冷至极的剑身,横在怀仁的颈前,距离她的咽喉只有一根发丝的距离!

怀璧竟是趁着怀仁向前踏出那一步的机会,直接偷袭制住了她!

怀仁的脸色有些苍白,不知道是被剑意所侵受了内伤,还是被师妹偷袭伤了心情。

一阵嚣张的笑声在草堂里响了起来。

怀璧看着徐有容与陈长生,脸上满是得意的神情,笑容却渐渐敛去,声音也变得寒冷无比。

“不错,你说的不错,这一切确实都是我的安排,道尊承诺过我,只要南溪斋合斋十年,我便是圣女。”

陈长生问道:“如果有容破壁出关呢?”

怀璧冷笑一声,说道:“你觉得如果我做到这一切,她还有正常出关的可能?”

如果不能自行破壁出关,那么等待徐有容自然只有死亡。

“我确实没有想到,你居然会为了一个男人弃了大道,就此破壁出关。”

怀璧说道:“至于别的事情,其实都很简单,想要用南溪斋的千秋存续说服我这个像石头一样的师姐其实并不难,想要骗取这个暴脾气却头脑简单的师姐更是再容易不过。”

直到此时,怀恕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愤怒至极,身体微微颤抖,却不敢做什么。

那道寒冷至极的黑剑就搁在怀仁的咽喉之前。

怀仁的脸色更加苍白,眼神更加黯然,最深处隐隐有抹难过的意味。

啪啪啪啪,数道声音响起,怀璧指落如风,封住了怀璧的几处经脉,更是困死了最重要的幽府。

草堂里响起一阵惊呼:“天下溪神指!”

“不错,我用的就是天下溪神指,师姐她再也没有任何反击的可能。”

怀璧厉声说道:“你们这些晚辈,居然胆敢对我不敬,若是可能,我定要让你们尝尝万蚁穿身的滋味!”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怀仁的脸色由苍白转为青色,显得极为痛苦,很明显正承受着天下溪神指带来的痛苦。

凭轩、逸尘等南溪斋弟子见此画面,无比惊怒,却忌惮于那道黑剑,不敢上前。

“当然,我不会指望这样就能逼你退位。”

怀璧看着徐有容冷声说道:“你是最忘恩负义、冷酷无情的周人,不是吗?你让我离开便是。”

徐有容没有理她,看着被她胁持着的怀仁说道:“您看,您的心意或者是好的,但是,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坏的。”

怀壁没有听懂她的意思,神情愈厉喝道:“还不赶紧把剑阵撤了!”

徐有容依然没有理她,只是静静地看着怀仁。

怀仁的神情愈发黯然。

天下溪神指带来的痛苦,与被疼爱了数百年的师妹背叛带来的痛苦相比,真的算不得什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