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大西洲使团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7-06    作者:猫腻


妖族强者以及最精锐的红河妖卫,领着皇后娘的旨意,在四处搜索别样红夫妻的WwW..lā加上昨天的那些异象,白帝城里的气氛异常紧张,周边小城通往群山荒野方向的城门全部已经关闭。

群山里的云雾难以消散,只有在阳光最盛的时候或者是山风最疾的时候,才能有机会看清楚远处那九棵直抵云霄的巨树身影,而现在更多的目光则是投向了山那边的方向。

在莽莽群山的那边便是西海,在西海的极深处便是传闻中的大西洲。

最新的传闻是,大西洲的二皇子要来白帝城迎娶落衡公主殿下。

传闻在今天得到了证实,通往群山的那些小城城门尽数打开,官道震动,妖兽躲避。

大西洲的使团即将抵达白帝城,使团的代表便是那位二皇子。使团此行所用的名义是为白帝陛下祝寿,加上大西洲与皇后娘娘之间的关系,妖族根本没有理由拒绝。当使团终于进入白帝城后,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时间的紧张气氛稍微松动了些,很多妖族部落的民众都涌到了街上来看热闹。

同样注视着大西洲使团,但无比警惕的目光,当然来自人族。

白帝城里有三个人族的重要建筑。

分别是大周朝廷的使馆、国教的西荒道殿,还有代表天南势力的唐家商行。

朝廷正使与唐家执事在知道此事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如果白帝城真的想与大西洲联姻,必然早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自己除了尽快把这个消息告知朝廷与汶水,没有别的任何办法。

代表国教意志的西荒道殿里的主教们,同样也明白此事难以破坏,但现在整个大陆都已经知道大西洲皇族意图陷害教宗陛下,如今却派人来聚教宗陛下的学生,这如何能够忍受?

大西洲使团进宫的同时,国教西荒道殿措辞极为强硬、堪比战的抗议信也送进了宫里,同时宴请大西洲使团的晚宴请柬,被西荒道殿大主教当着数千名妖族信徒的面撕成了碎片,然后踩在了脚下,竟是没有给妖族留丝毫脸面。

确认这个消息后,大周使馆与唐家商行也拒绝了晚宴的邀请,只是相对而言要表现的更温和一些。

无论人族的态度如何,晚宴终究照常举行。

当天夜里,白帝城张灯结彩,尤其是最高处的皇宫可以说是灯火通明,烈油烹火,无比热闹。

直至晚宴结束之后,热闹依然没有减退,因为主宾大西洲使团的成员去休息了,来参加晚宴的很多宾客却没有离开。

看着依然停留在宫殿里的那些身影,数百名负责皇宫安全的红河妖卫很是警惕,甚至有些紧张,却不敢上前驱赶,甚至就连劝说都不敢,因为那些宾客都是妖族的大人物,有些甚至还是他们的父亲。

留在宫殿里的妖族大人物有的是将军,有的是大臣,最多的则是长老会的成员。

妖族的长老会与魔族的元老会有些相似,但是实力更强,地位更高。妖族由三百多个部落组成,其中势力最强大同时也是历史最修久的二十七个部落的族长自然便是长老会的成员,还有十几个席位由剩下的部落推选而出,至于长老会的席位顺序排列也非常简单,谁活的更久,谁更强便排在前面。

如今妖族的大长老是相族的族长。

据闻这位大长老拥有通天神力,虽然未入神圣,但已有与神圣领域强者战斗的能力。

大长老如山般的高大身躯在宫殿的前方是那样的醒目,又仿佛真正的大山一般沉默。

他的沉默没有平息宫殿里的议论,相反似乎成了某种纵容,殿内的议论声越来越高,气氛越来越紧张。

这些议论,当然与大西洲使团有关,与昨日天地异象有关,也与最近这些天的传闻有关。

落落殿下真的要嫁人了?需要这么着急吗?难道陛下的伤还没有好?问题在于,为何不能是落落殿下?虽然说妖族的历史上确实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当年不是说教宗陛下已经解决了她的问题?

一个传闻会生出很多别的猜测,无论是长老会成员还是那些妖族将军,都在猜测传闻的真假以及更多的问题。

当然,无论落落殿下是否嫁,嫁的是谁,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大,因为妖族的皇帝永远都是白帝一族。唯一有资格的白帝一族的某些旁支,担心触怒陛下与皇后娘娘,反而更加低调沉默,不敢表露任何意见。

只是一定要嫁给大西洲的那位二皇子吗?

牧夫人缓步走进了因为高大而显得有些空旷的宫殿里。

宫殿里的妖族长老以及将军大臣们齐齐行礼。

高大如山的妖族大长老的声音无比低沉而又浑厚,就像深山里的音。

但他说出来的话却是无比直接,无比符合妖族的性情与议事习惯。

“娘娘,您真准备把殿下嫁给你娘家的侄子吗?”

大长老看着牧夫人,右手握住了斧柄,毫不遮掩自己的动作。

“那样我们会造反的。”

牧夫人在他的身前看上去无比娇小,就像一个小人,气势却更加强大。

她看着大长老淡然说道:“那你们反好了。”

无比淡然的一句话,却是最为霸道的宣示。

她已经做了数百年的皇后娘娘,与白帝伉俪情深,早已不是当年初入妖域的那个少女,在妖族里的威望极高,无论是那些部落里的族长还是红河两岸的青年猎人,都视她为神明,哪里敢有丝毫不敬。

听着这句话,宫殿里变得无比安静,再没有谁敢说话,只有夜风轻拂着坚硬无比的石墙。

即便是大长老也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沉默了会儿说道:“我们需要解释。”

牧夫人面无表情说道:“传言只是传言,再者,即便要嫁,长老你为何要反?”

大长老神情不变,淡然说道:“娘娘您应该知道原因。”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