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铜镜里的脸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9-09    作者:猫腻


收到那封信后,陈长生与金玉律小德交待了两句,便骑鹤离去。

金玉律与小德对视一眼,看出了彼此的疑问与不安。

陈长生离去前说去办件事情,办完事情就回来,最后又说希望那件事情不要办完。

这番话很是奇怪,难以理解,又究竟是什么事情,竟比助白帝陛下脱困还要重要?

……

……

距离这片黑崖约十余里外的一座雪峰上,风雪轻飘与白衣融为一体。

徐有容在这里已经站了一段时间,她看着陈长生与金玉律小德进入黑崖,看着白鹤到来,然后陈长生离开。

她隐约猜到白帝城里发生了何事,情绪也受到了些影响。

黑崖里的禁制阵法,她已经观察了足够长的时间,找到了破阵的可能方法。

她从袖子里取出一张白纸折成纸鹤,然后松手任其离开。

纸鹤随雪风而去,飘飘悠悠来到黑崖前,然后落在地面上。

小德警惕地向四周望去,没有任何发现,拾起纸鹤拆开一看,只见纸上写着两个字,字迹娟秀,应该是女子所书。

那两个字是:“剑阵”

……

……

从落星山脉回到白帝城,以徐有容的速度,只花了很短一段时间。

她没有去天树侍庙后的那座小院,因为她还不想与陈长生见面,也因为她下意识里不想去见到那些画面。

回到昨日的那家客栈,她没有回房,在前堂要了些这家客栈最出名的接堂包子

白帝城里的气氛紧张而且诡异,街上没有太多行人,客栈里的生意自然也很差,有闲情来这里吃早餐的人非常少。

在这时候还想着下馆子的食客,必然是些真正好热闹的闲人,好热闹自然也好说闲话重生鬼谷天师。

徐有容就着牛肉蛋花粥吃包子的时候,便一直听着邻桌的客人们在说闲话。

最近白帝城里最大的热闹自然便是天选典以及魔君、陈长生的先后现身。

至于最沸沸扬扬的闲话,自然是轩辕破在皇城前喝破的那句话,也是落落殿下亲自承认的那句话。

不知道教宗大人是怎么想的,不过看他不顾万里迢迢,乘鹤而来,还有说的那句话,他应该也是喜欢公主殿下的吧?

听说人族那边对这种事情很是忌讳,但咱们妖族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些?喜欢就一起困觉便是。

听说教宗大人与圣女有婚约,但咱们妖族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些?抢过来便是,实在抢不过来就一起困觉便是。

……

……

徐有容的情绪本来就有些低落,吃饭的时候听了一肚子闲话,根本没有吃饱,心情更加糟糕。

所谓道心通明,平静如水,早已被她不知道忘到了哪里去。

她拿了一个馒头一碟醋蒜,便回了房间。

她简单地梳洗了下,坐在到桌前,对着那面铜镜,看着镜中的自己开始出神。

铜镜不是太清楚,有些模糊,但镜里的容颜依然美丽,如世人能想象出来的最好看的花。

——我是她的老师,我说不准嫁,她就不能嫁。

真是好霸气的一句话,师生关系多好啊。

她微嘲想着。

她很清楚,小黑龙对陈长生来说更多意味着必将终生报答的恩情,真正麻烦的还是落落。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落落都是男人最喜欢的那种女孩儿,更不要说她对陈长生的那种喜爱是那样的干净而且毫无要求。

她做不到这样,她做不到喜欢陈长生胜过自己,她甚至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能够做到。

她只知道自己想和陈长生一起走过千年漫漫修道路,将要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她越想越不高兴,撅起小嘴,流露出在外面从来没有过的小女儿神态。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哼唧着说道:“你这么好看,你最好看,你是世上最美的姑娘,他又不是瞎子。”

说完这句话后,她忽然醒过神来,觉得好生羞耻,嘤咛一声,捂住了脸。

在这时,铜镜里忽然生起一层薄雾。

徐有容神情微凛,用最快的速度回复平静,眼里再没有什么恼意也没有羞意,只是平静清美。

这时候的她便是圣女,气质有如新雨后的春林。

铜镜里的薄雾渐渐变化,凝成一些或粗或线的线条,隐约可以看到是一张脸。

画面依然模糊,看不清眉眼,但不知为何那张脸却让人觉得无比俊美,更流露出一种高山般的气质。

徐有容看着镜中人说道:“我亲自去看过禁制,白帝既然还活着,应该有办法出来,至少可以传出些讯息谋妻:病王极宠下堂妾。”

听到这句话,镜中人沉默了很长时间,很明显这句看似寻常的话,对他的心神造成了一些冲击。

徐有容也不发问,只是安静地等着。

那人叹息了声,说不出的感慨,甚至显得有些感伤。

他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帮他出来吧。”

徐有容说道:“我已经传话给陈长生,以他的悟性,应该能很快破阵。”

那人说道:“既然是这种情形,你们都要谨慎小心些。”

徐有容忽然问道:“为什么他愿意帮你,你也没有别的手段?在现在的局面下,你有很多机会可以弄死他。”

那人反而问道:“那你为何愿意帮我呢?”

徐有容说道:“大局为重。”

那人平静说道:“都是相同的道理。所以他不是在帮我,我也并不关心他,弄死他……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

徐有容最后问道:“别先生那边……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那人想了想,说道:“如果那孽徒都治不好,那就没有了。”

……

……

所谓大局,自然就是人族如何在这片大陆上生存下去,生生不息。

徐有容要考虑这个问题,铜镜里的那个人要考虑这个问题,陈长生做为当代人族教宗,当然更要考虑这个问题,虽然他认为自己并没有这样的能力。

有很多事情他都没有能力解决,哪怕是他最擅长的医道,在某些时刻看起来也是那样的毫无用处。

白鹤穿过天树侍庙里的大树,落在风景凋残的小院里。

轩辕破脸色苍白,右臂委顿无力地垂着,见着陈长生,极为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

陈长生上前与他拥抱,在他厚实的背上用力地拍了三下,便不再多言,走进了屋里。

别样红靠在墙上,闭着眼睛,脸色如常,仿佛在沉睡一般。

陈长生沉默不语走到他身前,从手指上取下金针,再次开始替他治疗。

都说他的朱砂丹能够生白骨活死人,但那其实只是夸张的传闻,蕴藏着圣血的朱砂丹,只能救治像失血断骨破腹之类的外伤。

别样红的伤势是因为那两名来自圣光大陆的天使,神魂与肉躯尽数遭受了无法逆转的伤害,根本无法治好。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陈长生的道衣已经尽数被汗水打湿,好在被天海圣后重造经脉之后,已经没有了可以令整个世界巅狂的异香。

别样红缓缓睁开眼睛,终于醒了过来。

陈长生在他的眼睛深处再次看到那抹黯淡的、带着灰色意味的气息。

那道气息非常淡,就像是雪原里落下的新雪,山溪里落下的雨点。

如果不是像他这般拥有极强神识的人,根本无法发现。

这道气息便是死意。(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