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年轻人因何而活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6-23    作者:猫腻


送信去人族,自然是说送信给陈长生。

在李女史想来,以教宗陛下与殿下的师徒情份,只要知道这件事情必然会想办法解决,不管是亲笔修封书信还是用别的手段,都会让皇后娘娘承受不小压力,娘娘行事想必会稍有顾忌。但不知为何落落殿下始终不肯同意,若说前三年教宗陛下踪迹难觅,但现在整个大陆都知道教宗陛下已然复出,还做下了好些大事。

“先生……也不知道这几年过的好不好。”

落落轻声说道:“他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这个做学生的帮不上忙,也不能给他添麻烦。”

李女史有些着急,说道:“这怎么能是添麻烦呢?再说当年在京都……”

落落知道她要说什么,摇头说道:“当年在京都,从大朝试到天书陵再到周园,你我看似是国教学院最大的靠山,事实上囿于身份根本无法出力,而且先生就像现在一样从来没有要求我做过什么事情。”

李女史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为何这几年除了功课,先生连封信都没有,便是这个道理。”

落落睁大眼睛,看着她认真说道:“你们都不懂先生的意思,他啊,很宠我的。”

李女史怔住了,问道:“那殿下你怎么就能懂?”

落落理所当然说道:“因为我是先生的学生啊。”

李女史还想再劝两句,但看着她的神情,最终只是叹了口气。

落落安慰说道:“就算母亲有什么想法,也不会对我不利,毕竟我是她的亲生女儿啊。”

李女史心想确实是这个道理,皇后娘娘就这么一个视若珍宝的女儿,哪有不疼惜的道理。

“只是……如果娘娘真要你嫁给二王子怎么办?”

“你说那位大西洲的表哥吗?很小的时候见过一次。”

落落想着童年时的那些往事,笑着说道:“他必然是不想娶我的。”

李女史心想那位二王子无法继承大西洲的皇位,如果娶了殿下便有可能成为下一代的白帝,又怎么会不愿意?

“谁愿意娶一个母老虎呢?”

落落伸出两只小手,作势欲扑,说道:“如果他胆子真变大了,坚持要娶我,我就咬死他。”

说完这句话,她张嘴嗷嗷叫了两声,只是哪里像老虎,更像是只小猫,可爱的不行不行的。

李女史哪里受得了这个,把她搂进怀里便是一通揉,眉开眼笑说道:“我家殿下这么个宝贝,谁不喜欢?”

然后她想着某些事情,没好气说道:“也就教宗陛下这个没福的。”

落落见她嗔怨的神情,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然后眨了眨眼睛,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李女史闻言微怔,问道:“原来您是这样想的?”

落落睁大眼睛,很是无辜,说道:“我可什么都没有想。”

……

……

崖外云雾缭绕。

唐三十六看着折袖苍白的脸颊,脸色也变得有些白,说道:“你不要吓我。”

折袖说完那句笑话后发现效果不好,于是回复了平时的模样,不再多言。

唐三十六望向陈长生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长生说道:“就像你看到的这样。”

唐三十六很是恼火,说道:“昨天他还意气风发,哪里看得出来是个要死的人?”

昨天在崖坪上,陈长生与折袖联手杀死了白虎神将。

陈长生的剑法固然凌厉至极,但真正决定当时局势的人是折袖。

所有亲眼看到的人,相信在今后的人生里都再难以忘记那幕画面。

当时折袖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白虎神将的身后,就像一只真正的鬼。

白虎神将乃是大周第二神将,境界修为已至聚星巅峰,可以说是神圣领域之下最强的十数人之一。

然而当折袖已经来到他的身后时,他竟然全无察觉!

这件事情本身就诡异到了极点,可怕到了极点。

更不要说随后他用狼爪直接撕开了白虎神将近乎完美的星域。

折袖在崖坪上展现出来的实力境界,要比数年前在京都时不知道强大多少倍,可怕多少倍。

唐三十六很吃惊,以为他是在北方雪原里又有奇遇,或者是这几年与魔族强者作战提升极快,至于病自然是全好了。

他哪里能想到折袖的病非但没有好,甚至变得更加糟糕。

心血来潮这种怪病是折袖从娘胎里带出来的,随着年龄渐长,病情越重,发作的频率越来越高。

伴着难以承受的痛苦,他的经脉会被拓宽,识海也会变得越来越宽广,境界实力的提升速度会达到一种非常惊人的程度。

这并不是好事,就像江里的水渐渐要漫过大堤,看似凶猛不可阻,但大堤崩塌之后,江水又如何能够留下?

他的境界实力提升的越快,说明他的身体越来越接近崩溃的边缘。

从现在的情形来看,折袖的境界实力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提升,这也证明他距离那天越来越近。总有一天,如潮水般狂暴的真元会溢破他的经脉,急剧增长的星辉会直接撕裂他的身躯,迎接着他的便是死亡。

唐三十六盯着陈长生说道:“四年前你说得清清楚楚,你可以治好他的病。”

陈长生沉默片刻后说道:“我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而且……”

他没有把话说完,因为不忍再说——这几年时间,折袖在北疆雪原里与魔族强者之间的战斗进行的太过频繁,对身体的损耗太大,而且没有按时吃药,这些都是导致折袖现在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

唐三十六依然看着他。

陈长生明白他的意思,摇头说道:“第一瓶刚炼出来就送了过去,没有用。”

唐三十六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

陈长生说道:“普通的医术没有太大用处,依我看来,最简单且有效的方法,就像是圣后娘娘当初在天书陵顶,直接把我的神魂与身躯尽数打散然后重铸。”

天海圣后已经死了,世间再难找出第二个神隐境界。

隐居世外的王之策有可能抵达了这种传说中的境界,但云深不知处,如何去寻?

“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用足够数量的圣光,直接灌进他的身躯里。”

陈长生继续说道:“如果我们能够找到去圣光大陆的方法,那就还有希望。”

听到这话,唐三十六的脸色稍微好了些。

虽然依然渺茫,但希望终究是希望。

而且从陈长生的话里,他听出折袖的寿命应该不会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只有十天半个月。

唐三十六问道:“他到底还能活多久?”

陈长生想了想,没有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我会想办法把这段时间拉的更长一些。”

确实需要更长的时间,因为要找到去圣光大陆的道路或者说方法不容易。

更重要的是,在此之前,他们必须先把这片大陆的事情解决掉。

折袖说道:“我会争取再多活几年。”

……

……

(前几天翻旧文,发现有篇十几年前写的言情,因为改版的原因,在庆余年的公众版里断了一半,所以拢了一下,放到微信公众号里去了,欢迎大家去看十几年前的我……)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