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以山禁龙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6-29    作者:猫腻


破云而落的是别样红与无穷碧。

八万里路的尘埃,被被高天上的罡风尽数拂走,却拂不散他们眼里的沉重与凝重。

从圣女峰离开后,他们稍作调息,不待伤势完全复原,便赶来了白帝城。

纵是神圣领域强者,他们为此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脸色有些苍白,显得很是疲惫。

站在青山上,别样红环视四野,眼神微湛,便把数十里的动静看得清清楚楚。

对岸的白帝城里略显嘈乱,应该是感知到了他们的到来,妖族急着调动军队与强者。

别样红举起右手,松开手指。

数粒带着无尽寒意的幽蓝冰晶,从他的掌心飘起,被山风拂动,却没有随着风向而走。

那几粒冰晶轻若无物,向着山后某处飘去。

别样红与无穷碧随在后方。

没有过多长时间,便看见了一株千余丈高的大树参天而起,树顶破云而出,不知何处。

大树极粗,迎面望去就像是一堵城墙,树底有一个洞,洞里居然修着一座房子。

一个黑衣少女便坐在房间的石凳上,撑着下颌,显得有些忧愁。

那数粒幽蓝色的冰晶,仿佛看到了亲人般,化作数道流光,向着黑衣少女疾掠而去。

黑衣少女生出感应,抬起头来。

那数粒幽蓝色的冰晶钻进她眉心里的那抹红痣,就此消失不见。

黑衣少女看着随后出现的别样红与无穷碧二人,清冷美丽的小脸上流露出警惕的情绪。

她是高傲强大的龙族,但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两个人类强者都有伤害到自己的能力。

别样红的视线下移,落在黑衣少女的脚上,看着那道铁链,微微皱眉。

看着黑衣少女,无穷碧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在她想来,就算别天心的死与对方无关,但终究是死在对方的龙息之下,便准备上前发泄一番,却被别样红用严厉的眼光止住。

“朱砂姑娘,我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别样红看着黑衣少女说道。

这位黑衣少女自然便是曾经北新桥底的传说,当今教宗陈长生的守护者。

她有很多名字,陈长生喜欢叫她吱吱,但别样红这等辈份的大陆强者还是习惯用王之策当年给她起的名字朱砂。

看到黑衣少女脚下的铁链,别样红便确认自己儿子的死亡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因为她无法离开这座青山。

既然如此,他自然要想办法把她救走。

吱吱这时候已经猜到了别样红与无穷碧的身份。

实在是因为别样红的那朵小红花太出名,而且无穷碧的拂尘与脸色一样难看,这件事情也非常出名。

她被困在这座山崖已经有了段时日,隐约猜到了些什么,前天甚至感知到了一位神圣领域强者的死亡,但毕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何事,更不知道这两位大陆强者为何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听着别样红的话,她想了想说道:“那就谢谢你了,不过好像有些困难。”

别样红的视线继续往下,从她的脚踝处深入山崖,神情微异。

那道铁链看似被拴在地面的一个石眼里,但他的眼光何其厉害,只看了一眼便看出来那个石眼其实是一块石胎的最顶端,而那块石胎深在山崖的最底处,换句话说,这道铁链连着整座山。

想要把小黑龙带走,或者把这座山崖连着里面坚硬至极的石胎崩碎,或者斩断那道铁链与石胎的相联处。

前者并不可行,虽然他如果施展全部的修为境界,应该可以做到,但那样的动静太大,而且会损耗很多星辉真元,对稍后真正的战斗会造成极大的影响,至于后者……铁链与石胎的相联处气息明显有些问题,仿佛有道无形的锁般。

别样红神情微凝,说道:“虎柙?”

吱吱说道:“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这个名字不错。”

别样红心知必然不错,把铁链与崖中石胎锁死的那个事物,必然便是传说中的妖族禁器虎柙。

这是白帝一族用来惩罚族中叛徒的禁器,白帝一族天生神力,却绝对无法挣开虎柙,被用来囚禁小黑龙,最合适不过。

即便是别样红这等层级的强者,想要破开虎柙都非常困难。

不过既然是禁器,必然有钥匙,而现在那钥匙当然就在牧夫人的手里。

“待我杀了她后,便来放你。”别样红说道。

吱吱说道:“那就真的太谢谢了。”

别样红忽然有所感应,转身向崖外的云海看去。

有风从海上来,拂得云海生波,震动不安,出现了很多道裂缝。

看着某道裂缝里出现的那片草甸,还有草甸上的那两位女子,别样红觉得风里的咸味与湿意陡然重了无数倍。

……

……

看着牧夫人与牧酒诗有些相似的容颜,别样红略一沉默,揖手为礼。

牧夫人平静还礼。

无穷碧自然不会向她行礼,也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牧酒诗,眼神怨毒至极,就像地底深处的毒火。

牧酒诗再如何家世不凡、心高气傲,被一位神圣领域强者以这样的目光盯着,又想着别天心那件事情很是心虚,顿时觉得身心俱寒,有些害怕,移动脚步躲到了牧夫人的身后。

别样红看着牧夫人问道:“皇后娘娘准备护着她?”

牧夫人说道:“这里是白帝城,她是我的妹妹,你觉得我会让你动她?”

无穷碧指着云海对面的白帝城喝道:“你以为靠着妖族里那些憨货就能挡住我们夫妻吗!”

她的声音异常尖厉,就像是两把剑在不停地摩擦。

与之相比,别样红的声音还是那般的温润平和,却更加坚定:“白帝陛下在闭关静修,你只有一个人。”

牧夫人平静说道:“所以你们才会不顾伤势加重,在最短的时间赶过来。”

别样红说道:“是的,我要确保没有人比我们更快。”

牧夫人神情不变说道:“你以为只要大西洲来不及相援,我便要陷入以一敌二的局面?”

别样红说道:“不错,这不是公平的较量,而是为父母者的复仇。”

牧夫人微笑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我那夫君虽在闭关静修,但绝非与世隔绝,若我真要死了,难道他还会不出手?而且就算你们两个人联手,就一定胜得过我吗?”

……

……

(妈妈又进医院了,以后这些天大概会像前面那半年一样,有时间就写,没时间就和大家说,和大家汇报一下。)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