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随心所安情而已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6-18    作者:猫腻


噗的一声。

不是笑声。

一口鲜血从徐有容的唇间喷了出来。

尽数落在了陈长生的身上。

陈长生看着很是狼狈。

徐有容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这幕画面,略一思忖,便猜到先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抬起衣袖擦掉唇角的血渍,露出一抹调皮的笑意。

陈长生顾不得自己,看着她略显苍白的脸,担心问道:“没事吧?”

徐有容知道他有些轻微的洁癖,看着他毫不理会,微微感动,取出手帕替他仔细擦掉脸上的血水。

“淤血逼了出来就好。”

她迎着暮光闭着眼睛是在冥想治伤,却被陈长生会错了意。

陈长生略觉尴尬,但更多的是担心,哪怕听到她说已经没事。

合斋闭关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今日徐有容因为他的缘故被故提前破壁出关,修行必然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最关键的是,她的道心将会蒙上一层难以去尽的痕迹,甚至极有可能再也无法找到破境的契机。

想到这一点,陈长生的心情变得愈发沉重。

徐有容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说道:“很多修道者遇到我这样的情形,一朝受挫便道心动摇,至此再无问道神圣的机会,但你不用担心我,因为我比谁都更有自信,我还很年轻。”

所谓修道,修的便是岁月。做为有史记载以来最年轻便能看到那道门槛的修道者,她还拥有很多岁月可以去感悟品味。最重要的是,她自己对这一点有非常清醒的认识,从而确保这些岁月不会虚度,她的道心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听着这话,陈长生的心情稍微好了些。

他脸上的血水已经被徐有容擦干净,偶有残余,随暮光而化为凤火消失无踪,但衣服却没办法处理。他很自然地从藏锋剑鞘里取出一套干净的道衣,然后转过身去换上,整个动作显得特别熟练,仿佛重复过无数次一般。

徐有容问道:“楸身边向来都习惯带着干净衣服?为何会换的如此熟练?”

陈长生想着当年国教学院墙上被打穿的大洞,那个扶着大木桶边缘盯着自己的眼睛、明明小脸已经通红却要装作毫不在意的小姑娘,忽然生出很多想念,却哪里会提,只是把北新桥底通往冷宫寒潭的那些画面说了说。

徐有容自幼便知道北新桥底的故事,不以为异,问道:“小黑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问的是别天心被杀死一事。

虽然说现在谁都已经知道,这是大西洲的一个阴谋,问题在于,阴谋没有被揭破之前,陈长生始终没有同意让小黑龙出来对质,冰雪聪明如她,自然已经猜到必然有事情发生在了小黑龙的身上。

陈长生说道:“现在无法确认,但她应该没有危险。”

徐有容说道:“需要做些什么?”

陈长生摇了摇头,说道:“等一段时间再说。”

徐有容不再多言,问道:“你可曾在这里逛逛?”

陈长生说道:“见过些你在信里提过的风景,但没有时间细看。”

徐有容微笑说道:“我带你去看看?”

陈长生说道:“好的。”

山风微作,花树摇动,香气袭人,白鹤破暮色而至,落在他们的身前。

伴着一声清唳,白鹤背着二人腾空而起,以极快的速度再次撕破暮色,穿云破雾,来到了峰顶。站在崖畔,看着暮光下的原野与桐江还有那些已然变成水墨色的山峰,陈长生感慨说道:“小时候你在信里说这里风景极好,果然不假。”

徐有容强自镇定说道:“小时候我有给你写过信吗?你或者记错了,几年前我倒是写了不少信给你。”

陈长生微笑说道:“白鹤应该都还记得,你怎么就忘了?”

听着这话,白鹤在旁轻鸣了两声,表示确实如此。

徐有容的脸上流出微恼的神情,说道:“也不知道你是怎么骗得它的信任,竟是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陈长生牵着她的手在崖畔最突出的那块青石上坐了下来。

“从小我就喜欢在这块青石上冥想静修。”

“嗯,九岁那年你在信里面说过。”

“喂,你真的记错了。”

“我没有记错,因为信里面你描述的风景,就和这里一模一样。”

“我不想和你说话了。”

“好吧,那三年前你在信里说,这里有很多鸟,为何我没有看到?”

“你想看吗?我可以让很多鸟儿过来玩。”

“这就是所谓的万鸟朝凤?”

“是啊。”

“还是算了,夜色将至,都要休息,何必打扰。”

“也好。”

“不过那只山鸡呢?”

陈长生说的自然是周园里那只远没有长成的金翅大鹏鸟。

“它喜欢吃肉,我把它送去草原了。”

“草原?”

“就是你送给我的那片草原。”

“嗯……找机会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去看什么呢?”

“周园里的妖兽们如果喜欢,可以在那里生活,我们……也可以。”

“……”

昨日自奉阳县城一路疾奔至此,忧心难解,又遇着南溪斋合斋、别天心死亡这两件大事,数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已经让陈长生疲惫到了极点,倦意渐渐袭来。

他与徐有容坐在崖畔的青石上,彼此靠着,就像在周园里那样,非常放松,舒服,很快便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徐有容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静静地看着陈长生的脸,似乎想要在上面找到除了疲惫之外的一些什么情绪,却一无所获。

他还是像当年那样,从内到外都无比的干净,不惹尘埃,也无?念。

“陈长生,为什么十岁之后你就不肯回我的信了呢?”

徐有容看着他轻声说道。

陈长生已经睡着,没有办法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忽然,徐有容睁大眼睛看着陈长生,脸上流露出好奇的神情,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变得有些紧张。

她看了看四周。

峰崖间的鸟鸣骤然静止,那些异兽纷纷低头,便是白鹤也扭颈望向了远山。

徐有容低头亲了下去。

嗯,就像糯米糕的味道,还算不坏。

就在这时,陈长生睁开了眼睛。

但没有分开。

……

……

(没猜到吧!我怎么会这么容易被你们猜透!还是那句重复了好些年的话,我的言情小说是最好看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