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落于鬓间的小白花,杀机渐发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6-09-18    作者:猫腻


一道更加巍峨的山影在皇城前出现。

那是相族族长,他看着陈长生漠然说道:“已是深夜,即便是教宗大人也不便进宫。”

然后他转头望向落落说道:“殿下行事还是要顾及几分白帝一族的尊严。”

这话听着淡然,实则非常重。

落落看着这位自幼便极疼爱自己的长辈,忽然觉得对方的脸很是陌生。

陈长生知道这位相族族长在长老会里的地位,更是清楚地感觉到了对方深不可测的实力。

但他的反应依然很平静,很直接,很强硬。

就像一条浅溪,水面如镜,清可见底,游鱼之间尽是坚硬的石头。

他说道:“我要通过皇城里的通道去落星山脉见白帝陛下,你为何要阻我?”

相族族长神情微凛,完全没有想到陈长生居然会坦承自己的意图。

然后他忽然发现,这句话非常不好回答。

在当前紧张的局势下,陈长生要在深夜进入皇城,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很可疑,他有足够的理由表示反对。

但当陈长生表明了自己的意图之后,那些反对的理由,却忽然间变得不再那么有力你造变回男人的方法吗。

为何自己事先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相族族长盯着陈长生无比清澈平静的眼眸,心想难道真是心思越简单,越不容易被雾瘴所迷惑?

但他依然要阻止陈长生进入皇城。

“整个大陆都知道,陛下静修养伤,正在紧要关头,不能被打扰,教宗大人强行要见,究竟存着什么心思?”

“两族联盟,事关大陆安危,白帝陛下心怀沧生,怎会只顾着静修养伤,而完全不予理会?”

陈长生看着他说道:“你们不让我见陛下,又是存着什么心思?心虚还是害怕?”

这句话虽然没有说明,但意思非常清楚,谁会听不明白?

皇城前的风仿佛瞬间变得寒冷了数分。

相丘怒声喝斥道:“休得血口泼人!”

陈长生看着相族族长继续问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牧夫人的意思?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根本没有理相丘。

做为教宗,整座白帝城里有资格与他平等对话的,便只有牧夫人。

相族族长身为妖族第一大族的家主,又是长老会的首席长老,还算勉强。

相丘只是相族族长的儿子,哪怕实力再强,有什么资格要陈长生对他的话做出回应?

对陈长生来说,这不是刻意的无视,只是很正常的反应,但对相丘来说,这是极大的羞辱。

当他注意到场间局势发生的变化时,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气息越来越阴沉。

那些与他一道撕破夜色,准备发起一场历史性的围杀的强者还保持着沉默与肃然。

但那些随同行动的数名骑兵将领,神情明显发生了变化,

在陈长生说出这句话之前,妖族里没有谁会担心白帝陛下的安危,更不会想到那些可怕的阴谋。

白帝在妖族里的地位太过尊崇,有若神明。

根本没有谁会想到,他会被阴谋所害。

当然,陈长生的话能够影响到场间局势,也与他的身份有关。

教宗说的话与普通路人说的话,效果自然天差地别。

更重要的是,这数月时间里,整个大陆都在流传朱砂丹的故事,教宗以血救世人的传说。

而且因为曾经的那些过往,妖族对陈长生的印象非常好,根本不相信他会撒谎。

陈长生没有等皇城前的气氛变得更加复杂,也没有等着自己的问题等到回答。

“没有人能够阻止我见到白帝陛下。”

他看着相族族长的眼睛认真说道:“除非你们杀了我。”

说完这句话,他向前走了过去。

夜色笼罩下的皇城非常安静,他的脚步声非常清楚。

数千妖族精锐骑兵还有或者隐藏在夜色里、或者撕破现身的妖族强者,沉默而紧张的对峙着重返1999。

他们的身体里流着相同的血,此时也在流着同样冰冷的汗。

随着陈长生的脚步声,皇城里的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

看着越来越近的陈长生,相族族长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

看着越来越远的陈长生,相丘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

陈长生的那番话可能会让某些人产生疑心,甚至改变态度,但他们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留下陈长生。

他们甚至可以杀死陈长生。

而且他们并不惮于杀死陈长生。

因为他们这时候很愤怒。

在他们看来,陈长生太阴险,完全不像一位教宗,更像是那位传说中的魔族军师黑袍。

他怎么能用如此无耻的谎言来构陷诬蔑自己?

……

……

皇城前的红河妖卫们沉默不语地让开道路,就像分开的潮水一般。

陈长生走过相族族长的身旁,没有看他一眼。

看着这幕画面,相丘闷哼一声,唇角溢出一丝鲜血,竟是受了隐伤。

即便如此,无论是他还是他的父亲,都没有向陈长生出手。

因为夜色里的皇城深处,始终还是那么安静,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陈长生就这样走进了皇城,就像前些天夜里那样。

当年他还是个来自西宁镇的少年道士,走进京都时也是这样目光平静,神情坚定。

然后,他看到了牧夫人。

在一座石殿前的一棵梨树下。

现在不是梨树开花的时节,但既然前些天在观景台上的那棵梨树能够开花,这时候的这棵梨树自然也开满了花。

夜风轻拂,不知道是来自北方的落星山脉还是西方那片大海。

无数白花从枝头坠落,洒落在地上,也落在她的身上。

有朵小白花不偏不倚地落在她的发间,随风微颤,看着很美,又仿佛里面寄住着一抹哀思。

她的白色衣裙很素净,又极显庄肃。

她的眼瞳很黑亮,映着星光,极其幽然,仿佛自有天机,又像杀机。

她的神情很漠然,但也隐着一抹极淡的伤感。

是有谁死了吗?

她要带孝?

那位叫牧的大西洲皇叔?

还是更亲近的某人?

又或者是稍后的自己?

陈长生想着这个问题,却不想知道答案。(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