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白,菜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7-26    作者:猫腻


虽千万人吾往矣。

这种事情,轩辕破?得自己可以试着做一下。

可如果变成大主教说的这样,真的会死千万人,轩辕破便有些拿不准主意了,而且以他对落落殿下的了解,如果殿下知道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也许会连夜整理嫁妆,第二天清晨便嫁过去。

大主教踮起脚拍了拍轩辕破的肩膀,很有深意地看了他两眼,便与唐家管事一道离开。

在巷口等了很长时间的熊族族长走了过来,很有深意地看了轩辕破一眼,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不用踮脚,因为他比轩辕破更加魁梧高大。

“大周官员去了皇城,但没有来这里,说明他们的朝廷并不介意殿下嫁给大西洲的那位二皇子。”

熊族族长说道:“教宗陛下到底是怎么想的?”

轩辕破说道:“他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熊族族长说道:“今天是你自己的想法?”

轩辕破嗯了一声。

熊族族长看着他叹了口气,说道:“当初我让你部落,你不肯,非要留在白帝城,我拿你也没办法。”

轩辕破很认真地说道:“以后我会替部落出力的。”

“以后再说,我想说的是你已经在松町胜出,为何要去另外两个擂台?这已经坏了天选大典的规矩。”

熊族族长比划了两个数字,说道:“如果不是这两位为你做保,皇后娘娘完全可以让你明天进不了天树。”

看着族长的手,轩辕破有些吃惊,心想相族族长与士族族长这两位大人物为何要替自己说话?

他说道:“我没有想那么多,也不是故意要破坏规矩,只是想着谁敢对殿下生出野心,我就要把谁打下来。”

熊族族长想着在皇城前轩辕破说的那句话,忍不住挑了挑眉,说道:“胆魄不小,可你能打得过小德吗?”

轩辕破很认真的想了想,得出了一个非常确定的结论:“打不过。”

熊族族长刚刚挑起的浓眉落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那你说这些话有什么意义?”

轩辕破说道:“我想试试,至少要坚持到最后。”

熊族族长明白他的意思,所谓坚持到最后,不过是拖时间罢了。

如果能够多拖一天时间,等到国教方面应对的可能性便会大一些,虽然现在看来,希望依然很渺芒。

白帝城与京都之间隔着八万里山河,前天那场神圣之战里的禁制,更是断绝了双方之间的联系。

熊族族长想了会儿,忽然说道:“小德不见得会坚持到最后。”

轩辕破闻言微怔,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你参加天选大典,一心想的是殿下的婚事。”

熊族族长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但你不要忘记,他们的目的是想成为白帝。”

轩辕破更想不明白,如果能在天选大典胜出,娶到落落殿下,难道不就是会成为下一代的白帝吗?

熊族族长离开了,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最后留下了一番很认真的话。

“你有现在的本事,能让这些教士与唐家管事护着你,确实是因为国教学院,但你不要忘记当初是族里把你送到京都去的,就算你坚持以国教学院的身份出战,但屁股也不要太歪,行事时也要多考虑一下族里的利益。”

轩辕破没有反驳,沉默不语。因为这句话很有道理,如果没有部族的推选与看重,他当年根本没有机会去京都,更不会认识陈长生与落落,然后成为国教学院的第三个学生。

看着熊族族长渐渐消失于夜色里的魁梧身影,轩辕破忽然想起了唐三十六。

如果唐三十六听到这番话,肯定会嘲笑他屁股很肥很大,一张板凳根本没办法坐下。

是的,何必苦恼于屁股应该坐哪边的问题,同时坐两张板凳不就好了?

轩辕破顿时觉得身体轻快了很多,转身向着苒巷深处走去。

熊族的战士守在最外围的街巷,唐家高手与数名天南修道强者占着高处,西荒道殿的教士们则是守在巷外。

小巷里很安静,没有任何声音。

不远处便是松町的天树侍庙,在夜色里显得异常安静,隐约能够闻到灯油的味道。

小巷最深处是轩辕破住了数年的小院。

他推开木门走进院中,踏过白色的圆石,脱下靴子,用清水沐足,站到木地板上。

他看了眼白墙边的那棵矮松,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心情,走进了屋里。

小院外看似安静,实际上隐藏着很多人,除了那些奉命保护他的人,还有很多冷漠注视着他的视线。

那些视线或者来自某些部族,来自长老会,来自大西洲,最多的当然来自妖族皇廷。

如果有谁发现皇廷通缉的两位神圣领域强者,一直都住在这座小院里

轩辕破很确信,无论部落里的战士还是那些教士与人族的修行强者,都无法阻止小院被直接碾平。

别样红与无穷碧的伤似乎好些了?

轩辕破不懂医术,无法确定。

无穷碧断臂后流血过多,脸色依然苍白,但早晨拿过来的馒头都吃的干干净净。

别样红则还是像昨夜那般静静地坐在那里,神态从容。

轩辕破接着注意到地板上的那些晶石颜色已经变淡了很多,那几座木塔的位置似乎也进行了挪动。

“您可还好?”

屋里的灯光有些昏暗,他无法确认别样红眉眼间的那抹死意有没有消散。

别样红神情温和说道:“好些了,就是有些肚饿。”

轩辕破醒过神来,赶紧转身出去准备做些晚饭。

只是推开纸门后,他停下脚步,身对别样红很认真地行了一礼,说道:“谢谢您。”

他谢的是清晨时别样红对他说的那番话。

一位大陆强者的战斗经验,对任何修行者来说,都是最珍贵的收获。

走出屋门,他从整齐的柴火堆里取出木柴,开始生火做饭。

家里存的冬菜不多,他只是简单做了两个菜,炖了一钵腊肉土豆饭。

别样红接过饭菜后道了声谢。

无穷碧的脸色依然很难看,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难听的话,只是哼了两声。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