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戴笠帽的年轻人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7-14    作者:猫腻


没有谁知道小德改变的理由,因为没有谁敢问他,哪怕是士族的族长。

整个妖族都知道他很冷酷,脾气很坏,虽然他真的已经变了很多。

但妖族里有很多大人物,隐约猜到了些什么。

因为小德的改变是从数年前开始的,那时候,他刚刚从遥远的人族京都回来。

天书陵之变时,他联同画甲肖张与唐家二爷,直闯大周皇宫,浴血厮杀,精神与意志都禁受了极大的考验。

但那不是小德发生变化的契机,因为当时他是胜者一方。

真正让小德生出触动、开始变化的是那年冬天发生的一件事情。

京都尽笼风雪中,陈长生要去杀周通。

小德奉牧夫人的命令,与大周朝廷配合,不让他杀周通,更想趁机杀死他。

当时的小德无论境界还是实力都要在陈长生之上,更不要说他还有那么多聚星境的刺客帮手。

可最后的结局是周通死了,被千刀万剐而死。

陈长生没有死,也没有败。

虽然那天还发生了很多事情,并不是小德与陈长生之间的战斗,这件事情依然让小德感受到了极大的挫败。

他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为何陈长生比自己要小这么多,境界实力也不如自己,却能做到自己也做不到的事。

他很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思考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得出结论。

既然想不明白,那么像他那样做,会不会发生什么呢?

所谓改变,大概便是从那一刻开始的。

所谓改变的理由,再没有比这个更充分的了。

无论性情,还是那粒黄树棘,皆是如此。

……

……

天守阁的北面是皇城。

那里的擂台离皇城最近。

大西洲二皇子就站在那座擂台上。

因为他是从皇城里走出来的,而且他不想走太远。

只是做些必须做的流程上的事务,结局已经注定,何必走太远,浪费脚力。

就在小德获得第一场胜利后不久,大西洲二皇子也胜了,同样胜的理所当然,轻描淡写。

从始至终,他的脸上都带着轻描淡写的笑容。

他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拿出珍贵的丹药给败给自己的对手,因为他的对手没有受很重的伤,甚至还可以自己走下擂台。

还能走下擂台,自然可以再战,以妖族的好战**以及对名誉的重视,他的对手就这样退走,只能说明在先前的战斗里根本没有找到任何胜利的可能,双方的实力差距大到直接把信心都碾压成了齑粉。

……

……

晨雾终于渐渐散去,朝阳像虚假的红球一般,悬挂在远山的深处。

皇城观景台位于东面,是整座白帝城除了皇宫里三座石殿之外最高的地方,可以俯瞰城里所有的地方。

今天的白帝城有些怪异,大部分街区都安静至极,人影都没有一个,而有数十个地方则是极为热闹,正是擂台的所在地,石墙上到处都是拥挤的身影,远远看着就像是蚂蚁。

数百名红河妖卫警惕地注视着下方的动静,手里紧握着皮索,皮索的那头套在黑鹫的颈上,如果下方有异变,他们便会乘黑鹫而去,用最快的速度镇压,要比昨夜搜捕逃犯用的飞辇更加方便。

观景台上看到整个过程的大人物们情绪微异,很多视线落在了某位长老的身上。

那位败者正是来自这位长老的部落,成名已久,手段强硬,本来就是长老会某些势力刻意为大西洲二皇子安排的对手。

是的,妖族里有很多大人物都不愿意看到皇后娘娘的外甥成为下一代的白帝。

虽然天树荒火真的能改造神魂与身躯,虽然天选大典的公正无人置疑,但不愿意就是不愿意。

某些妖族长老本以为可以通过这些安排,很轻松地把大西洲的二皇子拦下来,谁想到第一场就败的如此无话可说。

那位大西洲二皇子还没有展露他真正的实力,后续的那些安排可以奏效吗?

很多大人物的视线又落到那座如山般的身影上。

大长老不愧是相族的族长,就像他那些长寿的族人一样,珍惜着每一刻休息的时间。

在这样的时刻,他闭着眼睛,就像睡着了一般,难道他什么都不担心吗?

忽然,大长老睁开了眼睛,望向天守阁西边草甸上的那座擂台。

他的眼睛平静而无波澜,不似最老的井,而是最静的潭,然而在这一刻,潭里却掠过一抹寒意。

数位境界强大的长老也感知到了,随他望向草甸上的那座擂台,神情微异。

大长老转头望了一眼高处,沉默了会儿,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继续养神,或者睡觉。

比皇城观景台更高的地方是石殿,牧夫人坐在殿前的石椅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白帝城,面无表情,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

……

……

天守阁是妖族春祭的场所,如皇宫以及白帝城里绝大多数建筑一样,都是由石块砌成,只是外围多了一道绿色的河流,再加上那些种植超过千年的古树,看着要更加清幽,尤其是斜斜向西的那片草甸,在晨光下更是清美之极。

因为草甸与那道绿河,这座擂台的观众虽然也很多,但被隔在相对较远的地方,所以没有看清楚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还没有远在皇城观景台上的那些大人物们看得清楚,只知道胜负已分。

负责断定胜负的一位鲤族老人,看着还站在擂台上那个人,想要说些什么,却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发虚,只是摇了摇头。

对战里输掉的那方已经被抬走,没有任何外伤,却是昏迷不醒,也不知道那个人用的什么手段,显得格外诡异。

擂台上的那个人本身也很诡异,戴着一顶笠帽,遮住了全部的容颜,但所有看到他的人都能感觉到,这个人很年轻,而且此人的身上自然散发出一种阴寒的气息,即便是渐盛的晨光与晨风都无法拂淡一分。

一位负责监督的长老会成员,眯着眼睛盯着那个戴笠帽的年轻人沉声问道:“你是哪个部落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