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最后一课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6-25    作者:猫腻


那些剑意很安静,依旧不失森然,哪怕用神识感知,都可能被伤到识海。

被先前这场剑斗所震,石壁上方有块石头松动,骨碌碌滚落下来,却没能落到地面,还在半空中,便被那些无形的剑意切割成了无数片,最后化作最细的粉末,被山风吹向出口外的翠谷,再也没有踪影。

陈长生看着这画面,沉默了很长时间。

然后他低头认真地想了很长时间。

他在忆当年在荒原上苏离传剑的那些画面,以及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

苏离带着南方圣女去圣光大陆之前,给这个世界留下过几封信。

一封信斩断了长生宗最后的气魄,一封信断了朱洛一臂。

这些信自然是极其珍贵可怕的事物。

陈长生得了两封。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苏离真的很看重他,甚至是把他当作衣钵弟子在看待。

这两封信救了陈长生两命,同时对他的剑道修为也有极大的提升。

现在通道里到处都是剑意,凝而未发,却是世间最锋利的存在,可以斩碎一切事物。

这让他想起当初在国教学院厨房里拆开苏离那封信后的画面。

当时他站在这些剑意里,一动都不敢动。

现在,他还是只能一动不动。

就只能走到这里了吗?

陈长生忽然想起来,苏离临走前也曾经留过一封信给秋山君。

但秋山君没有要。

或者,这便是他与秋山君之间的差距?

当年在荒原上苏离传剑于他时,曾经说过他很不错,只比秋山差一点。

在浔阳城里分别时,王破也对他说过,他很不错,只比秋山差一点。

从西宁到京都,类似的话他听过很多。

最开始的时候在别人的议论里,他与秋山君的差距有若天壤之别,后来这种差距逐渐缩小,但哪怕他现在已经是教宗,秋山君还只是离山剑宗的普通弟子,并且消声匿迹五年,但依然没有人说过他已经超过了对方。

陈长生看着那些其实看不见的剑意,就像看着苏离本人,说道:“我还想试试。”

他想试试还能不能再往前走一步,直至走出这条石壁通道。

他想试着证明给苏离看,当初选择传剑于自己是正确的。

他想试着证明给天地看,自己或者不比秋山君强,但也不会比他差,至少在某些方面。

心意即定,气息自静。

他这时候的心境一片澄清,仿佛被水洗过无数年的剑。

无数剑自鞘中无声而出,仿佛跃出池面的鱼,将要成龙。

无数道剑光照亮了晦暗的崖壁,夺去了天地间所有的颜色,向着那些无比强大的剑意斩将过去。

清脆的剑鸣密集而作,渐要连成一道线,仿佛海天之际的那道线,然后骤然静寂无声。

崖坪上的人们一直紧张地注视着通道里的动静。

有青藤隔阻视线,有剑意乱了天光,无法看清楚里面的具体画面,但可以隐约看到那些剑光。

忽然间,剑光大盛,反而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剑鸣大作,反而什么都听不见了。

只能看见山风呼啸而起,卷起无数石屑烟尘,在石壁通道之间不停冲突,挣扎,仿佛一条活过来的龙般。

看着这幕画面,感受着山崖里传来的震动,那些普通的离山剑宗弟子脸色微白,震惊想着,教宗大人不愧是苏离师叔祖的衣钵弟子,剑道修为果然如传闻里这般强大,难道他真能走得过去?

白菜有些担心,问道:“他是准备把这条石道给毁了吗?”

陈长生开始以剑破壁后,秋山君一直保持着沉默,神情没有任何变化,显得非常平静。

直到这时候,他的脸上终于第一次现出凝重的神色,说道:“如果他能把这条石道毁了,自然算是成功。”

这条石道乃是离山主峰的真崖,当年被苏离以难以想象的剑威斩开一处洞天,其后数百年间,石壁上的剑痕不停添加,剑意侵润入山崖之中,无比坚硬,即便是国教重宝也很难毁掉,陈长生自然也没有这种能力。

但他走了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终于走过了这条石壁通道,来到了出口外的草甸上。

他的衣服上到处都是破口,发带也早已不知何时断裂,黑发散在身后,显得有些狼狈。

鲜血从衣服上流出,被清风一拂便渐渐淡化,好在天陵之变后,他已经掌握了某些法门,没有生出什么异变。

他天生无垢,神识宁静强大至极,冥想效率极高,星辉数量极其丰沛,坐照时曾经浴过玄霜巨龙真血,凝结星域时更是同时点亮了三百六十五处气窍,可以说拥有世间最完美的修道之躯。

今天却受了这么多伤。

除了满身剑痕,他的脸上也有数道极细微的血口,左边的眉毛更是被切掉了小半截,如果稍微偏一些,只怕便会伤到眼睛,可以想见当时的场景何等样危险,而苏离留在石壁上的那些剑意又是多么的可怕。

站在石道外,看着满眼翠谷以及无云碧空,陈长生觉得畅快至极。

今天面对着苏离留下的剑意,他把平生所学尽数施展出来,没有任何保留,不需要任何隐藏。

这不是他修道以来最凶险的一场战斗,却是最痛快的一场战斗。

无数剑法尽情施展,斩开石道与天地,也壮阔了他的心胸。

他甚至很想对着翠谷碧天大声喊上几声。

只不过这有些不符他的性情。

最终他没有喊,而是转身望向了那条石道。

这时候已经走过了石道,他自然知道,石壁上的那些剑意招式,并不全部是当年苏离破开洞天的时候所留,其中有很多都是苏离后来留在上面的,还有一些应该是离山剑宗的人们留在上面的。

他看着那条石道沉默了很长时间。

他仿佛看到了一些画面。

数百年来,苏离偶尔山,便会来到这里,看似随意地在石壁上斩了一剑。

那些剑道修为高深的剑堂长老,抱剑于石道里冥思苦想,只为多进一步,偶有所得,也在石道上斩落一剑。

数百年来,苏离的剑道精华尽在其间,离山剑宗的气魄意志也尽在其间。

这条石道就是离山剑宗弟子用来磨砺剑心的地方。

苏离把自己的女儿留在这片翠谷里,必然会想到陈长生和折袖一定会尝试走这条石道。

换句话说,这本就是他留给陈长生的最后一课。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