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百草园怀旧

所属目录:择天记    发布时间:2014-08-11    作者:猫腻


陈长生走到那名中年妇人身前,揖手施礼。

见到来人不是落落,他没有转身就走,是因为他认识这名中年妇人。

青藤宴那夜,他被莫雨送至黑龙潭底,最终极其艰难凶险才脱困,来到地面便是在一方池塘里,这名中年妇人当时便在池塘畔,不知是准备洗手还是洗衣裳,险些被一只顽劣的松鼠弄到受伤。

他很清楚百草园里的灯光不大可能是落落回来了,但见着真不是落落,难免还是有些失落。

望向四周漆黑的秋林,他微怔想着,这位中年妇人既然是皇宫里的人,怎么会出现在百草园?看年龄,这名中年妇人应该是皇宫里的女官,如果是先帝的妃子,那这件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他有些警惕,走到中年妇人身前,用手比划着问了两句,因为担心会惊吓到对方,他的神情尽量保持的平静些,比划手式说哑语的动作也很舒缓,避免刺激到对方。

他问她怎么从皇宫里出来的。

中年妇人静静看着他,没有回答。

陈长生怔了怔,再次比划起来,只是这一次速度更慢,他相信意思表达的足够清楚:您是怎么从皇宫到了这里?

中年妇人笑了笑,举起右手,指间有一把钥匙。

陈长生的眼力不错,百草园里的光线有些昏暗,也看清了钥匙上的锈迹,还有崭新的两道刮痕,或者便是才弄上去的,看起来这把旧钥匙在今夜之前已经很久没有用过。

莫雨那天离开国教学院时,他看到了宫墙上那道旧门,难道这把钥匙就是开那扇门的,难道这名中年妇人也有随意进出皇宫的权力?那她在皇宫里的身份地位肯定不低。

中年妇人指了指石桌前,示意他坐下。

陈长生想了想,依言坐下。

中年妇人转身望向百草园深处一处木屋,沉默了很长时间,左手忽然落在石桌上,轻轻敲了两下。

桌上有壶茶,在油灯的后面,还有两个茶杯。

陈长生明白她的意思,端起茶壶,斟满一个茶杯,恭敬送到中年妇人身前

壶中的茶并不香,但很浓郁,应该是陈年的黑茶。

隔桌而坐,看的更加清楚,以中年妇人的容貌,应该不会是先帝的妃子,可能是圣后娘娘在宫里得用的那些女官,甚至是女官首领,但陈长生对她的尊敬,与她可能的身份地位无关,只是因为她年龄比自己大很多。

他认为生存的年岁长度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而且就像杯中的黑茶一样,越陈越香,越名贵,越能从里面品出更多,他遗憾于自己很难经历岁月的过程,所以格外尊敬年长者,注重辈份伦理。

中年妇人端起茶杯,递到唇边,轻轻饮了口。

陈长生注意到,与普通女性比起来,她的唇要显得厚实很多,显得很有力

盯着一位女性的嘴唇看,哪怕是年龄比自己大很多且容貌普通的女性,依然是件很不礼貌的事情,他醒过神来,赶紧移开眼光,然后看到石桌上剩下的那只茶杯。

夜深人静秋园无人,为何会有两只茶杯?

他望向中年妇人,比划问道自己可不可以喝茶,先前替轩辕破治伤,流了很多汗,现在确实有些渴了。

中年妇人没有看他,微微点头,应该便是同意了。

陈长生端起茶杯饮了口,发现茶汤浓酽,润人心脾,竟是难得一见的好茶,即便是前段时间落落孝敬给他的那些名茶,也无法与壶中这看似粗陋的黑茶相提并论。

茶味如何,除了茶叶本身的材质,最重要的便是煮茶的人。

能煮出这样一壶黑茶的人,自然不凡。

陈长生看着中年妇人的眼光,越发恭谨。

他放下茶杯,等着对方发问。

然而,星光都沉降到了杯底,中年妇人什么表示都没有。

她静静坐在桌边,看着百草园里的树枝花草,眼神里看似没有任何情绪,却又有万般情绪。

只是没有他这个人。

陈长生觉得有些尴尬,有些紧张,很不习惯这种对坐无言的场景。

随着时间流逝,他渐渐适应了这种气氛,不再想什么,替中年妇人和自己倒茶,然后饮茶,沉默不语,听着秋园里最后的昆虫鸣叫,心境渐渐安宁,甚至开始沉醉。

直到此时,他才想起来,自己本来就很喜欢安静,习惯安静。

他不喜欢说话,从小就是如此。

但来到京都后,无论是在东御神将府还是皇宫废园,对着徐夫人、霜儿还有莫雨姑娘,因为一些原因,他了很多的话。唐三十六在来到国教学院之后,也不再像刚认识时那般惜字如金,曝露了其话痨的本质,他也不得不陪着说话

这让他觉得很辛苦。

没有谁规定,两个人坐在一起,便要说话。

就这样静静坐着,挺好。

如果偶尔有交流,也不用说话,只需要比比手式,这样也挺好。

他仿佛回到了西宁镇,在旧庙后的溪边,他和余人师兄借着星光,静静地读着道藏药经,看到不明白的地方,他和师兄比划着手式彼此参详,然后继续安静读书。

那时的溪边,就像此时的百草园,很安静,很舒服。

西宁镇极偏僻,入夜后便漆黑一片,星光则非常明亮,落在地面像是雪一般。他来到京都后,除了这里生活着的复杂的人,最不习惯的便是夜里的灯光以及似乎变得浑浊黯淡很多的星光。

连番数场秋雨,洗净了京都的天空。加上百草园里除了石桌上那盏灯光微弱的油灯,再也没有任何光线,不远处皇宫箭楼的灯笼,也被密林遮着,星光仿佛也变得明亮起来。

星光穿过秋林的梢头洒落下来,落在他的脸上。

他抬头望向满天繁星,想念西宁镇的旧庙还有师兄,却被星光刺的眯起了眼睛。

银辉般的星光映照下,他的眉眼是那样于净。

他眯着眼睛,平时藏着的稚气一下就显现了出来。

他还是像平日那般可亲,又多了些可爱。

恰在这时,中年妇人收回望向百草园的视线,望向了他。

她静静看着他。

他眯着眼睛,浑然不察,想念着,怀念着。

她怔怔看着他。

她的想念与怀念刚刚结束,而且只能想念与怀念。

她抬起右手,轻轻落在他的脸上,缓缓抚摸起来。

陈长生吃了一惊,睁开眼睛,望向那名中年妇人。

他很不习惯这种身体上的亲近,从小就没有什么经验,更何况这名中年妇人,他根本不认识,只是见过两面。

他下意识里想要避开,却看到了中年妇人的眼睛。

那双像星湖般的眼睛里,有着无比复杂的情绪,最后渐渐变成悲伤与哀弱

想着这名中年妇人不会说话,长年居住在深宫里,不知经历过多少险恶悲伤的事情,他有些不忍离开,只好任由她的手掌轻轻在脸上移动,只是那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妇人温热而宽厚的手掌,缓缓抚摩着他的脸,他的身体变得非常僵硬,直到很久后才渐渐放松下来。

忽然间,中年妇人捏了捏他的脸颊,就像是长辈逗弄婴儿一样。

陈长生再也无法安坐,赶紧起身,退后两步,行礼说道:“我得回去了。

话说出口,他才想起来对方是聋哑人,赶紧比划了两下。

中年妇人看着他反应如此激烈,大笑起来。

她的笑当然没有声音,但俯仰间自有一股豪迈之气,让看着的人都知道,她是在纵情大笑。(注)

没有等陈长生离开,中年妇人起身,便向百草园深处走去。

陈长生想了想,跟了上去。

夜风轻拂,落叶飘上石桌,围着茶壶与两个茶杯轻轻打转。

等了二十年,茶壶与茶杯还有桌畔的茶炉才迎来了曾经的主人,不知道下一次,又要等多少年。

让陈长生有些意外的是,中年妇人并没有去国教学院,而是直接往百草园深处走去,直到来到陈旧斑驳的宫墙之前,看着那扇旧门,他才知道,原来她和莫雨走的门不一样。

中年妇人没有理他,也并不在意他跟着,取出钥匙插入锁中,伴着喀喀两声轻响,锁被打开,又有吱呀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夜空,那扇旧木门被推开,她走了进去。

直到此时,陈长生才确认没有什么事情,放下心来,松开一直紧握着剑柄的手,看着中年妇人的背影,轻喊一声,想要说些什么,不料那扇门就在他的眼前迅速合拢。

就这样走了?他有些愕然,直到想起她听不到声音,才稍微释然了些。

合拢的木门,仿佛与宫墙融为一体。

他看着那扇门,有些惘然。

今夜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吗?

怎么和道藏里的那些鬼仙故事差不多?

但微涩复香的茶味,还在唇舌之间缭绕不去。

那份温暖的抚摸触感,还在他的脸上。

他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在陈长生看不到的门的那面,是一条幽长的通道。

通道的四周布满了青苔与藤蔓,藤蔓之下,至少有六种可以杀死聚星上境强者的阵法与机关。

通道地面是于燥的石砖。

中年妇人踏着石砖缓缓向前,神情渐渐转变。

只是十余步间,一道难以形容的威严便重新回到她的身体里。

那张看似普通寻常的容颜,变得无比美丽。

不是那种柔弱的美,而是无比耀眼的美丽。

当她走出通道时,四周的风景也变了。

夜sè下的皇宫,巍峨壮观。

(本来还有几句,挪到下章去了,因为断在这里,最有美感,我写东西总是控制不住对美型的要求啊,外貌协会真没办法,明天见,啊,明天就是星期一了,请大家不要忘记投推荐票,再看看还有月票吗?)


下一篇: 上一篇: